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摄影机冒烟淡定播报 王菁忆 临场应变满分

摄影机冒烟淡定播报 王菁忆 临场应变满分

八度空间新闻主播王菁忆一向予观众知性、温婉的形象,入行快满15年的她,讲到新闻从业员这份工作时,仍然眼里发光说:“到现在依然很热爱!”殊不知,王菁忆其实是机械工程系毕业,所学的压根儿跟新闻无关,但她本着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竟走去应征新闻记者一职,凭本身具备的条件和努力,1年不到就成功踏上主播台,开创绚烂的新闻人生!

别被王菁忆内向、腼腆的外表所骗倒,她从小就是活跃于课外活动,幼儿园时已经可以在毕业典礼上代表全体毕业生致国语毕业词、中学时就当女童军队长,但她坦承对于‘未来’一直没有方向,毕业后就进入国立大学修读机械工程系:“我比较憧憬的是在大学里会遇到什么,因为很想尽量享受那种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


王菁忆外表看似文静内向,实则自小在校是个活跃分子。

上到大学的王菁忆,也活跃与轻舞飞扬舞蹈组织,经常有街头舞蹈表演和演出,后来她还去参加主打体育项目类的青年之友(Rakan Muda),在那里认识了很多友族同胞,也进而再被选上当东南亚运动会(SEAGames)的韵律操副教练,带领几千个中学生一起练习、表演:“在大学时有到过一家工厂实习,我发现自己其实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生活,也渐渐认清了自己未来的方向,有新挑战、向往未知的变数反而是我期待的。”


小学时台上致词、中学参加女童军、大学学习舞蹈等,各项活动都难不倒她。

三语面试是最大挑战

大学毕业后的她,很顺理成章也跟着大家发履历求职,她当时自问:“到底我不是要当一个工程师?”她撒网式的到处投履历,饮食业也有、出版社的也有:“我很想知道每个行业的操作是怎样的,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到那里。”而有一天她看到电视新闻,触动了想知道‘新闻到底是怎样产生?’的念头:“记得同学和朋友都说过我,我的声音、呈现Project时的肢体语言,都很像一个主播,瞬间弹起了这个想法,但是我没有大众传播的底子,所以也把履历发去出版社,希望能增强语文能力,说不定也是一个踏脚石,其实我就对电视上操作感到兴趣,若可以当剧组、制作组都行,反正都是没Try过!”

当时王菁忆看到国营电视台(RTM)招募新闻记者,她也胆粗粗去面试:“到达了场地,整个会场里面都是大众传播的毕业生,我完全格格不入,加上我对新闻的知识是零,感觉对手如云啊!”她犹记得那时候要过好几个关卡,第一关要先测试声线和表达能力,拿到‘青卡’才去下一关考翻译,最终关卡则是要面对三大种族组成的面试官团:“那一关最挑战,因为要用三语去回答同一道问题,他们还要考验我临场反应,就要我做现场连线,我就把A4纸卷成麦克风,然后就在那边‘现场’播报土崩意外的实况。”

之后,她也到新加坡面试工程师的工作,对方也马上录取她,就在她准备要出门签合约的那一天,她收到了RTM的电话:“这通电话跟我面试才相差一个星期,那时候真的很挣扎,工程师的工作好不容易拿到了,但是做新闻肯定很多挑战、多变,我不趁年轻时去尝试的话,错过的话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2008年被派到槟城负责播报大选成绩。

独自报道大选成绩

回想采访期间的菜鸟事,王菁忆直说只能边做边学:“一进去电视台,大家都有自己的职务在身,没有时间一步一步教你,你只能自己去摸索、学习,我对新闻的认知是零的,所以每天会复印新闻稿念读、做功课,一看到身边有人在剪接,立马冲去看,要像海绵一样不断去吸收。”

过程中,当然少不了被骂到狗血临头的时候:“其实我是感恩有人愿意骂我、纠正我,如果任由我自生自灭,我永远也学不到东西。幸好这些前辈肯教,我又是偏固执的人,既然我说好要在这里闯,就要证明给爸妈看,我是可以的。”那时候,王菁忆还追踪了几个独家报导,即使是踩钢线、地雷都不怕:“或许就因为我是一张白纸,所以没有约束、没有框框,没有什么应该还是不应该的,那时候正义感爆棚,一直很想揭发黑心事件、调查,排除万难都想拿到答案,很有女童军野外求生的精神!”

也因为这股热血、热诚,王菁忆当了新闻记者一年多,就被擢升上主播台,凭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磨练,在2008全国大选被派到槟城负责大选成绩,她一个人可以跑完候选人活动、写稿、剪接、用5分钟化妆做发型,然后8点整以最完美的状态坐在主播台上,跟吉隆坡的总社一起联播新闻。
不到3个月,王菁忆就被八度空间挖角了:“当时我也是陷入天人交战的状态,因为我认为自己经验不足,没有信心去新的岗位,可是对方说服我,认为我还没定型,伸缩性比较大。”


2018全国大选成绩播报。

期待挑战极限运动

推荐

采访和坐在主播台上的这段新闻生涯,不知不觉就已经十多年,王菁忆笑言,新闻主播在播报台上正经八百,但其实背后面临着许多未知的变数,也发生不少搞笑事:“我记得第二天在八度空间播新闻,眼前的摄影机就突然冒白烟,电视的画面瞬间黑屏,我立马转去第二台摄影机,可是没有了读稿机,我就只能靠自己手上的新闻纸播报,这种突发事件,都相当考验我们够不够淡定。”

她说,做新闻要秉持着中立、公正的立场,但有时候遇上一些很揪心的内容时,也只能压抑住那种伤感的情绪:“有一次播报台湾大水灾的新闻,看到一只猫猫被困在洞穴里面,我一下子入神,差点就掉泪了,可是播报要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只能眼眶红红继续做下去。”

回顾自己十多年的新闻生涯,问到王菁忆有后悔当初放弃工程师来当主播吗?她立马回答:“当然不会后悔,我一个念头就入行,种种的机遇发生的刚刚好,也是我人生的转捩点。”她强调:“直到今天,我还是很热爱这份工作。”

虽然外表内向,但是从王菁忆的‘经历’都看得出,她绝对是个极具冒险精神的女生,除了新闻主播这个岗位,也希望有机会尝试主持美食、冒险类的节目:“我很愿意挑战极限运动项目,有次拍节目要被罚吃虫子,即使我不是输的一方,但我还是因为好奇,自告奋勇去帮人家吃!”不过,她最想做到的是以主播的身份回馈社会,在能力范围内带给大家正面的影响力。

专访:余卉

图片提供:八度空间、受访者

■详尽内容:第716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30
高兴
12
喜欢
9
一般
5
无聊
1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