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特派追踪MH370! 张傲斌 菜鸟顶硬上

特派追踪MH370! 张傲斌 菜鸟顶硬上

疫情底下阴霾笼罩,但是期间仍发生许多趣闻暖事,经历了318行管令,大部分的行业被迫按‘Pause’,大家无一不体会到三千丝烦恼,站在前线的新闻工作者,依然坚守岗位为大家报导最新消息,八度空间新闻主播张傲斌顶着蓄了几个月的头毛做新闻播报,意外引发网民热话,还被封为‘新闻界黄百鸣’,理发过后神清气爽的他还被引为‘发型真的很重要’的教材,十分搞笑!对于这个小插曲,张傲斌本人笑言虽然‘不可思议’,不过也开心能在疫情期间带给大家一个小欢乐,但原来他本身对于发型都有‘偏执’的在乎,直呼:“绝对不能超过2个礼拜没剪头发!”


3岁的可爱模样。


幼儿园入学照。


台湾大学毕业后,张傲斌满腹理想朝新闻主播台进发。

顶黄百鸣发型报新闻引热议

因为发型话题成为网民热话,张傲斌闻言就大笑:“我每次都是在奇怪的点上被注意到。”原来之前他在采访前财政部长林冠英,恰巧访问后班表恰好安排在幕后,结果无端端网传他‘被消失’,搞到他啼笑皆非:“大家以为我的访问太尖锐,所以被消失,还有网民发起‘张傲斌我挺你’的活动,最后还得出动到双方出来作澄清,好大件事呀!”

至于发型事件,张傲斌谓直到现在还是会被身边朋友取笑,他笑言:“当时理发院没开,我们也没办法剪头发,但是新闻还是要做,我已经想好千万种方法去Set头发,可是头发太厚、太长,怎样弄都是一坨坨的……的确很像网民说的黄百鸣那样,整个人呆呆的。”硬着‘头毛’上场的张傲斌,万万没想到会成为网民热话,隔天一早起来,手机就被灌爆,莫名一夜爆红,他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可是,原来发型真的是他的人生中最看重的其中一点:“从中学开始,发型真的很重要这件事已经深植在我人生原则上,每两个星期,都会去剪头发,虽然身边人觉得我剪得很频密,但这是我的坚持啦!现在需要每天出现镜头前,这一环更加重要啦!”


去年318行管令时期,张傲斌顶着这头长发报新闻,被封为‘新闻界黄百鸣’。

菜鸟记者扛跨国重任

张傲斌谓从没想过有天自己会坐在播报台上:“以前都觉得新闻主播好神,语音标准、讨论国家大事,是智慧、专业的代表,但却没想过自己会投身媒体工作行业。”十多岁的时候,在书局清货书堆里发现一本硬皮书,是一名西班牙记者写的《The Silent Cry:One Woman’s Diary of a Journey to Afghanistan》,里头提到阿富汗塔利班时代女性遭遇的痛苦和压迫,令他感受很深:“因为我从小对人文、历史类的课题都比较感兴趣,这本书立马让我对国际课题燃起了一股热血,加上十多岁又有愤青的因子,于是决定投身新闻业,想把大家看不见、忽视的课题带出来!”

中学毕业后,张傲斌到了槟城韩江学院修读广播新闻系,之后再拿双联课程到台湾进修学士学位,从传统的纸本写作、新闻广播、电视新闻都有涉猎,而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八度空间当记者。回想当记者的菜鸟事,张傲斌谓碰上一些大新闻,一般都会有前辈带着,碰钉的几率比较低,可是2014年MH370失联事件,当时据闻在澳洲海岸发现飞机残骸,要立马调配人手飞过去采访,本来要去中国采访的张傲斌,中午接到公司消息通知,立马飙回家收拾行李、在很仓促的情况下出发:“那时候我还很‘新’呀,突然被交付这么重要的任务,不忐忑才怪!”

犹记得当时的情况,同班机飞去澳洲的,大部分都是同行,气氛非常凝重:“当时大家都在竞争独家新闻、新闻快讯,然后又要汇报总部,抵达澳洲前还要做很多功课,而且这个课题是国际焦点,新闻内容涉及航空技术、搜寻技术、飞机运作,我本身对这些专有名词的用法也不熟悉,在飞机上几乎是拼了命去恶补,争取时间吸收资讯。”


2014年,刚入行当记者的张傲斌,被派到澳洲追踪MH370失联事件。


现场播报台湾总统大选。

直播新闻遇醉汉滋扰

为了采访这个新闻,张傲斌在澳洲待了足足三个星期,除了在短时间内‘快速成长’之外,采访工作中“没有最经典,只有更经典”的道理是万年不变的定律,张傲斌爆说,采访过程中还曾发生过一件很凸槌的趣事:“有一次的现场连线播报,是在军营外面采访,8点直播,我们7点45分准备就绪,但是不远处有个醉汉一直在闹事,一直想要赶我们走,但是倒数剩下几秒,我一直播报,他继续叫嚣大骂,我要专注新闻上,也一直偷瞄他会不会过来攻击我,在心惊胆战下完成直播连线,真的压力山大!”

张傲斌说,外界很多人还是会认为,主播就是坐在播报台上‘叙述’新闻,殊不知要经历多少关卡,才能‘坐’在这个岗位上:“当记者、幕后工作人员是基础班,即便没有出外采访,也要当助理制作人,翻译稿件、改写新闻,也要帮忙剪稿、做旁白、剪接……”所有的学习都是磨练,也是日后继续在新闻线冲锋陷阵的“弹药”。


张傲斌在工作时非常认真投入,私下却是开朗健谈的人。

第一次登主播台出状况

推荐

在2017年第一次以新闻主播身份亮相荧光幕,立马又有突发事件发生了:“我还记得是那天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因为遇上技术问题,稿件无法顺序播放、画面也来不及准备,我从耳机听到导播传来的‘坏消息’,呆了一秒,立马要强装镇定,把错乱的次序重新梳理。”他说第一天播报遇到这种情况,心情难免受到影响,可是做久了就悟出一个道理:“今天不发生,始终有一天会发生,就把这些当磨练!”

张傲斌直认,从做记者开始,已朝着当主播的方向前进,也因为采访经验的累积、临场反应的处理能力,让制作人慢慢看见他的表现,才擢升他上主播台:“确实是美梦成真!”但这并不代表就是上了‘神台’,即便现在当了新闻主播4年,张傲斌说每一次上场,还是会感到紧张:“观众看见的一个小时的新闻播报,背后是我们的团队通宵熬夜、高压和紧迫下的努力和汗水,主播肩负着传达信息的责任,呈现不好、播报做的不好,真的对不起江东父老呀!”

张傲斌私下也是一个戏迷,因为工作关系,也对关于新闻、采访主题的喜剧特别感兴趣,例如美剧《TheNewsroom》、港剧《导火新闻线》、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透过剧情,可以让我们以多角度去看待一个新闻、一个事件,也突破平时站在及岗位的盲点。”很多都认为网络时代逐渐取代纸媒、传统新闻,但张傲斌认为,无论是传统媒体或新媒体,要拿捏好快和准的准则:“一个言论传开了,会影响无数人的生活,最重要是要建立信誉、信赖,否则多快也没有意义。”而他却很希望播报新闻的呈现上更‘多变’:“如果可以跟观众互动多一点点、利用AR技术让整个摄影棚更活泼,观众在视觉上有冲击、主播也会有新挑战,感觉更吸引眼球。”


张傲斌是个爱阅读的人,对人文、古迹有着浓厚兴趣,身处古建筑就会非常投入至忘我的境界。

私下爱耍废怕冷场

新闻主播在外界眼中都是认真、严肃的人,张傲斌直喊:“我绝对不是!”他还形容自己:“很三八、嘴巴很贱、毒舌,是孤独终老的款……”他继续说:“我上班的时候是鬼见愁,很多人说我好像顶着乌云一样,下班的我绝对是一个超爱耍废的人,而且我超怕Deadair,无论熟或不熟的人,我都会拼命找话题,好的方面想是健谈,但其实是我很怕空气突然安静。”可是他也自认自己性格难搞:“我觉得那件事有理,就会据理力争,因为要证明自己有多对,可是我内心并不是这么咄咄逼人啦,如果相处久了,会发现我像老酒,越久越醇越香,哈哈!”

除了喜欢看书、看戏,张傲斌说只要给他一本书,就可以‘沉醉’在书的世界好几天,因为热爱人文、古迹,他就算去旅行也很少踩网红打卡点,反而会去参观古庙、古建筑、博物馆:“我一看这类事物,就会进入一个忘我的空间,朋友都笑我在跟古建筑物神交。”而他亦希望除了主播身份,有机会也能参与人文、行脚类的节目,除了开拓视野,也能带动到人文学习的风气。

专访:余卉 图片提供:张傲斌

■详尽内容:第714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4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