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王声文 从小唱到老 车祸险失声

王声文 从小唱到老 车祸险失声

去年底《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明星赛》邀请历届唱将重聚舞台,其中一名就是2019年杀入8强的王声文,这次在《明星赛》中他亦不负众望杀入最后三甲,即便没能摘下冠军宝座,但他自认于愿足矣:“上这个舞台不是为了拿奖,而是终于做到2019年时没有尝试到过的东西。”来自关丹的王声文,为了歌唱事业,和太太由拍拖到结婚至今,经历了23年的‘远距离恋爱’,现在每天还是透过手机跟太太、孩子‘谈情’。问到这次疫情有没有令他更想一家团聚,他直言为了一家人有更稳定的生活,现在‘牺牲’都是值得的。

王声文于《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2019》夺得最佳人气奖。

很多人都说《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为唱将们打开事业和人生的第二春,但其实许多唱将在踏上这个舞台前,本身就已经是民间叱咤风云的人物。从小就跟着父母的歌舞剧团‘跑江湖’的王声文,耳濡目染下也对唱歌、表演产生浓厚的兴趣,加上身边猛人如云,学唱歌根本就是信手拈来那么简单,10岁就已经上台跟妈妈在台上演话剧。直到14、15岁,他就开始参加歌唱比赛。

“那一次的比赛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比赛,根本不懂台风为何物,我只是手夹在腋下,一直好像车子的雨刷那样上下摆动、不然就是胸前滑过去,这个搞笑的模样被身边朋友笑到今时今日!”王声文笑言当时征战过不少舞台,虽说不是常常拿奖,有次凭《酒国英雄》拿到亚军,他已经开心到睡不着:“那时候年纪还小,也不懂自己想做什么,19岁到吉隆坡念书,念不成又回去关丹,后来就在面包店、鸡饭店打工,直到找到了一份酒廊歌厅驻唱的工作,就这样展开唱歌生涯。”

2次意外死里逃生

王声文谓,当时有跟着组合去表演,也有唱过现场乐队,到处巡回演出,之后也再回到关丹歌舞团帮忙姐姐做了一段时间。参加《明星赛》的时候,众所周知王声文曾经历过车祸,导致脸上留疤、声音也几乎‘回不来’,他重提那次的事故:“25岁那年发生的那场车祸,影响到声带,要再唱歌是很困难的事了,导致必须离开乐队,好不容易声音再回来了,在30岁那年又在发生一次意外,庆幸有把小命都捡回来,经历了两次生死关头,真的心生恐惧,觉得陆地上的东西都很危险,所以知道有在游轮工作机会,我就上船了。”
王声文说,那段时期是他‘最潦倒的时期’:“是我人生中最穷的时候,想要多赚点钱,本来上游轮只是业余帮忙客串唱一下,没想到反应不错,老板也开条件让我继续待下去,我那时候想要赚钱啊,在船上包吃包住,我又没有晕船、觉得船上很苦闷那种想法,还觉得没有太多娱乐的话,可以省下不少钱,立马就点头答应啦。”

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王声文坚持常年在外驻唱,最大的心愿是让事业更稳定,全家人不再分隔两地。

游轮驻唱远程恋爱

没想到,这样一登船,就从30岁唱到36岁,直到跟当时还是女友的太太结婚,他才终于‘浪子回头’,而那段时间他一直上船、下船,讲到这里,他特别感激太太:“太太怀孕以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直到第8个月,我下船陪伴她到生产为止,然后我又再上船,直到女儿一岁时,我才再下船,然后又回到船上工作。”

他感触道,当时的网络没有现今这么发达,要在船上打电话、视讯通话的费用都很贵,但他都坚持每个星期打回来跟家人联系:“我偶尔下船回到家,女儿2、3岁,都认不出这个很少回家的爸爸,一看见我就放声大哭,有次还要我回家之前,先打个视讯通话回家,让女儿认出爸爸了,才敢下车跟孩子见面,还蛮遗憾错过了她的成长过程。”而真正令他要‘下船’的原因,就是老父亲的健康:“那年我爸爸病的很严重,我很想回去好好照顾他老人家,然后我侄女又帮我找到吉隆坡驻唱的工作,在船上有时间表,不能说随意要上船就上船、下船就下船,但是在陆地上,怎样都比较自由,我考量到这些原因,就决定回来了。”

家人是王声文歌唱事业上最大后盾。

王声文10岁就与妈妈在台上演话剧。

与太太儿女分隔两地23年

王声文直言,唱歌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讨生活的技能,来到吉隆坡的酒廊上班后,又尝试了更多不同的东西:“有次学院要做派对,要找人做模仿秀,我就即场来了一个模仿徐小凤的表演,没想到反应很好,开拓了反串表演这条路,然后也有主持婚宴、收工宴等,也认识到很多人,很快适应这种生活。”

从游轮到吉隆坡工作,王声文长期都跟太太、孩子分离,他笑言:“我和太太拍拖、结婚到现在女儿14岁,23年来都是远距离恋爱。”他爆说当年跑码头演出,在槟城唱现场演出时打电话跟太太告白,之后到柔佛、新加坡演出时,也是每个月拿两天假期,抓紧时间见上一面:“我们拍拖那个年代啊,没有视讯通话、没有网络,所以每天都打电话,我那时候买了很多电话储值卡,还砌了一个拼图拿来作纪念。”正因为难得,王声文更加珍惜与太太、孩子相聚的时光。

幽默的他还搞笑说,他与太太一直都很恩爱,当前世情人出世后也开始变了:“以前通电话,都是说情话,但是孩子出世后,我们每天会讨论要买什么给孩子,有时候出门逛街,手上拿的全都是买给孩子的东西。”而今,他们的女儿已经14岁、小儿子7岁:“儿子其实很粘我,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给我,可是讲来讲去只有三句,都是问我早餐、午餐和晚餐吃什么,哈哈!”
问到现时分隔两地,有没有想过要把家人接过来吉隆坡一起生活,王声文坦言,因为疫情关系,确实真的有过这样的念头,也有跟太太商量过:“毕竟她在关丹生活这么多年,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来到吉隆坡未必适应,而她也想照顾老人家,我都希望自己收入和事业更加稳定,这样这个愿望就可以很快达成。”

从中学时期王声文已登上不少歌唱舞台征战,演唱经验非常丰富。

初赛紧张到手心飙汗

推荐

而讲到参加《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他直言一直以来都有留意这个比赛:“当时我才30多岁,朋友已经怂恿我去参加,我说门槛是45岁,如果9年后这个比赛还在,我就去参加!”结果,这个比赛这么多年来都‘屹立不倒’,王声文没有食言,在2019年终于踏上这个舞台:“另一个参加的原因,主要是想看看自己由15岁唱到45岁,是不是在这个比赛能拿一张成绩单?顺便也去见识一下Astro的总部是怎样的,开开眼界。”

他爆说,上台对他而言是‘易过食生菜’的事情,但是初赛要在‘虎度门’时竟紧张到手心狂飙汗:“坦白说,在舞台上唱了这么多年都已经麻木,结果被评审老师说我唱歌没有感情,我慢慢去改进,这个比赛令我找回唱歌的初心。”

去到总决赛当晚,王声文最激动的是,全家人组成‘王家军团’上到云顶为他应援:“比赛后,姐姐说我做了一件全家人都没做过的事,就是王家一家人去旅行,这次全部人都上来支持我,我太太和孩子也赶上来看我比赛,觉得无比光荣!”之后他加入经典俱乐部,多了参与节目,新年倒数活动这些演出经验,令他的歌唱事业再添里程碑。

而2020年再度回归经典舞台,王声文称可以与历届唱将同台,是完全不同的经验:“这次不再是素人比拼,而是经验丰富的唱将对垒,比赛规格也跟之前不同,2019年没完成的事情,我在这次都成功达标,是一场没有遗憾的比赛!”问到现时他最想尝试什么,王声文则表示对舞台剧、话剧和旅游节目有很大兴趣:“活到老学到老是这个比赛的宗旨,我也希望藉着这个机会,让生命再次精彩!”

报导:余卉

特别安排:Astro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
■详尽内容:第717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