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林永发 上台一次爽半年

林永发 上台一次爽半年

《Astro经典名曲大赛2018》冠军林永发从小对歌唱这件事就无法切割,即使现实因素迫使他无法全心全意去追梦,可是他参加过不少大型歌唱比赛,从屡败屡战中慢慢前进,而当中经历过事业低潮,父亲过世前对他说过:“叫阿发的人不会不成功的!” 令他醒悟他人生的舞台肯定是唱歌,所以直到45岁那一年踏上经典舞台,成功撼下所有对手摘下冠军那一刻,他到现在说起都安耐不住那份激动。经典冠军这个身份,令他开启事业第二春,而他无论多累都不会喊苦:“因为我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呀!”

林永发等了好些年,终于如愿踏上《Astro经典名曲大赛2018》舞台,还拿下冠军。

来自霹雳峇眼拿督小镇的林永发,在妈妈的启蒙下,从小就听着白光、周璇的时代曲长大,而且很爱跟着妈妈哼哼唱唱,在小学就开始参加歌唱比赛、康乐活动:“就因为爱表演,学校和小镇里有什么舞台剧、主持、联欢活动,都会让我上台,而我也很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感觉。”

毕竟生长在讨生活的年代,林永发成年后到吉隆坡念艺术学院、工作,偶尔还会参加歌唱比赛个过过瘾:“我去参加过TV3举办的《Sinaran Passport Kegemilangan》,还晋级到第二圈,可是评审要我用国语讲笑话,我的表现不好,就这样被踢出去了。”可是那一场比赛,却让他因为同区的长辈关系之下,认识了谢婉婷,两人还一起去学唱歌、参加比赛。谢婉婷在1997年参加《Astro新秀大赛》拿了亚军正式出道,而他当时也有参加海选,不过就被刷了下来:“而且那时候要开始工作、养家,偶尔业余去参加一些歌唱比赛,比赛到很夜,隔天还要工作,慢慢就越来越少。”

林永发说自己把每一次的比赛都当最后一次去唱,并勇于尝试不同舞台造型。

批评打击不敢上台

而结婚之后,林永发就告诉自己要收下这个“玩心”:“我太太的人比较踏实,不太赞同我一直去参加歌唱比赛,也不想让人家觉得我一直在发明星梦,那时候也快26、27岁,参加新秀也不符合资格了。”而打击他最大的,是当时的一些“既定标准”:“大家都觉得男神应该唱张学友、刘德华的歌,但我却一直选梅艳芳、林忆莲,徐小凤的歌来唱,我觉得选唱女声是为了挑战女歌男唱,接受评审却觉得我声音怪怪的、沙哑、不适合……” 他坦承这些评语对他打击很大,连婚宴有亲戚朋友拱他上台唱两句都不敢了。

林永发说,那段日子压抑着唱歌这件事,连电视上的歌唱比赛、选秀都刻意回避:“因为我一直觉得,我是应该站在台上唱,而不是站在这里看啊!可是孩子也出世了,我不能再因为唱歌而分心了。”这段日子说起来三言两语,可是林永发说要真正苦的在于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终于明白人家说那种上台一次爽半年的快感,对于爱唱歌的人来说,不能唱歌真的比死更难受呀!”

家人的支持令林永发最感动。

父亲一句话延续明星梦

在40岁那年,林永发刚好遇上事业上的低潮,觉得郁郁不得志,那时候他回乡探望生病的父亲,父亲竟对他无缘无故对他说:“叫阿发的人很少不成功的!”他当时觉得父亲在胡言乱语:“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很老土,没想到父亲跟我说这样的话。”之后父亲脑中风、昏迷后过世,林永发却突然去思考老爸说的这一番话,似乎在给他信心,不想他再消沉下去:“我不该这样浑浑噩噩,是时候要振作了,当时一直在想自己可以往哪一方面发展,猛然想到我最自信那一刻就是站在台上唱歌!”于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被说发明星梦也不理,好好去唱就对了!

2016年,《欢喜来卡拉》去到他住的地区举办选拔赛,只懂两首福建歌的他胆粗粗去参加,还成功晋级到30强,他还记得评审陈薇芝很喜欢他的风格,可是小凤凤却说他有点怪,当时晋级后,也跟着黄一飞学了几堂课:“他当时是导师,我自认声音不够好,我问他为什么我会被选上,飞哥却说我是有特色的,只是要努力一点!”而他最终被刷了下来,但他也没有气馁,因为信心终于回来了,也以《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为目标,积极去参加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拿经验。

他直认不讳说:“其实在外头比赛,也没有拿到什么名次,最多也只是拿到优秀奖,冠亚季军永远没我份,可是我没有被打击到,因为我的方向、目标很明确,唱歌不是为了什么,而是要把我的个人特质发挥出来,即便我没有拿奖,可是每次上台表演时,现场观众都很开心、说我唱得好,这些掌声给予我很大的信心。”

林永发在2016年参加《欢喜来卡拉》比赛解瘾。

瞒着老婆孩子去比赛

直到45岁符合资格参加经典,林永发已经是豁出去了,当时他还兼职开Grab Car,每场比赛录影前还去开工,边听歌练习边背歌词,连老婆孩子都被他蒙在鼓里,就连电视上播到第三、第四集,家人都完全不知道:“因为我家里没有装Astro,后来老婆从邻居口中知道我参加比赛,成绩还很不错时才恍然大悟,她没有碎碎念我,没有反对就是支持啦!”

林永发最终不负众望打败所有选手,以黑马姿态夺冠,而他喜悦的神情,至今都仍然刻在每一个在场的脑海里:“我最感动的是,老婆、妈妈都来到总决赛支持我,我不想让她们失望,把每一次的比赛都当最后一次去唱,而且我毫无策略可言,每次都是豁出去,也许就是我这种不求输赢的心态,让我交出最好的表现吧!”他还说,当时开Grab Car的同行都说大跌眼镜,可是还是替他感到开心,有一些还到决赛现场支持他呢。

林永发从小就对唱歌及表演兴致勃勃。

战战兢兢接商演压力大

推荐

从一个素人成为冠军歌手,还有经纪公司、拍广告,林永发说这段旅程实在太神奇,他爆说刚开始接到商演上台前还会发抖:“因为我没有心理准备要当歌手,比赛是为自己而做,可是表演是拿钱工作,绝不能马虎呀,所以紧张得半死。”而他唯一想到的是要不断充实自己,才能对得起经典冠军这个头衔。

讲到现在的生活,林永发参赛后得到的工作机会,确实令生活得到大大的改善,而平面设计的工作仍然在进行中:“以前收入很不稳定,现在就宽裕许多了,也可以过比较有品质的享受。”不过,这次疫情令工作锐减,林永发也去做海产运送服务,在圈内收割好人缘的他,生意自然不会差,而且还一直跟买货的粉丝合照,十分逗趣。

林永发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发个人专辑:“很多人说我可以自己出,可是经济条件不太允许我这样丢一大笔钱出来,也有很多商业上的顾虑,我就暂时不做,希望将来有唱片公司可以相中我发(专辑)吧,也想专辑里多唱原创歌曲,推动大马创作!”

报导:余卉

特别安排:Astro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详尽内容:第713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4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