师生恋 艺术伴侣爱相随

▲叶老师和吕老师的21年婚姻,一路走来也有风有雨,但很快就天晴见彩虹。

Profile:
叶宝心(50岁,书法家、画家)
吕峋莹(44岁石头鹰创作者、画家)
儿子:叶竣丰(20岁)
女儿:叶卓一(14岁)

▲叶宝心在写书法时,老婆吕峋莹都会成为他的“书童”。

书法家叶宝心和画家吕峋莹(Fiona Loo),一对结缡21载的艺术家夫妇。老公挥毫时,老婆就画石头鹰,两人的影子紧紧交错、重叠,就在客厅里。
他们住在巴生港口一个小公寓里,东西很多,密密麻麻的装饰品、创作使用的工具,但却排列整齐,每样东西都有自己的位置,谁也不犯谁。

▲一笔一划,4个大字短短几分钟内完成。

Part 1
叶宝心 挥出百味人生
叶宝心老师今天特别穿了一件红色短袖唐衫受访,表演挥毫时,下巴那撮白色胡子跟着已沾上墨汁的毛笔轻轻移动。若说下笔如有神,那胡子也许就是神,牢牢监督每挥出的一笔一划,不一会儿,人神合一的作品就大功告成。

“我从事艺术已32年,8岁与书法结缘,19岁就教画。我们家里有6个兄弟,父亲叶雅允是位书法家。他曾向一位名书法家学书法,回到家就教我和哥哥。我本身是老二,我和哥哥受到爸爸的熏陶,喜欢上写字。那时候写书法是没有纸张的,我们是写在板上面。我和哥哥在中小学时期的书法成就,可说在巴生区名列前茅。到了中学,我模拟了一位学长水彩画的树。老师看了很惊讶,从此我就被定型为书画都行的人。”

叶老师中学毕业后,以优越的成绩顺利考进吉隆坡美术学院。那时候他就往纯美术前进,并希望当个画家。

生活艺术化 艺术生活化
“毕业后,我就开始画画。不知不觉画了10年的水彩和油画,过后遇到911事件经济大跌,画坛不太能够卖画。那时我还开了画室教画,该怎么办?想想,不如写回书法。于是就把书法结合艺术,做起礼品,让大众从中接触到艺术,我也提倡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的理念。从这个过程,我去了解顾客要什么,借此掌控市场。”

平时除了在家里挥毫泼墨,叶老师和太太也在他们的教画中心(PSY Pusat Seni Yap)教课。

“如果有客订,白天能写我就写,3、5年前我都在半夜写,熬夜身体很伤,所以近两年都会在8、9点晚上开始写,到午夜约12时就停笔。每次创作到好东西,脑袋就会很兴奋,写完后我就会拍摄作品,编辑一下,然后就放在网上展示。我通常从生活中或者社交媒体看到很好的名句后,就会先笔录,然后就用毛笔挥写出来。”

叶老师多年来与无数商家和艺术工作者合作,包括在品牌旗舰店推介礼挥毫,也将作品赠予商会、企业家等留念。

“我现在主要从面子书推广我的书法作品,我的顾客群除了好友和商家,还有我以前的学生。”

▲叶老师的书法和绘画作品。

Part 2
吕峋莹 画出你的守护神
夜深了,凉风习习,树干上有个黑影,朦胧间有一抹朦胧的光,那是猫头鹰的眼睛!它在暗夜里守护着你,让你睡得香睡得稳。

喜欢猫头鹰的吕峋莹老师在艺术界已有23年的光景,另外从事石头鹰创作也6年了。她创作的地方非常温馨,大大小小的摆设不乏她创作的石头鹰。这些“鬼鸟”一点也不可怕,相反的令人忍不住要与它们亲近,而且捧在手里,暖在心里。

吕老师怎么会那么喜欢猫头鹰呢?其实也不必问,因为有些答案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猫头鹰在很多国家,包括台湾,都象征了守护神。可是在马来西亚却被友族称为burung hantu(鬼鸟),所以很多人不喜欢,我母亲更是反对我画猫头鹰。她说,好画不画,画鬼鸟,还是黑白的,但后来她也接受了。”吕老师笑了起来。

吕老师把她的猫头鹰创作称为“石头鹰”,她在主要是白色的鹅卵石上,用铅笔画上猫头鹰逗趣的脸蛋,然后喷上一层透明漆,一个守护神便诞生了!

“我最近画首饰比较多,有链坠、戒指、手环和耳环。”她边说边小心翼翼地展示那些如花生般大的石头鹰,真是好细致,好使眼力的作品啊!“这个链坠你可以戴戴看。”说完拿起一条系着石头鹰链坠的项链给笔者戴上。“这个链坠提着时会很重,戴上去后就不会感觉重。耳环就要平衡两颗石头的重量。”

“说到画石头鹰的起源啊,当时要回礼,我画室里刚好有石头,就想在石头画点东西后可以送人。由于时间不多,画彩色的东西又很耗时,不如就用铅笔画猫头鹰吧,反正我又很喜欢猫头鹰。于是我就上网搜索一下,然后下定决心画猫头鹰。我用2B铅笔开始画了一系列石头鹰,朋友看了很喜欢,就问我有没有卖,我经过一番思考后,就开始了石头鹰的买卖,直到今天。”

▲画画也会遇上瓶颈,有时想创作新的东西,但没有时间,那时就会很痛苦。

黑白石头鹰 凸显细致肌理
“我们平时看到的石头是彩色的,看来很美,但我更喜欢黑白的肌理,我会仔细欣赏其精细度。石头鹰喷上透明漆后,所呈现的肌理又不一样,我发现喷漆后的肌理比较实。”
吕老师通常是去花圃买鹅卵石,然后带回家分类。有些石头有点颜色,那就干脆变成猫头鹰身体的一部分。就像这颗石头有点黄色的痕迹,我画上猫头鹰,顺理成章叫它‘贪吃鬼’,因为它就像吃意大利面喷到身体一样。”

吕老师说的时候眼里充满爱,“这些都是非卖品,当初拿到这些石头时,还一度伤脑筋如何表现,后来发现原来可以这样画出来。这颗蓝色石头鹰,我就叫它Avatar。”
吕老师说完再拿起另一颗道,“这颗石头鹰感觉比较霸气,它就像在说‘我是老大,不要来惹我’,这颗是贪吃的小孩,这个看起来很忧郁,这个像个馒头,每个都有自己的个性。我认识一个家长,她的女儿有先天心脏病,在世的时间不多了。”

“她希望把全家人画成石头鹰,还特别要求代表女儿的石头鹰眼睛要画成这个样子,有点萎靡,因为她的女儿是长不大的。作品完成后,这位家长每到哪里旅行,都会带着象征一家四口的4颗石头鹰出门。”但愿石头鹰,可以守护这个家庭。

吕老师笑说以前可以画4、5个小时,今年比较偷懒,画完一颗就休息,因为眼睛会累。我画石头鹰首饰已经有两年。当时我是遇到一个做首饰的朋友,她很喜欢我的作品,所以就建议我画首饰,但我不要伤害到石头,不想在石头上穿洞,所以就用黏的方法。石头有冰冰凉凉的感觉,戴在身上还蛮舒服的。还有,戴之前是冰凉的,戴在身上后是温的。”

▲吕老师的石头鹰,多么趣致可爱!

Part 3
从师生恋开始
叶老师和吕老师的21年婚姻,一路走来也有风有雨,但很快就天晴见彩虹,因为夫妻俩早已约法三章,即使有争执,也不会冷战到第二天。“我俩是从师生恋开始展开一段感情,那时我回去学校教书,她是我的学生。我跟她说,如果不想念书,就提早进美术学院,于是她就进去念了。那时我们在校外,就可以名正言顺恋爱。其实”叶老师回忆道。

“我是被他的才气吸引到。过后我帮他教画,当他的助理,我们拍拖6年后才结婚。”吕老师满脸甜蜜地说。

“我其实我父亲和母亲也是师生恋、哥哥和嫂子也是师生恋,接着我也是!我是老师的儿子,所以在学校很出名,很引人注目,而且我还开了一辆Kawasaki摩托车哩。但她的妈妈,也就是我现在的岳母当时不大喜欢我的家里状况,我又瘦巴巴,好像白粉仔一样,而且又只是骑摩托车,所以就一直反对我们交往。但我们还是在一起,那时没见面的日子,我们就靠电话联络。”

那么叶老师喜欢吕老师什么呀?他含笑不答,吕老师马上抢说:他喜欢小妹妹吧,我小他6岁嘛,哈哈哈!

▲甜蜜蜜的旧照。

▲他们的爱恋,从“地下情”开始。

▲幸福的一家四口。

互补不是迁就
经过岁月的洗礼后,每个人的心境都会改变。“我现在已经50岁,变得很宅,已经到了淡泊的阶段。她现在可以说我不是个浪漫的人了,我有点过了黄金阶段,有点累了。我若是30岁,她24岁,就不会相差太远,我现在50岁,她44岁,这里就有差距了;如果我到了56岁,她50时,我们就会很近了。”

吕老师也指出,夫妻生活之道,是互补,不是迁就。“夫妻间有问题时会说出来,这是我们的相处之道。到了这个年纪,你要有你的社交圈,我也有自己的社交圈,我可以让她有红颜知己,就那种纯友谊的男女关系。”叶老师笑言。话题至此,我们谈到了田园生活,也聊到天上的云。

“孩子会欣赏云了,云是没有重复的……上面是一片蓝天。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也会做一些周边产品,我们有时完成作品后,就会一起去喝咖啡,吃点心……”吕老师开始被外头的云迷住了,有点醉了……

时间慢慢走,幸福安详地躺在这个家里,祝福这个家。

▲叶老师经常为慈善出力。

▲叶老师经常为慈善出力。

▲叶宝心老师为《风采》读者捎来吉祥如意。

报道:以诺
摄影:李志利
部分照片提供:受访者

 

■详尽内容:第681期《风采》
订购杂志 https://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