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大马彩旗飘扬 颜色旗运动知多少

大马彩旗飘扬 颜色旗运动知多少

全国封锁后,大马迈入复兴计划,但是雪隆多区却被迫落实EMCO强管令长达两周。这使得许多中小型企业,还有许多商家都无法开业,著实落入了坐吃山崩的困境。因此,民间开始发起了白旗运动,鼓励有困难的民众在住家门前挂上白旗求助,真正实行‘人民自救’的口号。

其实在‘白旗运动’落实不久后,不同的组织也开始仿效这项作法,发起了多项不同颜色旗帜的运动,包括黑旗运动、红旗运动、粉红旗运动、黑色警报等等。究竟这些运动由谁发起?它们又有着什么样的诉求呢?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延伸活动呢?

 白旗运动(#benderaputih

 白旗运动是于2021年6月28日至30日之间开始,由发起人吉兰丹州诚信党妇女组副主席Nik Faizah Nik Othman(Jah)在脸书上贴出了相关贴文。贴文上的内容如下:

“我呼吁有困难的,以及没有食物的人在家升白旗,让附近的人们一起相约用他们最大的能力来帮助你。不要采取伤害自己和家人的举动,不要独自烦恼,而是向大家分享你的问题。

不需要求请,不必感到羞愧,只需扬起白布,期盼有人相助。”

Jah之后在受访时表示,每天看到新闻上的自杀事件就感到难过,所以才会发起这项运动。而选择白色主要是每个人家里都会有白色尿布或白色校服,当走投无路时就必须使用家里垂手可得的东西求助。

她也解释,在这项运动中的白色并不代表投降,没有任何政治意味,也没有失败的象徵。“白旗只是向社区求助,并没有任何违反法律和宗教的意思。”

白旗延伸各项慈善活动

其实自从白旗运动发起至今,许多走投无路的人纷纷在住家前挂起了白旗。邻近的社区也都开始关注起邻居,施以援手替他们度过暂时的难关。另外,各大商家、餐馆、社会组织等等也都为‘白旗运动’发起了延伸性的活动 — ‘食物库’(Food Bank)。

短短的几天,食物库遍地开花,许多店家前面都放了一两个大架子,里面装满了满满的日用品和食物,让有需要的民众自行前来领取。另一边厢,邻近的居民也纷纷自动自发的为这些食物库填满物资,让它永不干涸。

随著白旗运动和食物库的崛起,一群热心的大学生也开发了一款手机应用程式‘Sambal SOS’(www.sambalsos.com),为大家定位了食物库和竖白旗的地点,让需要帮助的人可以即时得到帮助。开发者之一Sidharrth表示,这款程式是通过大众的报告来在地图上定位食物库和竖白旗的地点,所以能做到像Waze一般即时且随时更新。

除了食物库,有些餐厅也发起了‘待用餐’运动。‘待用餐’其实与欧洲的‘待用咖啡’意义相同,就是餐厅让客人预付咖啡钱‘寄杯’,留给想喝咖啡,却无力负担的穷人。而‘待用餐’的概念和作法也相同,客人可以先预付食物的费用‘寄放食物’,让有需要的人到餐厅去取餐。

其实‘待用餐’早在几年前于马来西亚已经有人发起,但是并未受到重视。而去年疫情开始爆发,槟城就有4名青年在4月初发起了‘爱心待用餐’活动,结果获得民众的热烈响应。12月份柔佛新山的许多饮食业者,同样被鼓励投入‘待用餐’计划行列,实施帮助在地的弱势群体。最近,雪隆区的部分餐厅也开始实行了‘待用餐’计划,并鼓励民众在帮助弱势群体之际,同样协助餐厅在这段时期度过难关。

除了‘待用餐’,从去年开始也有不少慈善食堂在默默地工作,为家里没有食物或需要帮忙的人士提供免费素食。有些有能力的人也会来此取餐,但他们在取了食物后都会自动自发的在捐款箱内放入善款,以便让这项善举得以持续下去。当中就有在增江区的木子食堂、昔加末的慈恩欢喜食堂等等。

黑旗运动(#benderahitam

除了白旗运动,本国在7月3日也出现了‘黑旗运动’,这是人民团结互助非政府组织秘书处号召的挂黑旗运动。此运动的主要目的是向政府表达3大诉求,即是要求首相需马上辞职、国会尽快复会及结束紧急状态。

运动发起人呼吁大家在社交媒体上载悬挂黑旗、黑衣、黑塑料袋等图片以示支持。结果,截至7月3日下午5时22分,推特上竟有10万2千多的#Lawan标签,以及2万5千多个#BenderaHitam标签。

这项运动很快的就受到政府及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关注,刑事调查局总监阿都加里尔也在7月3日早上向媒体表示,警方会援引煽动法令第4(1)条文、刑事法典第505(c)条文和《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第233条文来对此展开调查。

7月5日,首相办公室发文告表示,政府已同意向国家元首提出劝告,在7月26日至29日,以及8月2日召开5天的下议院特别会议;上议院会议则从8月3日至5日,为期三天。

不知你是否知道,在同一时期,酒店业原本也想着发起‘黑旗运动’。只是恰巧时间点相近,为免大家混淆议题和诉求,才暂时延展了此运动。

黑色警报(#CodeBlackMY

无巧不成书,在同一时期,大马医药协会属下的实习、驻院和专科医生关怀小组(SCHOMOS)发起了7月1日至7月12日的‘黑色警报’运动,目的是为合约医生提供一个进修成专科医生的途径;详细和透明的永久资格标准;合约员工和永久员工享有平等的待遇和福利;为所有医生和护士人员的工作提供保障。

原来,马来西亚自2016年12月起,公共服务局就以合约方式录取医学系的毕业生。他们完成首三年的毕业生培训计划后,就会迈入另外两年的强制延长服务期。可是从那时此至2021年5月31日为止,共有2万3077名医学系毕业生以合约方式受委为UD41级实习生,其中只有789人符合条件,成为永久资格医生。而最令合约医生感到不公平的是他们面临着同工不同酬、缺乏就业保障的困境。

所以这起‘黑色警报’运动就是希望政府能关注这群合约医生,在目前疫情严峻下仍然被派到最前线工作,却完全没有得到公平待遇和福利。

运动发起人在脸书上表示,黑色是为了痛惜那些已经流失到其他国家的优秀青年人材,并正视留在马来西亚的合约制医护人员的痛苦。

推荐

其实‘黑色警报’对医院来说也有着特定的意义,因为如果医院有紧急状况,如受到内部或外部的威胁、医院内或附近有炸弹投报等,就会启动黑色警报。

另一项令人感到惊慌的应该是有一群合约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罢工’运动,此计划呼吁了合约医生在7月26日当天,全国各地发动为期一天的合约医生罢工。

红旗运动(#benderamerah

在受到白旗启发下,马来西亚动物协会也在6月30日发起了‘红旗运动’。这项运动主要目的是让那些没有能力再为宠物购买饲料的饲主,举红旗向民众求助。

马来西亚动物协会主席阿里迪威表示,自去年行管令后,遗弃宠物的个案不断增加,街头的流浪猫和流浪狗数量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因为主人失业无力再饲养的后果。“这些家猫家狗并没有能力自力更生,所以最终饿死,也有许多受伤或死于交通事故,所以我们也必须好好看待这件事。”

他表示,选择红色是因为它是一种友好的颜色,也是宠物项圈常用的颜色。

怡保也有2个动物组织响应红色运动,筹集猫狗粮后分派喂食流浪猫狗。同时,他们也设立了猫狗粮食物库,供需要人士领取。

粉红旗运动

各种颜色旗帜飘扬,网络也有些人趁机发起了一些独特的旗帜运动。当中就有一个由马来族群发起的粉红旗运动,主要是呼吁未婚男女在住家前挂起粉红旗,让其他同样的单身男女知道你的诉求。不知道你会不会响应这项粉红运动呢?

报导:仪倩

照片:截自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