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黄雪云 自创前卫造型老板狂赞

黄雪云 自创前卫造型老板狂赞

有“大马梅艳芳”之称的黄雪云,在2013年《Astro经典名曲大赛》 中以大热姿态摘下亚军,自此开展后青春星途。来自怡保的黄雪云,从小受爸爸的影响,几兄弟姐妹都在热热闹闹的唱歌、跳舞中成长,亦因为浑然天成的好歌喉,长大后也成为驻唱歌手,直到结婚生子才“退隐江湖”。她笑言,做了多年“黄脸婆”,直到一次无心插柳子下重踏歌唱比赛,越战越勇“踩“到上经典舞台,让她开启华丽丽的第二人生!

黄雪云直言性格跟开朗的爸爸相似,而他的兴趣就是听歌,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舍得买下收音机和卡带,堂兄弟姐妹就这样热热闹闹跟着一起唱歌、跳舞:“家外面有个花园,爸爸搭了几张长木凳子,一班小孩就排排坐听歌、听我爸讲鬼故事,而他的饮歌就是《往事只能回味》。” 而特别注重12岁生日的爸爸,一定会轮流为5个子女办大型生日派对:“当时我其中一个叔叔是白天鹅乐队的鼓手,家里有一套旧鼓,哥哥就打鼓,我就唱歌,这些回忆都很难忘。”

当时她年纪小小,在吉隆坡的叔叔偶尔会回来怡保登台,每次车子回到来家门口,他会下车给家用奶奶:“当时我趴在铁闸,一直看车子里面到底载着哪些歌星,幻想有一天我都可以登台唱歌。”当时特别崇拜凤飞飞、龙飘飘的她,每次都做“冲凉房歌后”,唱到邻居都直喊:“你不做歌星真的浪费咯!”

黄雪云说,父亲虽然收入不算多,但是他舍得为孩子们花钱,还曾带家人去吉隆坡玩和每年拍全家照

未满21岁的黄雪云在歌厅驻唱时,并不喜欢穿隆重的晚装演出。

14岁领1200天价歌酬

在要“搵食”的年代,黄雪云讲14岁已经辍学,去粉档帮忙妈妈卖面,又去录影中心打工,本以为就这样平平淡淡过日子。怎料,其中一个在吉隆坡开鞋厂的叔叔,说服她爸说“总要让女儿出外去见识下”,于是她就胆粗粗跟着叔叔上来吉隆坡的鞋店做工,然后又阴差阳错被鼓手叔叔介绍去唱Pub(酒吧):“那时候叫我去面试做歌星,衣服又没有、也没有上过台唱歌,结果还要叔叔的老婆借我结婚时的礼服,试音时我整个木头那样,没想到三天的关都过了,就这样做了驻唱歌手!”

当时进了乐团,对于一个小妹妹来说,要花几百块买歌衣真的心痛到要死:“可是那时候唱歌的薪水有1200块,我开心到半死,对于一个念书不多的人来说,这样的薪水真的是天价了。”开始当歌手的她,坦言不喜欢那种华丽、晚装式的歌衣,加上她当时开始接触到梅艳芳的歌曲,很崇尚她的台风和打扮,竟胆粗粗设计型格外套、穿长靴的造型上台:“那时候的歌手根本不会这样穿,我冒着被老板骂的风险上台,结果唱完后真的要见老板……。 ”

原本她以为造型太前卫要中骂,谁料老板竟然说“以后你都这样穿!” 也因此奠定了黄雪云的风格,甚至带动到其他歌手跟风,至今说回这件往事都相当得意。黄雪云谓,之后她也加入The City Boys乐队,而《明星赛》的冠军张淑凤亦是当年的歌手之一,也试过拍广告、接受报章访问,让她有很多新鲜的体验。

黄雪云(前排右一)在22岁那年加入The City Boys乐队。

瞒着老公再登台参赛

而在结婚之后,黄雪云就完全脱离乐队,接连生了三个孩子,自己一手拉拔长大,专心做全职的家庭主妇,唱歌这回事只剩下在信奉的宗教中心才偶有发挥。直到2008年,她的哥哥在大型食物中心管理的歌台要举办歌唱比赛,怂恿她去参赛,当时她直接拒绝:“我老公做生意的,不会喜欢我抛头露面,很怕他接受不到。”

可是,她的内心又蠢蠢欲动,恰好初赛那天老公去了外坡做生意:“横竖也是死,竟最后一分钟冲去报名,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这样上台唱。”她爆笑说,因为唱惯乐队,最怕的就是台下冷场,她竟边唱歌边跟台下观众说话搞气氛,把歌唱比赛当Show来做,虽然有少少违规,可是却令评审留下深刻印象,让她过关斩将去到总决赛:“纸包不住火,硬着头皮都要告诉老公了,他什么都不说,但就跟着去现场看,我压力山大!幸好最后还是拿了冠军回来!”

也因为这个比赛挑起了她唱歌的瘾,对梅艳芳的歌曲几乎滚瓜烂熟的她,在2009年再参加《缅怀张国荣与梅艳芳歌唱大赛》,她又摘下了梅艳芳组的双料冠军,后又接连参加了南方歌唱比赛,又是冠军!黄雪云自言是傻人有福:“从没想过接连在这些大比赛中有好成绩,我真的是很幸运。”

黄雪云在《经典名曲歌唱大赛2013》获得亚军。

黄雪云和次子彭世豪经常与经典帮和新秀帮一起参与Astro节目拍摄及活动。

入围后直捣皇牌组

当时,《Astro经典名曲大赛》已是许多人梦寐以求踏上的终极舞台,黄雪云从45岁足龄那年开始“观望”:“因为之前的选曲大部分是时代曲,我擅长的80、90年代的广东歌,觉得不适合我,就一直等。”到了47岁,黄雪云突然一个念头:“不管那么多啦,豁出去啦!” 也因为过往的战绩,黄雪云一入围就已在皇牌组,后来过关斩将杀到去决赛,当下心情很激动:“决赛在体育馆里面办,我们好像有做了一次演唱会的感觉!”

也许真的乐天性格,黄雪云讲自己从来不计较得失、名次,只是想挑战自己:“我很感激那次的比赛,如果没有走上这个舞台,今天的我都是一个平凡的黄脸婆。”她坦言老公一直不大愿意让她去比赛,但她很努力游说:“你让我去吧,不然我真的很怕变到很邋遢、不打扮、越来越胆小,你就给我去闯一次吧!”

推荐

事实证明,黄雪云确实就是活在镁光灯下的歌者,她笑言:“那次之后开始有粉丝,出门时有人认出来,还找我拍照,这些机会我都很感恩、珍惜!”而她的次子彭世豪也在2014年参加《Astro新秀歌唱大赛》,当时这个妈妈居功不小:“儿子其实没有舞台经验,但我鼓励他去尝试,最后也杀入5强。”而她和儿子也是Astro难得的母子档,在Astro的舞台上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去年黄雪云暌违7年重踏《明星赛》,她爆说年纪大了,体力精神都力不从心,加上疫情下少了演出机会“打磨”,所以花了很多时间去重新装备自己:“除了练习唱歌,我也很努力瘦身才敢回到舞台。”
而她亦不负众望,成功晋级到最后5强,即便没有拿到冠军,但黄雪云讲:“赢到自己已经够了,我感激的是经典的舞台让我收获很多友谊,同时开阔了我的眼界,无时无刻鞭策我要进步、设目标。”

她感动说:“其实我对经典歌手这个称号很骄傲,亦希望这个比赛能继续传承下去,让每个人都能开启后青春的篇章!”

黄雪云与妈妈感情深厚,也是她人生中第一个贵人。

报导:余卉

特别安排:Astro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