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章小蕙 靠品味还清巨债 成亦舒最爱的女人

章小蕙 靠品味还清巨债 成亦舒最爱的女人

章小蕙,打开互联网一寻她的名字,大数据库总会莫名浮现‘第一败家精’、‘拜金港女’、‘败光前夫(钟镇涛)身家’等字眼,面对千夫所指,她不撕逼、不辩驳;被问起前尘往事被指种种事由,她一笔带过:“No Complain,No Explain。”这位‘香港第一败家女’,却一声不吭默默从负债之路走到最早期带货女王,不是一朝得道,而是百炼成金。

亦舒笔下的‘黄玫瑰’——章小蕙

理所当然地,名人的花边新闻总是最好看。相信你也或多或少受传媒的大肆报导影响,暗自在心中为章小蕙扣上一身铜臭的拜金罪名,可是当洗去所有污名后,你会发现寻寻觅觅,原来她就是女力时代里,我们最想成为的女人。

“没才干的女人靠嫁人过活,有本事的女人靠自己过活。”向来词锋犀利的亦舒,笔下女性总是庄敬自强,写下时代女性不但要物质丰盛更要精神虚荣的态度,而这般刁钻的女作家,却对章小蕙百般敬佩,甚至把她作为笔下角色原型。

亦舒描述章小蕙:“她有一股罕见的妩媚,独树一帜,大家无论怎样打扮,都是一堆Cute Kids,她有味道,是时髦潮流以外一个等级。真奇怪,时下流行什么,全体与她无关,她自有一套。人人露脐着喇叭裤,她穿bias cut雪纺裙。个个减肥瘦得胃贴背,她丰硕如水蜜桃。原来,你要真正走在潮流之前,就得放弃潮流。”

《玫瑰的故事》截图

亦舒笔下的经典作《玫瑰的故事》,由张曼玉饰演的富家千金黄玫瑰,正是参照章小蕙为创作蓝本。书中的黄玫瑰,喜爱时尚同时看透浮华,从生活态度、品味、到择偶条件,也得讲求个人Style,时尚却不俗套,正是亦舒心中的章小蕙。

离婚后的章小蕙,被外界指责她让男方破产,身上背负2.5亿巨债,舆论一面倒,更称是章小蕙的挥霍无度成为婚姻失败的主因,可是向来‘挥霍无度’的千金,怎么又没把自家老爸身家败光?

谈起‘挥霍’一事,其实也不无道理,章小蕙原名章蓉舫,名字来源于爷爷的别号——蓉舫,1963年出生在香港,家住九龙塘大宅,出入有专门司机接送,母亲周婉筠是自带侍女的名媛,父亲章建国,一手创办了加拿大中文电视台。

章小蕙自4岁起,衣服全是由连卡佛购置,流连喜来登,11岁便走进Chanel,从小便爱穿搭,喇叭裤和直筒长靴早在她少女时期出现,不必等你潮流兴起。Old Money大花筒又如何?人家就是有本钱,活出时尚姿态,毕竟钟镇涛一辈子䁠的钱也毫不憾动章家,何来‘拜金’一说?

离婚后负上传言的高达2.5亿巨债的章小蕙,不像钟镇涛般选择破产一了百了,而是拼命写专栏赚钱还债,自力更生。这样的她,不仅没有沦为上流圈的笑柄,更靠稿费为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继续出席各大活动,后来更以自己独到的时尚眼光,利用身边人脉,为上流阔太当起Stylist,成为最早期的带货女王,反而赚得满堂红。

当时人人在贬章小蕙的年代,‘时装教母’黎坚惠却以时装人角度,写了篇《Meeting Teresa》,节录如下:“章小蕙对钱的态度是越用越有。生活越是负,她就越要正面,她负债二亿五,名誉扫地,这一下子当然将她的前半生全面粉碎,但她跟自己说:我需要勇气、睡眠、时间&looking extremely good! 打官司是心理战,若是样子憔悴又心怯,一幅被打败的样子,也不用打了。”

《时装.时刻》节录

“章小姐就是如此实际的一个人,不够家用,就将自己和朋友不再穿的衣服拿去卖掉,这样竟又掀起二手衫热潮,她身体力行,自己做模特,她明白人家喜欢她的风格,她穿着货,你喜欢,她就脱下来卖给你,既香艳,又赚钱,有人嫌旁门左道,哪有时装店能这样做生意?但全世界都是玩名人效应,明星穿过的衣服必被抢购一空;做生意也是心理战。”

《时装.时刻》节录

因为入不敷出,她开始做买手,在中环开设时装店,年入2000余万,生意最好的时候,连她身上正穿着的衣服都被要求脱下来,被马上买走。

章小蕙最早代带货女王

亦舒向来提倡‘打掉门牙和血吞’,而章小蕙其实也同样活出相同理念,本着Old Money姿态,虽然她常自嘲“长了一幅大食懒样”,但实际上却每天6点起床工作,早在多年前洞悉先机,开了一家代购店,把此生最拿手的购物天赋变成事业,当时在香港更一度掀起风潮,和现在人人都是‘直播主’的‘地摊经济潮’根本不能混为一谈,毕竟层次差太远。章小蕙的服装店两年间营利接近6000万,不仅是最早期KOL,更是最成功的一名。

当时的章小蕙,最成功的不是‘洗底’,那时香港的女人们很奇怪,一边骂她败家,一边偷偷跟风买她用过的好东西。今天她穿什么衣服上杂志头条,明天她的同款就会卖断货,在‘网红’这名词还未出现前,她已是带货女王。

“饭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买” 亦舒最爱她的时尚品味

“饭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买”这句今日时装精琅琅上口的至理名言,其实正自出章小蕙。亦舒作为‘白恤衫要配牛仔裤、隆重场合要配爱马仕丝巾’的时尚之人,却对章小蕙赞不绝口。

“那样爱美,又懂得美,于是索性介绍宣扬给人客,做起时装生意来。别人的店面装修数百万,她以简约为主,在家抬了一盏古董水晶灯装上就开始营业,也是,装修费用始终转嫁在客人头上,不如大家省下。在新闻图片中只见她一手带起潮流的名贵凯斯咪围巾叠得山那样高,各种颜色都有,像人家百货公司卖浴巾那样,而且去货迅速。佩服佩服。”

 港女未用Jo Malone时,章小惠已爱上这抹玫瑰香

章小蕙作为影响KOL的KOL,近5年间成为港女最爱的香水品牌Jo Malone London,原来章小姐已早早使用,在2005年访问中章小蕙说过:“我有一个玫瑰香水,每次都涂,就算我在电梯,就算我在餐厅,候机室,在飞机上,什么地方都会有人跑来,而且男生、女生、老的、嫩的(笑),全部跑过来问,小姐,哇好香好迷人。而且曾经有男朋友我涂完那个香水之后,第二次拥抱说,哇,我的玫瑰。香水总比唇膏要好,那个牌子现在被Estee Lauder收购变成一个副线……”

说来也是,她的微信个人帐号 @aroseisaroseisarose 成为最强带货区,当中一周一更的方式,与读者保持距离,用最简单的视觉呈现,不旨在讨好读者。

比起一般网红,章小蕙写的专栏也很精彩,内容轻松,议事论事。她形容唇膏的颜色为‘法国文艺片主角没化妆的唇上的自然暗红’、‘旧玫瑰’或是‘刚接吻后的双唇颜色’,在章小姐加持下唇膏也诗意得多。

推荐

她还给出了自然唇色的正确画法:“玫瑰色调、暗红(像被牙咬后的bitten lips)色调和莲藕暗灰紫色调。这三种色系都能分别达到似有若无的唇妆效果,呈现粉嫩自然的嘴唇。”直到今天再看,也依然适用。

走得最前的初期时装KOL

说到时装方面,Chanel、Dolce&Gabbana、Hermes、LV,章小惠早在80年代入手,数量比今时今日所谈的‘配货量’更多,当年她已经大谈今日Youtuber最爆数的Birkin抢购技巧。婚纱出自Christian Dior,连近年才在香港兴起的Goyard,她早已收藏人家的化妆箱,玩厌后出售之时,许多港人都还未曾听过Goyard名字。

比《Sex and the City》Carrie拥有更多 Manolo Blahnik

2005年,Phoebe Philo还是Chloe的创意总监,章小蕙已穿着Phoebe Philo设计的当季服装出席节目。除了衣服外,现在成为不少人最爱品牌Manolo Blahnik和Christian Louboutin红底鞋,早在40年前已囤积几百双。说的那个‘早’,可是比Manolo Blahnik因《Sex and the City》爆红更早。

曾经有中国记者challenge章小蕙:“你那么老还出来带货,是不是缺钱?”她说:“钱,永远都缺。”

拥抱欲望,总比扮清高令人欣赏

女人有欲望,若认自己有物欲情欲,一失足就会成为祸国殃民的褒姒妲己,比章小惠有钱的大有人在,但却不是人人有本事将品味也显贵,章小惠本科在多伦多大学主修美术史,辅修哲学和英国文学,她怀念早期的Christian Louboutin,九十年代初巴黎左岸,十五年前买的Chanel外套,戴了九年的Cartier,还会有专用的Prada丝缎包来装零食。

恋物和拜金,并不是同一件事。

从富家千金到大明星的太太,一夕之间破产到像‘报仇’般工作写专栏,到如今做KOL开小红书——流言八卦从来没有离开,但大众却随着愈来愈了解章小惠,由恨开始转爱,章小蕙对物质、人生的欲望,也许正是使她青春永驻魔法吧。

导演杨凡曾这样评论她:“她很传奇,最好最坏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最高最低的她都经历过,很有看头也很好玩。”

你可以不喜欢她,但你不能否认,章小惠的确是香港的一个传奇。

文/图:摘自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1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