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90年代刑事案件】白晓燕命案(二):绑匪逃亡期间 屡犯绑票强暴案

【90年代刑事案件】白晓燕命案(二):绑匪逃亡期间 屡犯绑票强暴案

白晓燕命案后,引来大众不满上街示威。

一场绑架撕票案,不仅是妈妈心里永远的痛,当地社会更是游行,要求执政党下台。

引起多方关注的这案件,由作家刘侠为总召集人,号召了人本教育基金会、彭婉如基金会等100多个社会团体共同发起「五〇四悼晓燕,为台湾而走大游行」,于5月14日走上街头抗议,以妇女、儿童人身安全为主轴,希望为他们谋求安全的生活空间与成长环境。

白晓燕事件,引起社会反弹、游行。

游行声明中强调游行是公民的行动,要求‘总统认错、撤换内阁’。游行群众手缠白纱,拉持紫色布条,高举‘悲’、‘愤怒’等黑色抗议纸版,以集体跺脚,万人横躺表示愤怒、抗议。澄社亦发表声明抨击行政院长,要求连战下台负责,时任政务委员的马英九提出‘辞官退隐’声明。

5月18日,人本教育基金会又结合500多个民间团体,举行‘五一八用脚爱台湾’游行,各政党与工会动员成员参与,新党、民主进步党、绿党、建国党都走上街头,持续高喊‘总统认错、撤换内阁’、‘认错、认错、认错’等口号,以雷射光束投影‘认错’的脚丫图案于总统府塔楼墙上,游行群众躺下以粉笔画下身形、签名,表达意见。

两场游行,主办单位都宣称达到10万人以上,为台湾重要社会运动之一,游行对李登辉政府和中国国民党的声望造成严重打击,也间接导致两年后中国国民党首次失去中央执政权。

警方悬赏追缉。

未获赎金 再绑台县议员

在这样的社会高压下,警方于5月24日逮捕到涉嫌藏匿绑匪的张志辉(陈进兴妻子的弟弟)。张志辉表示,曾为躲在索板桥市大观路一带的陈进兴等人送食物。于是,警方立即搜索板桥市大观路一带,但无所获。此时,三名绑匪联名写信寄往板桥地检署,信中表述案件为三人所犯,与警方之前逮捕的一干人等均无关系,要求警方释放他们,信中特别提到:“白晓燕是无辜的,她的命我们三个人会还。”

未拿到赎金的三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于6月6日再度绑架了台北县议员蔡明堂。由于在这之前的白晓燕事件,蔡明堂家人深明绑匪凶残,因此并未报警,并乖乖交上500万台币赎金。

时隔两个月,8月8日,三人又勒索台北县某商人500万台币。

绑匪在得到钱财后继续疯狂犯案,3天后1也就是8月11日,陈进兴持枪侵入台北市富阳街某居民家中,捆绑屋内三名女子。恰巧有巡逻警察经过,发现异常后于楼梯间以及巷道间和绑匪发生枪战,巡警张瑞荣身重两枪,陈进兴随即抢夺行人脚车,趁交通高峰期间成功逃逸。

林春生和高天民分别持手枪和乌兹开始与巡警火力对峙。

凶残绑匪    上演街道警匪大战

8月19日,有居民举报在五常街发现绑匪林春生和高天民的踪迹,警方迅速派出巡逻警力去往该地进行确认。结果,林春生和高天民分别持手枪和乌兹开始与巡警火力对峙。随后支援警力赶来,绑匪林春生被逼入巷道中,身重六枪后举枪自尽,高天民则抢夺路边摩托成功逃逸。台湾警方随即派遣800名左右警力地毯式搜捕,但无所获。

在交火期间,警方一死一伤,这也是台湾史上第一街道警匪大战,俗称‘五常街枪战’。

方保芳整型诊所三尸案。

入侵整形外科诊所 威胁医生进行整容手术

逃过围捕继续逃亡的陈进兴与高天民于10月23日,侵入台北市整形外科诊所,持枪威胁医生替高天民进行整容手术。手术完成后,两人将医师方保芳及其妻张昌壁和护士郑文喻处决式杀害。三人都是双手反铐,眼嘴被胶带封住,均为头部一枪致命。事后警方勘察现场,死者之一的郑文喻生前还遭到性侵。

此事件之后,台湾政法部长临时召开会议,决定‘诊所杀人案件’与‘白晓燕案’两案并案侦查,并将悬赏通缉金额加到1000万台币。

11月17日,高天民行至台北市石牌红灯区处遭到民众举报,赶来的警察对高天民展开围捕行动。两方交火后,自觉无路的高天民饮弹自尽。

11月18日,陈进兴于午间闯入台北市一间民宅内,企图强暴一对沈姓姐妹未果,警方接到民众报案随后赶到,但却被陈进兴逃脱。

挟持南非大使馆全家 当地媒体抢线访问陈进兴

晚间7点多,陈进兴潜入南非武官大使官邸挟持南非大使馆武官卓懋祺上校及其太太安妮、大女儿梅兰妮、三女儿克莉丝汀及7个月大婴儿小查克挟为人质,并在官邸与警察对峙。

晚间8点整,警方接获报案赶抵,晚间9点50分双方发生枪战,10点05分在枪战中流弹不慎误击卓懋祺和大女儿梅兰妮。晚间10点13分,台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侯友宜进入官邸将两人救出送医。

当晚12点,《联合报》记者张宗智首先打电话进官邸访问陈进兴,之后包括台视主播戴忠仁、TVBS、中视、东森、超视、法新社等国内外十余家新闻媒体,相继抢线拨打电话访问。

透过电视台直播,全国观众直接听到陈进兴的声音,谈着他犯案的心路历程,成为台湾电视史上的奇观;各电视台为了占线而与他持续通话,例如中视当班主播王育诚就直言问陈进兴:“你什么时候要自杀?”

另一位中视当班主播周慧婷则要求他在电话里唱《两只老虎》给孩子听;李涛甚至当场公布白冰冰家里的电话号码,并要求他拨打。而陈进兴在受访过程中一度动怒,大骂三字经。此举造成该电话线路持续占线至次日清晨五点,严重影响了警方第二天的谈判计划。

推荐

陈进兴终于释放7个月大的婴儿小查克。

次日早上7点20分,板桥地检署主任检察官张振兴与陈进兴用电话制作3小时的笔录,10点40分警方让正在收押的陈进兴妻子张素贞进屋与陈进兴谈判后,陈进兴于11点48分释放7个月大的婴儿小查克。

南非武馆先被释放送医。

同一天,民进党中评会主委谢长廷于下午2点37分进入屋内与陈进兴谈判,陈进兴于下午4点30分再释放三女儿克莉丝汀。下午5点16分把两把手枪交给监察委员叶耀鹏,下午7点50分释放太太安妮,并交出最后一把枪给台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侯友宜之后宣布投降。

人性泯灭    逃亡间性侵逾50

陈进兴落网后,经由DNA比对,证实他在逃亡期间陆续犯下了19件以上的性侵害案件,受害者年龄分布上至60岁、下仅13岁。这期间,陈进兴常侵入民宅,还时常当着受害者亲人面前施暴,事后更大吃大喝一顿、行劫财物,还恐吓受害者如果报案,一定回来报复,使许多受害者因而噤声。因此据办案人员透露,实际受害者可能远超过此数字,陈进兴个人则坦承逃亡期间至少曾经性侵50人以上。

陈进兴最终被判死刑。

1998年1月23日,板桥地方法院宣判,判决陈进兴五项死刑、两项无期徒刑;张志辉无罪、当庭获释,张素贞日后也被判无罪。白冰冰对此判决表示不满,认为两人之前对命案一定知情,正义未获彰显。

12月24日,中华民国最高法院判处陈进兴三项死刑确定,依法已可立刻执行枪毙。检警考量到白晓燕命案仍有共犯等细节未厘清,而且陈进兴可能仍涉及其他重大刑案以及当时惩治盗匪条例存废争议等因素,并未立刻执行枪决。

1999年10月6日,奉法务部部长叶金凤批准,陈进兴于土城看守所枪决伏法。

下期预告:白晓燕命案造成的各方影响非常重大,除了政治和社会观念,媒体是另一个遭受到讨伐的对象……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