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封面人物|何超仪 缤纷人生

封面人物|何超仪 缤纷人生

出生名门的何超仪,从来都没有依靠著显赫的身世在娱乐圈和商界上打滚,反而用一部部佳作和奖项打破外界对她的实力质疑。入行的这30年来,她坚持着自己对于艺术、创作和时尚的极致追求,在影、视、歌和商这4个领域上闯出了属于自己的色彩。

7 月初何超仪与丈夫陈子聪出席了第 5 届马来西亚国际电影节(MIFFest)的开幕礼,为旗下 852 电影公司监制、何超仪主演的电影《Edge of The World》宣传造势。尔后便又赶往美国纽约,参与了第21 届纽约亚洲电影节。在如此紧密的行程当中,《风采》杂志却有幸在她下榻的酒店咖啡厅里做了一个开心欢乐的访谈。

一身黑皮褛的何超仪出现在咖啡厅门口时,很是抢眼!烟熏妆、蛋卷头短发烫,满身皆是浓浓的摇滚魂,她却很有礼貌地解释:“不好意思,今天本想穿七彩的颜色,但是家里有事,所以必须穿黑。”

在得知小记的误会后,她笑着说:“其实我本身就很喜欢穿黑皮褛,因为我怕冷,而黑又很容易衬衣服,里面穿件红色连身裙就很好看。”这就是何超仪独特的时尚追求,从来就不理会别人的眼光,只忠于爱自己所爱!

红色 我的事业色彩

浓浓的摇滚魂,烟熏妆,大家又会刻板地将黑色与其相关的人事物连接起来。这次难得与何超仪面对面聊,我们大胆地用色彩串联访谈,探入她内心的另一面。

聊起颜色,何超仪很快地答:“红色最能代表我的事业,因为它像是学校里的成绩单,有一点点的不及格。”听完这句话,大家都笑起来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何超仪18岁签约唱片公司以歌手身份出道,却因为有一次在活动上演唱走音,被经纪公司要求她不准在现场真唱。这让她感到不愤,随后找了一位隐世高人当导师。虽然她一直都没有进入主流,但是在踏入独立音乐界后,却玩出了她独特的风格,也圈了一群追随她理念的粉丝。

“是的,开始时我的歌唱成绩单的确是红色的,但是现在已经不再红色一片了。”说起歌唱,何超仪依旧眼底发光,因为这是她人生当中最爱的角色。

“唱歌虽然仍需要与团队、舞蹈员、音乐老师们配合,但是我仍然可以自由发挥歌唱时的方法。但是演戏就得要迁就很多人和事物,就连坐一张椅子,也不能说这样坐比较舒服就这样坐,因为还得顾上机位和角度。”

从这短短的几句话就能听出何超仪是一位崇尚自由的女生,不喜欢受到他人的约束。这也是为何在这些年来,不同的各种报导中都会说:“何超仪是赌王最叛逆的女儿”。说她叛逆,倒不如说她活出了自己。

在众人皆告诉她:你没有唱歌的天赋之际,她找了老师学唱歌,而且这30年来都不间断地回到老师身边练习。

“现在我唱歌不再像以前般不及格了。”她甚至在专访中透露,来临9月17日及18日会在香港办一场名为《The Flashback Now Party》。“我们把它称为派对,是因为香港受到防控措施管制了那么久,大家都有了 Lockdown Fat(防控措施管制肥),是应该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做些运动去掉身上的肥油和负能量。”

这场演唱会以她最爱的迪士哥风为主,会场除了舞台,就连观众席也会挂上迪士哥球,把整个会场转为大型的迪士哥舞厅,所以才会被称为是一场派对。这场派对除了有观众,她也会邀来很有音乐态度,且实力派的好朋友助阵,带来一首首八十年代的怀旧经典。

何超仪当初在经历歌唱事业不顺遂的早年,巧妙的是电影圈却向她招了手。1995年,凭着陈勋奇的爱情电影《没有老公的日子》而进入了电影圈。1999年更凭《紫雨风暴》入围第36届台北金马奖最佳女配角;2003年在《豪情》中饰演的风情万种的口技女王赵啷啷,夺得了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2004年主演同性恋电影《蝴蝶》,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并获提名角遂‘国际影评人协会奖’及‘人道精神奖’。2010年,她凭电影《维多利亚壹号》在第43届西班牙锡切斯国际电影节获得‘最佳女主角’;2014年1月参演了无线电视的《再战明天》剧集,更获颁万千星辉颁奖典礼‘最佳女配角’殊荣。2017年,她凭新加坡电影《无限春光27》在第一届马来西亚国际电影人年展暨颁奖典礼中拿下了‘最佳女配角’奖。2018年 10 月,她更获邀担任第 51 届西班牙锡切斯奇幻电影节评审,更获颁 ‘Time Machine’大奖,以表扬她多年来对奇幻电影的贡献。而刚刚的7 月中旬,她便到了美国纽约参与第21届纽约亚洲电影节,主要原因是她被邀作为本届焦点电影人,同时也藉此向她致敬,表扬她对艺术另类电影的坚持。所以该电影节将会一连三天会放映她与丈夫陈子聪所属852电影公司的三部作品:《维多利亚壹号》、《全力扣杀》和最新的音乐纪录片《寻找极致的喜悦:火与冰》。

从这些种种的成绩看来,不管她是不是更爱唱歌,演戏这个部分,确实让她交出了一张更漂亮的成绩单来。

最爱七彩   调配自己的缤纷人生

若是事业是红色调,那自己最爱的色系呢?

“七彩吧。”或许是的,这样才是她,为自己的人生,也不让自己既定属于哪个色系。

 “如果我能够全心全意地只做一名演员的话,那么这张成绩单也能算是及格了。但是我的身份较为特殊,是一名电影公司老板,在许多电影当中我又是一名监制,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单纯地顾好自己喜欢的那部份。”从一名演员升级为一名电影公司老板,当中的契机只是因为‘骨气’二字。

事因未婚前,热爱运动她都会用父亲何鸿燊的会员卡到香港一家俱乐部去游泳运动,怎知当俱乐部知道她结婚后,便再也不让她进入俱乐部内了。“他们给的理由是我没有固定的月薪收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破产。”她说,当时父亲也特意出面去帮她争取。“父亲甚至说会让我用钱买会员藉,但是对方还是不肯,更说我给不起这笔钱。听了真的很生气!都长那么大了,却让人看不起。结果,生气起来就开了852电影公司。”

852 电影公司成立于 2007 年,2010年出品第一部由彭浩翔执导的《维多利亚壹号》。而这部电影不但让何超仪拿下了第43届西班牙锡切斯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奖,同时更奠定了852电影公司出品和监制的电影路线,像是之后的《豪情 3D》、《全力扣杀》、《复仇者之死》、John Cameron Mitchell 的《How to Talk to Girls at Parties》、《Edge of The World》、《Habit》、《死屍死時四十四》等,都是充满了艺术性、黑色幽默、奇幻和独立的电影品种。

这也是为何纽约亚洲电影节邀请她出席的主要原因。“他们觉得我能一直坚持的拍这些另类艺术电影是非常难得的事,所以算是给我的一个鼓励。”

刚刚替何超仪感到骄傲之际,她却转个弯说出这番让大家啼笑皆非的话。“我现在大多数出演的电影都是自己公司出品的,而我这种处于尴尬年龄层的女演员,已经没有办法去演商业电影了,唯有出品这样的电影品种,我才有机会演啊!”

她也笑称,当初会答应监制《Edge of The World》除了是好莱坞的纪理人极力推荐外,更重要的是他们答应了给她演天地会女头子‘Madame Lim’这个角色。“这是我少有的古装打扮,只因为很多香港电影都把我的形象定了型,没有了对演员的无限想象力。”

《Edge of The World》这部电影乃是由曾替不少天王天后如麦当娜拍摄MV的Michael Haussman执导,故事以19 世纪英国著名探险家 James Brooke 的事迹为蓝本,讲述他带领马来西亚原住民脱离蛮夷,走出英国殖民统治,进入文明之路的电影。何超仪表示,当初看到剧本时就觉得很有意义,因为那是一个向欧美国家,甚至是全世界展示亚洲文化的一个好机会。“这就像是我们想去了解外国文化一样,我们也应该支持和给机会外国人来了解我们。”这部电影全程在砂拉越拍摄,除了有好莱坞演员外,还有印尼、马来西亚和中国演员。

说起在当地拍戏那段日子,何超仪最难忘的竟然是下榻酒店旁的大排档。“我在电影中的戏份大多数只是早上,所以每天拍完回酒店冲好凉,就会一大群人到大排档里吃饭。我最喜欢吃砂拉越特产的野菜Bilin,真的很好吃,哪里都找不到的。”

询及她对砂拉越的印象,她说这里是一个平静的地方,当地居民都非常友善、真诚。“当大家知道我们拍的故事是讲述当地的历史时,都是拍着胸口说‘好’就过来演。这是香港看不到的情景,因为大家开口就只会问你多少钱。”这绝对是她经营公司后,对娱乐圈和商界日积月累的经验和了解,还有对人性的通透。

“刚开始经营生意时,不时会被人欺负,吃了亏也只能安静不出声。但是当日子一久,就会发现再这样安静下去,公司只会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她承认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害羞安静的人,但是在商场打滚久了,现在的自己是一个火爆的女上司。她笑称:“我之前也说过砂拉越河有不少鳄鱼,但其实真正多‘大鳄’的是在好莱坞。”

或许你不相信,何超仪初到好莱坞报到时也曾受到当地电影人的‘白鸽眼’。“他们一直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不会听我们讲的话。当他要你做事情时,会不由分说地硬要你做给他。所以我们在每一次开会时,都会要有律师在场,以保障自己的利益。”

除了以法律来确保一切合作顺利,何超仪也在谈判中学习听懂对方的下一个行动,更会在他未说出口前抢先质问和制止。“要在好莱坞生存的电影人,就一定要比别人凶,否则他们根本就不会听我们的意见。”

对于所有电影人和演员都响往的好莱坞,何超仪坦言说感到害怕。“年轻时我也曾想过在好莱坞工作,但是当进入娱乐圈后才一点点的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适合那里的环境。”她曾经接过好莱坞电影的邀约试镜,却因为对方不由分说地要她背好刚传来的剧本,第二天在演唱会开始前就去试镜。“其实他们也没有说明会否正式录用你,或是说一定会跟你合作,就只是觉得人人都很想要演他们的戏,才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人生的种种经历,也成就今时今日的她。类似的经验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曾经被拖着档期,最后却不被录取也没有被通知的事情比比皆是,这也让她对于进军好莱坞演艺圈的心早已变得淡然,反而如今却成了这一圈子里的合作老板,有着操控自己出演他们电影的命运与机会。

推荐

淡橘色 属于何超仪的爱情色调

聊起爱情,何超仪表示应该以淡橘色或淡粉红色来做代表。何超仪与陈子聪两人已婚 19年,说实在的,早已经过了激情期,而今已进化成犹如亲人般的平稳恬淡。

2003年,何超仪与陈子聪在澳洲结婚,初期确实不被外界看好,但是经过19年的起起落落,二人的婚姻却是越来越稳固,而且从小细节就看出来。这一次来马宣传电影《Edge of The World》,陈子聪就全程扶着脚穿高跟鞋的何超仪,上下电影院的楼梯。

二人不浮夸却踏实的甜蜜状羡煞旁人,但是何超仪却说:“我和他的话题都只围绕在家中的狗狗身上了。”俩人都是爱狗只人,养了5只西施和1只北京狗,日常话题几乎都是围绕狗狗的一举手一投足。听她这么一说,不难感受到俩人的小日子,犹如那些有孩子的父母一般,话题也都会绕着孩子身上转。

“音乐老师叫我在家别说那么多话,但是我却每次都要大声喊才能盖过他的声音。”

她人眼中总是有点冷的何超仪,竟然对我们侃侃而谈她的爱情。在她眼中,陈子聪总是听到某些事情反应就特别大的人,而她只能用更高的音量去让丈夫听见她,进而看到她的关注与疼爱。

听起来好像很火爆,其实也不然。“我们俩也会为了生活上的事吵架,但大多是属于冷战。他不开心时就会坐到一边冷静一下,或是到屋外去打坐,就是不肯进屋里。”好奇问到底是谁会先开口求和时,何超仪笑说:“等到吃饭时间,他就会回屋里来了。因为他会肚子饿,要吃饭的。”大家不禁失声大笑,这就是老夫老妻平时的一些小把戏,生气却不怄气,吃饱饭也就忘了。

何超仪说,在澳洲长大的先生,一直都有着‘天下无贼’的乐观态度,可是这样的心态在经营生意的时候难免要吃大亏。“香港人都很悲观,而且很会计算。当他想要吩咐做一些事情时,大家就会推搪说不能,而我就是那个站出来,斩钉截铁地告诉大家说‘可以’,然后踢大家去进行工作的人。”

乐天派的丈夫总是轻易地就承诺他人,而她仿佛就是他的守护者–在他与同事进行会议时,站在一角静观,一旦有什么不对头,就会马上现身大喊:不可以。“他就是心软,容易相信他人,但忘了若是答应了,苦的就是我们自己。”

她自认是一个‘丝绒手套里的铁手腕’,外表看似软弱,内里却很刚强。反而是丈夫是一个懂得以柔克刚的人,往往一些难搞的合作伙伴,都被丈夫哄了回来。这样说来,两人一柔一刚的性格,不正好达到互补的作用吗?何超仪却又说:“他对外人柔和,对我却很火爆的。”

望能遇上伯乐

事业上有所成就,家庭也美满幸福,人生似乎已足矣。但是对于何超仪来说,仍觉得自己的表演事业能够更好一些。

“身为一名表演者,除了要时刻保持样子外,就是增加自己的技巧。所以我最希望经理人部门能够表现得更积极,帮我接更多类型的表演工作。”她坦言,目前的表演工作都属于自家投资的作品,所以身份总有不同,而她更期待的是做一个单纯的表演者。

她也明白过去的演出都以妓女、疯狂等性格为主,却鲜少有更为突破及特别的角色。“我就希望有伯乐能给于我更多的想像空间,像是《无限春光27》的邱金海就充满了想像力,让我有蜕变的机会。”她也鼓励所有想要进入演艺行业的人,不要局限自己,更不应该坐着等机会从天而降。因为机会除了是给有准备的人,也会先给予自己创造机会的人。

临别之际,她也为《风采》的读者带来了好消息–接下来除了忙着准备9月份的演唱会外,更准备明年第一季度开拍《全力扣杀2》。“这部电影依然会由郭子健执导和原班人马演出外,也会加入全新的元素,让观众增添更多的新鲜感。”看,说起工作,何超仪马上进入状态,笑言目前正在全力督促编剧完成剧本,希望大家能够期待这个好消息。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