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曲王子郑锦昌 苦乐参半的演·唱人生

 

郑锦昌( 75岁)

歌曲作品:《鸳鸯江》、《唐山大兄》、《月满西楼》、《几度夕阳红》、《秋月》
电视剧作品:《我主王朝》、《血染的情书》、《错过》,《我要活下去》等。
荣誉:马来西亚最具影响力文化贡献终身成就奖(2017)《金视奖2017》金视辉煌成就奖、《2012娱协奖》最佳原创方言歌曲奖、马来西亚记录大全最年长艺人演唱会等。
今年75岁的郑锦昌(昌哥),刚于9月在香港举办完《粤曲王子郑锦昌告别演唱会》,叱吒乐坛和影视界接近五十多年,昌哥予人的印象是开朗兼鬼马,次次《唐山大兄》的音乐一响起,朗朗上口的歌词都会联想到他的样貌。由于昌哥陪伴许多歌迷走过多年的岁月,当大家听到他“告别”二字时,都感到依依不舍,他闻言大笑讲:“我只是讲不开演唱会,但是我会继续唱歌呀,又不是封麦(麦克风)!”
不止活到老,唱到老,这位HVD的老臣子,讲回当年拍剧的光辉岁月,依然历历在目!

跑龙套·录4首歌有50令吉
70后、80后的电视观众,对郑锦昌(昌哥)的认识,都从HVD电视剧开始,他经常都在电视剧中饰演爸爸、大老爷、总裁等角色,深入民心,可以称为“全民爸爸”,不变的是他一开声的那份亲切感。
其实,昌哥在60年代至70年代开始,已经是红遍马港两地的粤曲王子!

昌哥13岁已经在酒楼打工,一班伙计经常在空闲时搬乐器出来唱粤曲,耳濡目染下他也跟着唱,启蒙他对唱歌的兴趣:“我当时的偶像是新马司曾、何非凡、芳艳芬、红线女这些粤曲的红伶。”后来,他经常走去会馆的歌唱组“玩”:“很多会馆都有活动,什么周年纪念、中秋节、七姐诞,虽然没酬劳,但是一听到可以唱歌,我就马上冲去啦!”

他人生中的第一个伯乐,就是《通报》的记者温春风:“他见我唱到不错,介绍我去学流行歌曲,介绍我给老板认识,在《狂歌热舞》那边表演。”

《狂歌热舞》每个星期日在戏院利用早场10时到12时,放映两部长片的时间去做的表演环节,昌哥在这里开始了表演生涯,虽然只是跑龙套,但是昌哥都不介意。唱了几场后,竟然吸引了吉隆坡华声唱片公司的老板来找他出唱片:“做歌星很大件事啦!我压根儿没想过有一天可以出唱片,老板告诉我录4首歌,酬劳是50令吉,我当然快快答应啦!酒楼一个月才只有30令吉人工!”

厚脸皮·求唱广东歌一曲成名
录到第五、第六张唱片,昌哥开始有到香港发展的机遇。当时正值513时期,大马几乎整个市场都已经死气沉沉,唱片公司老板送昌哥一张去香港的机票及1000令吉零用钱,叫他过去香港散心,顺便碰碰运气:“反正我唱的是广东小调,香港又是讲广东话,应该可以发展呀!”谁料,事实刚刚相反:“大家都讲广东话,打开收音机播的歌全部华语、英语,就连舞厅、夜总会一首广东歌都没有,朋友说当时广东话被认为粗俗、不入流,难登大雅之堂,是低级趣味。”

正当他万念俱灰时,遇到了人生中第二个贵人——杜平,当年杜平与肥肥(沈殿霞)及黎小田曾来大马星光戏院登台,大家因而成为好朋友,杜平介绍昌哥给肥肥及《欢乐今宵》的监制蔡和平,蔡邀昌哥在节目里唱歌:“他唯一的条件是不可以唱广东歌,我唱了两首华语歌,拼命求他让我唱一首广东歌,不害羞都有着数,结果蔡讲可以,我就唱了一首《海上风光》。”

出乎意料地,昌哥一夕之间爆红,一星期播五天的《欢乐今宵》,他要坐镇三晚!原来广东歌被认为是低级趣味,因为一些老艺人会在过门时加插一些轻浮的话语,俗称的“咸湿古”,故才被认为难登大雅之堂:“我用流行歌曲的方式去唱,也没有在过门加讲这类对白,所以很受落。”

抢人战·唱酬2位数到4位数
昌哥在香港爆红,当时住在东兴楼楼上合群男子公寓的他,楼下就是东兴楼夜总会,很多红歌星都在这些有名的歌厅演唱,东兴楼夜总会的经理柯华田带了老板去找昌哥,有没有兴趣驻唱,昌哥笑答:“当然没有问题啦!几多钱(酬劳)啊?”老板回答:“红歌星一向收3000元(港币),我就给你3000元啦!”昌哥哗然大喊出来,对方说:“很少啊?我给你4000元啦,成交!”昌哥心里暗想:“以前跑码头,一天才只有十块钱酬劳,一个月才有300块!现在给我4000元,我当然受宠若惊啦!”

在歌厅打响了名堂,之后海天歌厅、钻石歌厅都纷纷邀约,昌哥最盛时期一晚跑三个场,即使很累,不过都很开心!当时因为准证关系,昌哥每三个月都要香港、马来西亚往返,当时也有在本地的天虹戏院登台,但是这八年的时间都令昌哥感到十分疲累。大约在1977年,昌哥毅然决定回马发展,自己开唱片公司做老板,谁料碰上录影带开始盛行,很多唱片公司、戏院都倒闭,他慨叹:“很失败。”

转跑道·拍过百部剧最开心
由于在香港当红时都有拍电影,之后本地制作涌现,他即刻加入了山水制作公司,结果这个公司昙花一现,倒闭之后,昌哥就继续在舞厅唱歌。直到HVD出现,昌哥又再投入拍戏的生涯,他直言:“那段时期我最开心啦!拍过百多部剧,部部剧都开心,我平时做歌星只是做好一个身份,但是拍戏可以做好人、坏人、有钱人、穷鬼……很多变化,年轻人又很尊敬我,其实好事坏事都会发生,最重要大家都相处融洽,不计较就没问题啦!”

拍剧拍了十多年,几乎与香港都脱节,直到遇上廖伟雄(阿灿)来马开餐厅。昌哥重遇曾任无线监制的经理人黎文卓,对方把他带回离开了24年的香港市场:“他一直游说我回去香港发展,我都没有信心啦,离开十多年,还有人记得我吗?我开玩笑叫他做我的经理人,结果他真的寄了合约来,然后叫我去香港为欧瑞伟开的李小龙馆剪彩和唱《唐山大兄》,然后帮我搞演唱会,三天之内帮我卖完5场演唱会的票,我开始对自己有了信心,又开始了大马、香港两边跑,唱到今时今日!”

■详尽报道:第657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