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陈嘉荣 初出茅庐 两‘台’掀抢人战

陈嘉荣 初出茅庐 两‘台’掀抢人战

在八度空间播报华语新闻17年的陈嘉荣,已经是家庭观众熟悉的面孔,除了对新闻抱持着50年不变的热诚,他亦致力于栽培年轻主播,‘八足咁多爪’的他还在行管令期间开通《荣兄主播》的专页,还把支线单元《荣兄烧厨房》从直播到出书,事业越‘搞’越大!但当问到陈嘉荣日后最想做的事,他竟然是想归田园居,做个‘现代陶渊明’!

陈嘉荣在台湾发展期间,曾在政治大学实习电台的广播室当DJ。

陈嘉荣对新闻的启蒙,源自于对文字的热爱,他一、二年级就自动自发翻报章:“那时候很期待三年级,因为可以开始到图书馆借书,我还记得第一本借的是《将军的故事》,每一页只不过5、6行字,我看得津津有味。”

不过,原来做新闻主播并不是陈嘉荣原先订下要走的路,家在柔佛的他一直立志要去新加坡电台当DJ,大学快要毕业之际,当时大马电台才刚起步,陈嘉荣为了DJ梦,也到过新加坡电台碰运气,在等待消息的当儿,又同时得到台湾杂志社的赏识和工作机会。为了开阔视野,还是选择留台发展,直到1997年,已离家5年的陈嘉荣决定‘回家’,而这一‘回’也成为他事业的转捩点。

电视台与电台同时录取

陈嘉荣叙述:“那时候得到天下杂志社主编的推荐,我到新加坡电视台面试,电视台很快就录取了我,当时正遇上97金融风暴,马新的经济也不是太好,我承认有点担心出路,就赶紧签约了,怎么知道隔天电台又叫我去面试,而且还录取了!”

一天之间面临两个选择,陈嘉荣笑言‘悲喜交集’,当时他因为心里面还是挂碍着电台工作,于是胆粗粗去跟电视台取消合约,回想当时,他笑言:“当时电视台的人一定觉得这家伙是谁,真的吃了豹子胆!” 因为电视台、电台都是在同一家集团,心系电台的他原本执意解约去电台,最后整个情况却峰回路转:“大家都说电视台的发展机会比较大,这份工作也是前辈介绍的,新人这样做有点不恰当,在心情很复杂的情况下,选择了电视台。”

在新加坡新传媒电视台开启播报新闻的工作生涯。

在新加坡的那7年,陈嘉荣多次被外派到印尼及台湾采访及报道选举消息,累积了丰富经验。

海啸冲击内心热血

在新加坡打滚的这7年里,陈嘉荣马新两地往返采访,见证过很多政治变数、国家大事,也为他奠定了新闻播报的基础。当时八度空间刚成立,也有人向他招手,可是除了新闻,他最想做的事情还有教育,原本他已打算放下电视台工作,一心在南马办教育中心,但又发生另一件改变他决定的大事:“2004年12月26日南亚大海啸,这场灾难造成伤亡无数、影响了很多国家,那时候记者都被派到各地采访,站在前线为大家报导最新消息,我突然有一种热血沸腾,觉得我应该站在那里为大家报导呀,这股激动让我立马打电话给八度空间制作人,直接问‘你们还要人吗?’”

这一通电话,就让陈嘉荣回到新闻线上,至今都没有离开过,他笑笑说:“在八度空间17年,加上7年在新加坡,我就这样做了新闻24年。”

2012年的屠妖节,陈嘉荣以一身印度装播报新闻。

2014年,新闻组同事为陈嘉荣庆生。

自嘲人格分裂

形象‘入屋’的陈嘉荣,新闻主播的工作本来就是‘稳稳妥妥’的,可是没想到他也在疫情期间也加入了直播行列,他在行管令期间建立的《荣兄主播》主打感性课题,成功掳获一批铁粉支持。问到这个专页成立的契机,他自我调侃:“我是一个人格分裂的人,我的形象是理性、严肃的,可是我看到风吹下一片叶子,也会有很多感触。”在播报新闻时,他看到天灾人祸、政治课题时都会愤怒、难过、有情绪:“但是播报时我不能太多想法和情绪,唯有下班了,在车上播喜欢的歌、自我对话,消化刚才的情绪。”

加上疫情的关系,让总是忙得庸庸碌碌的他按下暂停键,在这个很多事情不能做了,对着只有一个人的家里,令他重新思考‘日子应该怎么过’,所以从感性出发的《荣兄主播》,也开辟出《荣兄烧厨房》这个单元:“我对煮一直都有兴趣,也有一点点潜质,所以就敢敢跟大家分享。”

而今,《荣兄烧厨房》在直播中‘烧厨房’做菜,还受欢迎到出书,已晋升成为陈嘉荣的品牌,不过他强调:“我真的不是一个很会煮的人!”他解释,这本书不叫《荣兄上菜》、《荣兄教做菜》,皆因本意是‘大家在一起学习’:“我从不把自己定位是一位厨师,把主播的权威放下来,我只是一个厨房里的菜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而且每次我在镜头前做菜,也有手忙脚乱、粉丝也会在留言分享和教我应该怎样煮,这个地方有趣在于情感的交流和参与感。”

推荐

最想耕田种菜自给自足

从一个传统媒体人跨越到新媒体时代,陈嘉荣可说把自己过去学习到节目制作、采访、资料搜集和整合的经验都放在自己专页上,更预告《荣兄烧厨房》会有新搞作:“作为媒体人应尝试新事物、拥抱新的传播趋势,我把Content用不同的形式转化成节目,希望荣兄不只是烧自己的厨房,接下来会过去别人家‘烧’别人的厨房,以不同籍贯的菜式来反映出民生、文化,呈现出属于大马的美和好。”

讲到除了事业以外他最想做的事,没想到他竟然是想归田园居当农夫,他开玩笑说:“不是专业的农夫,我应该没什么力气了……” 他憧憬的田园生活,不是要把种瓜种菜视为生意,而是着重于跟大自然接触的意境:“也许有些人的快乐是住豪华的房子、开名车,但那个不是我,我要的快乐是拥有一片小土地、种一些菜、看着它们成长,最简单的享受。”

他更描绘出心中期许的未来,盼日后能达到‘半农半叉’的境界:“意思是一半跟农有关、而叉子代表我的专业,运用现代的科技,以后未必要去电视台,但可以做直播、写作,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 他形容这种生活是‘Alone but together’。“我不是孤僻,而是清楚孤独是自己这一刻需要的,不过却不离群,在适当的时候把时间保留给自己,适当的时候也参与人群。”

专访:余卉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
■详尽内容:第725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