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Zero & Ashley 不获家人认同最煎熬

Zero & Ashley 不获家人认同最煎熬

情侣档出击的Zero和Ashley是TikTok高手,他们俩缘始于友人的派对,相识第一天就齐齐拍影片,尔后得到很不错的回响,在日久生情下促成这段良缘,而且现时知名度越来越高,他们笑言:“守得云开见月明!”原来Zero家人曾经很反对他做网红,而出身传统家庭的Ashley也是经过一番挣扎后才毅然向家人辞职,这段要得到‘认同’的路一点都不简单!

Ashley:

  • 原名:林靖欣
  • 生日:1995年11月4日
  • 兴趣:唱歌、跳舞、旅行、拍照、弹钢琴、煲剧


Zero:

  • 原名:林嘉毅
  • 生日:1996年12月10日
  • 兴趣:拍影片、电玩、旅行、拍照

私自停学>被父母封锁经济

自认成绩向来都很不错的Zero,在上大学之前,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盲从了朋友一起去选科,奈何读了以后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成绩也越来越不好,搞到他更加无心向学:“当初开始接触了抖音,觉得挺有趣的,所以跟着教学拍了不少的影片,也得到一些粉丝的关注。”

之后他接了广告,而当时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想再念书,竟然私自停学,直到广告在网络上播出,家人才发现这件事,大发雷霆的父母把Zero骂得狗血淋头,甚至用经济封锁这一招来逼Zero回去学校上课:“当时我的意志很坚定,仍然坚持自己的理想,那时好像恰好是快过新年,我就不回家过年!”虽然是反面教材,但是这件事仍让Zero家人的态度软化,逐渐放手给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商家用产品当回馈

Zero认为,在上一辈的人来说,网红都是不切实际的东西,而对他而言是一种兴趣,亦是一份职业,他承认初起步时真的一个广告、一个页配都接不到,都试过有经济问题,但是只要够喜欢,也要够努力,才能做出真正独特的内容去吸引到观众、网民,慢慢累积Followers,才会有商家自动找上你:“开始时我们没有所谓的代言费、酬劳,商家会用产品当做回馈,记得当时我跟爸妈说这些产品就是酬劳,他们也表现出不太喜欢的样子,不过后来慢慢有知名度了,他们知道我赚得到钱,也开始慢慢释怀。”

从零开始>以情侣档出击

而Zero与Ashley的相识,都是全靠缘分的牵引,Ashley说:“那时候我去朋友派对,因为都不认识其他人,就静静坐在那里,他就这样出现在我身边,问可以坐在我旁边的位子吗?”这一个开始,也促成了他们俩一起拍片的开端。

Ashley坦言,之前自己对于网红这个领域是零了解:“我不懂最红的Youtuber是谁,也不知道到底抖音、TikTok到底玩的是什么?”可是因为自小爱唱歌、跳舞,家中全部成员都热爱表演,自己也承袭到这份‘基因’,所以有一股表演欲,所以会在Zero的片中从客串变成情侣档出击,两人的强项是技术流,他们说都是从零开始学习,平日会一起想点子、练习和拍摄。

当技术流需要到跳舞、表演, Ashley笑说Zero在这方面就会稍微有点‘迟钝’:“会跟不上一些脚步和动作,不过我们反复练习多几次就没事啦!”Zero解释:“跳舞要顾舞步、手势,但是顾得这个来,也要注意面部表情,真的很不容易呐!”不过,他们俩也指出当网红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不能原地踏步,如果要带领潮流,就必须不断学习新事物和技术,才能稳得住脚。

初期难适应闹分手

至于Ashley原本是人力资源系的学生,毕业后也顺理成章在爸爸开的公司打工,而原定计划就是接管爸爸的生意,尔后她开始接触网络这玩意之后,初时她两边跑,但后来越来越吃力:“我知道自己心属网络,挣扎了很久才跟爸爸请辞。”她爆说,当时她内心刚好有挣扎,Zero家人又反对,两人好几次闹到要分手,幸好最后都跨越过这道难关。

Ashley直言,双方父母都是实干型中产阶级,一定会认为子女找到一份稳定的职业才妥当,然而时代的进步,年轻人也多了很多选择,他们愿意去尝试新事物,也希望父母能给予信任:“我的父母也挺开明的,就放手让我做喜欢的事,可是也告诉我,如果以后真的遇到困难,还是可以告诉家人。”所以她才决定放胆去闯!

珍惜机会>案子应接不暇

他们现会以情侣档或个人形式去接代言和页配,他们俩放话指希望接到旅行的案子,这样就能一边工作一边旅行:“其实我们已经很幸运了,一直都接到不错的案子,我们身边有一些Youtuber,努力了很久却还没冒出头,所以这一行真的并非外界看的那么光鲜亮丽,我们也很珍惜、感恩商家给的机会。”

推荐

搞笑的是,问到他们会不会觉得网红的工作很“疲劳”?Zero说:“不会啊,我们平时去旅行、吃饭也好,都会一直拍不停,乔好角度、拍影片、接着还要拍照,摄影机相机手机都要轮流用上,我们不会觉得很累啦,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嘛!”

背后心酸无人知

近期,他们也一起参加全马首档网红练习生节目《PRODUCE KOL练习生》担任星队长,负责带领各自的学员接受挑战,他们也承认,现在很多年轻人一心要做Youtuber、网红,认为做网红就能轻轻松松赚大钱,不知道背后的辛酸。Ashley说:“其实我们也知道一些学员也看不起导师,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可是无论做人也好、做网红也好,最重要的是要谦卑的学习态度,如果态度太傲慢,这条路也不会走得远。”


Zero和Ashley都对网络感兴趣,两人的相遇也因拍片而促成这一段良缘,于是携手以情侣档在Youtube创建帐号ZA Couple。

专访:余卉 / 摄影:Ares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详尽内容:第708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1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