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口师父励志录 穷小子变拿督斯里

 

Part 1 家庭贫困15岁辍学

金口师父的父母在60年代结婚,感情很好,师父祖籍是海南文昌人,祖父当年还是橡胶园园主,但后来父亲及其哥哥却把橡胶园卖掉,自此他们的家境就每况愈下。
“起初,父母在霹雳自己做生意,后来母亲在华都牙也 (Batu Gajah) 兵房附近的医院生下了我。妈妈告诉我,当时在生我时感觉有人拔她的头发,而且当天的天空都布满了红色的云,形成了红色的天空。”
师父指出,他在2岁的时候全家搬去文德甲(Mentakab),爸爸在板厂工作,而母亲则是家庭主妇。不久后虽然父亲又开启了理发师的生意,但家里依然一贫如洗。“家里真的非常穷困,我们过年没有钱买新年衣,记得一年级那年,我有了新校服,妈妈买一个蝴蝶结给我打成领带当新年衣,就连校鞋也涂上洗得脱的黑墨当新鞋子,我的新年衣便是由校衣校鞋改装的。唯有一次新年,我和哥哥去店找父亲时,让我无意中在地上拾到50块。你可知道当时的50块多大吗?就那一次,我们新年可以吃鱼吃肉,那是最痛快的一次过年!”
师父的童年并不愉快。7岁的时候父亲转职当小贩,小小的师父每天都必须半夜起床帮忙搬货,小学时期的他读书还很用功,成绩也不错;但他9岁的时候,母亲就常生病,为了帮补家用,师父小小年纪就骑脚车卖糕点,终于在15岁就辍学了。
直到他18岁时,对美发这一行有兴趣,便边当学徒,边打杂工赚钱。“过了那么多年,母亲患上肾病,所以我唯有放弃杂工,到吉隆坡打工赚钱为她治病。虽然我在吉隆坡有亲戚,但我都不好意思去投靠他们,只好流落街头。最后是住在哥哥所租的房间,过着铺了报纸就睡的日子。”

Part 2 用扑克牌为人改运

在理发店工作那段青涩年代,有一次被人冤枉而跟别人起了纷争,他被推倒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一道光闪过,他不以为然,直到晚上睡梦中听见有人叫他。“我小时候有看过电视节目,发现四面佛游神都会有种音乐,而梦里就有这种音乐,而说话的人依直觉就是四面佛!四面佛告诉我,必须常助人帮人,之后我就醒了。”师父一头雾水,自己口袋分文都没有,空空如也,自己都养不住了,还要怎样帮人呢?
大约22、23岁时,师父筹到了约500块,买了一尊四面佛像在家供养。“我不时都会梦见四面佛跟我说话,有一次就说了可用扑克牌占卜的事情。他叫我把扑克牌放在神像前3日,就可以帮人算了。”当初,师父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因为他根本没有拜师也没有学到任何法术,何德何能帮人算命呢!不过,他还是照着办,3天后他就找来了相熟的朋友来当“白老鼠”……
“1984年,我开始用扑克牌为人批命,我还记得第一次把卡飞出来后,我就变到很不像自己了!一看见扑克牌飞出来,嘴里就会自动说话,而且可以把对方的种种事情说得很准。于是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有很多人找我批命,我也把赚到的钱为母亲治病。
“10年后(1994年),我又梦见自己踩着云在天上飞,忽然后面被人一踹就跌倒了。起来时眼前就是菩萨、青衣夫人、瑤池金母和大活佛。当时大活佛说,我的前世是修行人,名为尊寺大法师,我问他为何要选中我,大活佛缓缓说道:这是天命,而且你还是一个修行圆满的主持,这次召见你就是要替你马上开启天眼。他还说,我助人救人的责任必须做到自己油尽灯枯为止。”师父表示当他醒来时是浮在半空中的,醒来后马上掉到床上。自此以后他就性情大变了,从追捧潮流变得衣著保守,暴躁的脾气也收敛了很多。”

Part 3 各国信徒慕名而来

在开了天眼后,金口师父在无师自通的批命这方面,可说是越做就越圆满,逐渐地,他也开始受邀帮人看风水。随着时间过去,他的信众也非常多。
师父对记者说,“我工作了32年,帮过无数的人,如果你有看见我每年举办的冲花水活动,最高纪录共有37部巴士来我这里!”
他的信徒来自中、港、新、澳、印尼……世界各地都有,很多官员、政治人物、明星和富商等都会找他问事。师父虽为民众解苦救难,但实际上他的时间也都全给了大众。
他说,也许是这样,自己的名气也提升了不少,直至现在成为了富贵山庄御用风水顾问、澳洲北部Aquascene、Fong& Partners、Darwin Temporary Fencing风水顾问等要职。这一切并非偶然,而是经过他的一耕一耘所得。
“受封Dato及Dat oSri的前提是必须在社会上帮助很多人、没有被列入黑名单、背景干净才符合标准,不过还是需要由苏丹看过文件是否有资格受封。我想,被我帮过的人可能觉得我有资格受封成为Dato Sri就帮我提名了。”

Part 4 立誓救众生脱苦海

受封成为Dato Sri后,金口师父承认自己的信徒又暴增了不少。他开玩笑说,“哪有Dato Sri亲口帮你诵经的?哈哈哈~所以更多人找我问事了,我也很庆幸很开心为大众服务,并会奉献社会捐钱至学校和医院,回馈社会。”不过他强调,虽然帮助人们是其一,他会一直叮咛信徒要孝敬父母,这才是做人的根本啊!
问起是否会被同行红眼自己受封为Dato Sri时,师父也说对于流言蜚语会低调处理。其实,师父在很多次的访问都强调自己不会回应那些贬低、中伤和诽谤的话,他认为这些是不必要的纷争。与其和别人争论,陷入水深火热的闹剧中,不如把心思放在帮人更好……

■完整报道:第657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