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自卑半辈子 跨出人生坎 林伟祥:我的父母是聋哑人士

自卑半辈子 跨出人生坎 林伟祥:我的父母是聋哑人士

你的人生有多少道过不去的坎?其实当下你可能以为迈不过去,一段时间后回首再看,其实你早已跳过而不自知。

听着林伟祥细述他的人生故事时,心里总是揪着,有股声音在感叹着,为何他的人生有那么多难题要面对。但是看着他忍着熬着的走过每一道坎后,便能明白到过去没能打败他的东西,都是为了使他变得更加强大的动力。

经过无数磨练,如今林伟祥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

今年45岁的林伟祥来自雪州万津,父亲天生无法说话,母亲则是因为5岁时发烧而成了聋哑人士。可能有人会好奇从小就没人能跟他说话,为何还会练就一副好歌喉。

原来林爸爸是家中长子,深受婆婆宠爱。所以自伟祥出世以来,一家人就与公公婆婆,还有众姑姑叔叔一起住,家里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从小家里就有人不断地播歌,我和弟弟自然而然会跟着哼哼唱唱。” 伟祥忆起对歌唱的缘份时,难免会想起六年级的一位音乐老师。

第一次参赛得冠军

伟祥在3、4年级时便发现自己爱唱歌也能唱歌,但是每次上台表演及比赛的都是一些成绩优秀的学生。一直到6年级,才有一位老师愿意给他机会上台比赛。第一次参加便得了冠军,不但让该名老师感到幸慰,更要他与小一岁的大弟弟走到每一班去进行表演。为的就是培养他们的胆量,同时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小看他们兄弟二人。

这个‘歌唱比赛冠军’不但培养出伟祥对歌唱的兴趣,同时也栽培出一位夺冠无数的歌王。

第一次得冠军,让他对自己的歌唱人生充满了期待。

自从得了小学歌唱比赛冠军,伟祥便开始在学校的歌唱比赛中活跃起来。歌唱带来的荣誉,让他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17、18岁时他开始参加校外的歌唱公开赛。“那时候拿冠军的人唱的都是高难度的《王昭君》、《出塞曲》等,而我唱的则是现代流行歌,而且又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刚开始的比赛都只是注重于体验。”

几年后,歌唱比赛的环境有了改变,伟祥终于凭着一曲庾澄庆的《情非得已》获得了比赛冠军,让他立志以歌唱比赛维生。

17岁第一次参加校外比赛。

那个年代,唱歌比赛的奖金并没有像今时今日般丰富,冠军可能只有1000令吉。所以就算不断得奖,伟祥的奖金并不足以支付生活费、置装费和交通费。因此他偶尔到姑丈的工厂打工,或是到姑姑的路边摊去帮忙,把赚到的钱用来置装和付交通费。

一个大男人不爱工作,却只热衷于歌唱比赛,使得公公婆婆频有微言,甚至会把门锁上,让比赛迟回的伟祥无法进入家门。他只能棒着大大的支票和奖杯,又冷又饿的站在屋外等到第二天早上家人醒了开门给他。

“我一进家门,就会特意把奖杯和支票放在客厅桌上,就是要每一个经过的人看得到。”

公公婆婆曾经对他只热衷于歌唱比赛有微言。

自卑不敢认妈妈

虽然公公婆婆都觉得伟祥不务正业,但林爸爸和林妈妈却有着恰恰相反的态度。“我父母亲的想法很简单,他们只求孩子开心吃得温饱就会开心。”

不仅如此,林妈妈虽然听不到儿子的歌声,但却知道儿子唱歌很厉害。所以她开始陪着伟祥去参加歌唱比赛,甚至会要求一起合照,以便向亲戚朋友炫耀儿子的本事。

在歌唱比赛日子一久,伟祥的名气在这行业中不断上升,认识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伟祥坦言,当时的他开始会对自己的家庭背景感到自卑,“在比赛后台有人询及陪着我的妈妈是谁时,我会说:那是我的女佣;在路边摊帮忙时,一看到有车子停下来打包,我就会躲起来,避免被其他的参赛者看到我。”他现在说起这些往事,仍会责怪自己当初的自尊心过于强大。

当年妈妈陪伴去比赛,他却自卑的不敢认妈妈,只拍过一次照片。

2003年,伟祥看清了状况,终于了解到光靠唱歌比赛是无法让自己拥有光明的前程。于是,他在2004年到泰国去从事直销工作,可惜并没有成功打开当企业家的门,唯有默默地回来马来西亚重新开始。

为了生活,他到了酒吧当驻唱歌手。“那时我很有志气的跟老板说,我每天会定时定候的站在台上唱歌,唱完就回家,你就每天给我 80 令吉就好了。”

日子一久,他看到了酒吧中不一样的画面。有位歌手不但会唱歌,还有一群忠实顾客常常来捧场,所以每晚都可以多拿3、400令吉的佣金。为了尽快还清早前借下的债务,他决定豁出去,花了一个月时间学喝酒、玩各种小游戏,以便能跟顾客打成一片,累积自己的忠实客户。

累积丰富的比赛经验,也为他赚了人气。

很快地,伟祥的收入有了好几倍的增长,不但把债务还清,更累积了一笔可观的财富。他开始与一位多年好友一起进行房产投资,甚至与干妹妹一起合资开办瑜伽中心,并邀请这位好友当瑜伽教练,而自己则负责教唱歌,干妹妹教钢琴。

看着前途一片光明的当儿,伟祥却再度陷入了最低谷的泥沼里。

遭受好朋友背叛

由于过度信任好友,让他着手为瑜伽中心进行装修及器材添置工作,帐单上无辜花了大钱。像是一台不过100令吉的高温加热器,帐单的价码却要500令吉;如果没有足够的学生让好友上课,每一天还得补足一定的学费给他……日子一久,光是维持这些开支就让伟祥和干妹妹出现了疲态。

在决定把瑜伽中心结业后,伟祥再次面对了好友的背叛。瑜伽中心的经营失败,让伟祥背负了一笔债务,再也拿不出钱来为投资的屋子做装修。友人便拿了一张3万令吉支票给他,说把屋子给卖了。原本投进了6万令吉头期钱的伟祥选择了相信。

一年后,伟祥突发奇想的找朋友打电话,谎称要租屋子。结果发现友人并未把屋子卖掉,而是硬生生的骗了他3万令吉和那间屋子,让他看清了人心险恶。

穷到谷底差点就跳楼

其实,伟祥当年看着辛苦赚来的积蓄没了,反欠下十多万债务,又遭受友人背叛,心情一顿低落得想从高楼往下跳。所幸小弟看出了伟祥的异样,放下重要的考试陪哥哥度过了那一道人生关卡。

推荐

“如果没有小弟的开解,我想我真的会跳下去。那时的人生都是灰色的,根本感觉不到前路。”经过小弟的鼓励,还有表姐的帮助,伟祥决定重振旗鼓,回到酒吧驻唱,努力赚钱把所有债务还清。

唱歌成为了伟祥还债的途径。

伟祥说完这段故事后,他对我说,“那时候真的是穷到谷底,穷到陪父母去台湾旅行时,我竟然迫着两老只能点一碗卤肉饭。”

说完,他笑了,笑得有些尴尬,是对自己当时的举动感到不可思议的尴尬。当年的台湾之旅是林爸爸林妈妈计划已久的旅程,如果伟祥不陪他们去的话,那趟旅程就会泡汤。为了不让父母亲失望,伟祥便决定依计划行事,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把每一分每一毫都花得如此计较和小心翼翼。

当然,后来伟祥生活条件好了,便不断地的陪伴父母亲到处去玩,让他们尽情的看世界、品尝美食、添购喜欢的手信。而那段台湾之旅,也只是成了偶尔拿出来笑笑的过往。

生活条件好了之后,伟祥就不断陪父母去旅行,弥补过去的不足。

重整人生道路

台湾旅行归来后,伟祥的人生再次进入重整的模式。他为了还债,在酒吧努力工作,业绩一直都名列前矛。很快的,他还清了所有债务,也真正认清了自己人生的道路。

2018 年,他升级当酒吧打理人。“那时真的不想再唱歌了,只觉得很腻,只想专心打理好生意,让自己和父母亲的生活过得好一点。”

虽然年轻不懂事时曾经嫌弃父母,但其实心里十分疼爱家人。

怎知遇上了这两年的行管令,让酒吧生意饱受打击。“因为没办法营业,让我多了很多空闲时间,才会有参加《Astro 经典名曲歌唱大赛 2021》的想法。”多年来未曾执起麦克风的伟祥,早已经与唱歌有了隔阂,所以面试时就被导师批评唱法很‘油’。

经过多次的调整,他一路过关斩将走到了十强。虽然终止于此,但他承认自己重新爱上了唱歌这回事,而且也大胆的把自己生平最害怕告诉他人的两件事都大方告之,即是自己的年龄和家庭背景。

他趁着这次的访问感谢所有在他人生中帮助过他的人,也感恩父母亲过去的包容。“虽然这次没办法进晋到更前面的名次,但我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生的真谛。”

专访仪倩

照片受访者提供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