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卢润江 疫下练唱功 直播见实力

卢润江 疫下练唱功 直播见实力

《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2016》季军卢润江,与杨克意、陈时达、吴国豪聚在一起时更有“四大癫王”之称,都是气氛高手。十多岁就已经靠“声音”找吃的卢润江,一直都离不开舞台,他直言做歌手是他很享受、很喜欢的工作,但30岁时却突然转跑道去做彩妆师,后来又技痒再执起麦克风,看着新人不断长江后浪推前浪,当时他在想:“我到底还能唱到几岁?” 直到经典舞台再度成为他歌唱路上转捩点。

跟卢润江做访问,会深深感受到他Happy go lucky的开朗个性,讲到自己的出道经历,他简简单单说,中学时有个老师介绍他去第五台歌唱团唱歌,他也没想太多:“有人叫当然兴奋啦,我就跟着去表演呀,然后又去唱婚宴,一个人从吉隆坡搭巴士去巴生表演,还记得唱酬只有50块,不足以拿来生活,但至少有钱呀。”

而他本来都没想过以唱歌为职业,但是又坦承:“我真的很懒的,中五毕业后我又没有什么大志,做过侍应啦、酒店Reception啦、餐馆……觉得工时很长,很辛苦,之后给我找到一份旅行社票务工作,因为有机票去旅行呀,做了一两年刚好可以转去大公司,面试了老板就叫我准备下星期上班,结果又有乐队找我去面试,我隔日就拿着行李飞去新加坡唱歌咯。”

卢润江的童年时代。

早年跑团唱歌、登台演出的日子,让卢润江挣到不少钱。

歌唱遇瓶颈跑去学化妆

卢润江形容到轻描淡写,他搞笑讲不难做抉择:“旅行社人工800,去新加坡唱歌有2400新币呀,当然不用考虑啦!”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跑团唱歌后,卢润江也有上船表演过,他谓当时有累了、瓶颈的感觉,向来对艺术有兴趣的他,竟在30岁时放下歌唱的工作,毅然到台湾学彩妆。

(不怕起步慢?)卢润江笑笑答:“一点都不会!我很喜欢画画、艺术,那时候在新加坡读了半年的彩妆课程,然后就去台湾做学徒,虽然老师很严格、人生路不熟,一切好像重头再来过,就连打粉底我都学足一年,但是那两年我见识了很多,学到的也不少,参加过《金马奖》,跟很多大明星近距离接触过,这段日子就够精彩啦!”

过了两年,卢润江再回来大马发展,朋友就叫他“唱回歌吧!” 他就彩妆师和歌手两份工作一起做:“那时候我去唱吊花场,最辉煌时期是一个晚上跑几场,真的赚到不少钱的。”问到唱吊花场会不会有种“大材小用”的感觉?卢润江竟笑答:“当然不会啦,我很随意的,只是想赚钱,虽然吊花场确实不注重唱歌,不过大家各取所需啦,我有钱赚、我享受唱歌就好!”十分豁达。

卢润江与大马歌坛前辈拿督江梦蕾及康乔交情甚笃。

经典舞台闯出名堂

但是不知不觉,就唱到迈入4字头,卢润江谓当时Astro经典比赛已在歌唱界享负盛名,但自己仍然还没放胆去参加,直到2013年他在体育馆支持黄雪云参赛,见到这个比赛无论规模、舞台、比赛都做得很精彩,心中终于燃点起那把火:“这个舞台简直就是厉害啦,那时候觉得就算进不到决赛都没关系,可以站上去就很厉害了!”

卢润江坦承:“其实唱歌这一行还是会有隐忧的,十几岁唱到几十岁,看着出来的新人只有18、19岁,长江后浪推前浪,到了一个时间点,还是会有种累了的感觉,所以也会一直思考到底我们还能去都哪里?” 而Astro这个舞台,的的确确开启了他的后青春之诗!

“以前唱吊花场、乐队,过的都是夜生活,但是Astro好像一份新工作一样,工作的环境和方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认识了很多人,很多新尝试,最重要的是拿奖后,外面也有人认识我,出门时会有人认出我,打招呼、拍照,间接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而新冠疫情影响各行各业,尤其是幕前演出工作者,卢润江坦言肯定有受到影响,行管令期间他也没耽搁下来,继续学声乐提升唱功,后来也在直播平台开播:“初时是害怕的,因为直播只是对着手机荧幕,看不到观众表情,而且实力立马见真章,走音的话都听到一清二楚,幸好我有继续学唱歌,一切准备就绪,唱歌时自然就有信心,这是我一个很大的收获。”

问到疫情下有没有影响收入,卢润江说:“讲没有是不可能啦,幸好这个直播平台帮到我,慢慢累积到粉丝,也赚到一些钱,少了收入是会不开心的,不过都是要积极做下去才会有成绩,所以现在都继续(直播)唱。”

卢润江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向横发展,他积极操练出一身肌肉及粗壮手臂。

用2个星期疯狂减肥

农历新年前,卢润江与一班经典唱将举办一个迷你演唱会,而他登场时仿佛整个人瘦了两个码,还剪了一个韩式Oppa头,状态Fit到爆灯,讲起他的“大蜕变”,卢润江就一直谦虚说:“哎呀,没有这么夸张啦!其实要在这个年纪保持身材真的不容易,加上我又很嘴馋,见到美食又忍不住!”

推荐

但是,决心真的能战胜一切,卢润江说那时候为了减肥,每天运动4小时、健身、有氧运动、游泳,清淡饮食等样样做到足:“我用了两个星期已经达标,最巅峰时期时,大家见到我都‘哗’一声呀!现在也有了少少松懈,等疫情好一些我就会再会健身院了!”

问到为何对保持身材这件事如此积极,卢润江说自己年轻时一不开心、沮丧,就会狂吃来减压,日子见功把自己给吃胖:“有天照镜子看到自己,真的吓到清醒,人生很苦短,我真的不可以再这样荒废下去,于是就‘的’起心肝,决定要无时无刻提醒自己,要好好去把身材练好!”

卢润江直言自己真的一个很容易开心、满足的人,也一直告诉自己要活在当下,及时行乐,不过最近因妈妈生病入院,令他有不一样的感悟:“因为我一个人住外面,讲到要回家探望她老人家都会讲下次啦、有机会的啦,这次她生病,因为疫情家属不能随意去探访,内心真的有内疚、不安,见得到的时候不珍惜,现在针扎在自己肉就很痛了,觉得跟妈妈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卢润江说,这几年生离死别看了特别多,现时最大期望就是妈妈赶快出院,自己能尽儿子的责任,尽量多抽空回家、多陪伴妈妈,这才是幸福。

报导:余卉

特别安排:Astro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26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