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翠如 活得精彩

黄翠如近来一剧接一剧,又当节目主持人和护肤品牌代言人,台庆夜公开放闪宣布婚讯,大家以为她过得顺风顺水,事业爱情皆得意,她却说艺人任何时候都活在起跌之间,「忙碌时会觉得很难过,因为没有自己的生活;空闲时又觉得很难过,因为会担心将来。」去年她工作甚少,於是趁空档去了三趟旅行,迷失在不同国度,她说反而能提醒自己活在当下。

世事没有理所当然
访问当天,黄翠如凌晨五时才收工,她正赶拍剧集《致所有爱过的人》,饰演一位单亲妈妈,「这角色的人生经历比我多很多,很年轻便奉子成婚,丈夫本身已有一个儿子,丈夫逝世后我要照顾两个小朋友和奶奶。不过她很坚强,视困难为人生一部分。有时我会问自己,若我本人要经历那些事,会怎样处理?我相信她会比我淡定。演戏有一个好处,就是饰不同角色,会令我多一个思考角度。」
除了拍剧,早前她跟韩国KOL Irene Kim 一起主持《走出韩妆教室》,她自嘲自己外貌老土,化妆打扮从不会太新潮。「现在发觉原来是心态问题,跟我做人一样,我很胆小的。Irene甚么都够胆试,会将很多颜色,甚至是普通人觉得很乱来的衣服放在一起。我感受到她的自信,甚么东西放在她身上,你都会觉得好看。某程度上,只要你对自己的缺点很自在便没问题,即使你在脸上涂很多颜色,明明不合衬,或者都能从中发现优点。」
对於未来工作,她说拍戏或主持都无所谓,因为对她而言都是福气。「我和Tony(洪永成)拍档的旅游节目,讲了两年,也有很多赞助商,结果一直未能成事,幕后人员忙著其他工作,我和Tony也各有想试的东西,这世界实在没有理所当然。」

面对事业高低起跌

黄翠如形容自己是个乐观的人,即使发生了坏事,她也会视之为学习经历。「艺人任何时候都在经历高位和低位,很容易患情绪病。忙碌时会觉得很难过,因为没有自己的生活;空闲时又觉得很难过,因为会担心将来;别人爱惜你的时候,你会担心自己会跌;跌的时候又不知何时才可以站起来;一直走在平路上,又担心别人忽略了自己。」看似傻大姐的她,心思却很细腻。

她一直在学习如何面对这种高低起跌,「高位时要准备低位,低位时也要好好享受。加入无线这些年来,大约每工作两年,我便会停工半年至一年,例如去年我便没有太多工作,会去思考是否自己不够好,性格是否不适合这行。自我质疑过後,便要接受自己,然後去享受生活和学习新事物。上课能让我接受自己的不足,我会学工作相关的,如演戏,又或者体能训练,因为我运动很差,健康也不好,所有人轻易做到的基本动作,我真的做不到。我也会去上一些完全不相干的兴趣班,当然还要去旅行,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有时我会觉得有低位真好,因为当你在高位不停工作时,不会奢侈地让自己任性。」

迷失游程活在当下

上年她趁空档去了三次road trip,「如果旅行之后有工作的话,旅途上还是会记挂着,但我当时真的没工作,所以容许自己放任一下。近一、两年我开始了『迷失旅游』,完全没计划,去了很多完全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有时连GPS都收不到,就像跟世界脱节。这些都令我感到很实在,因为要担心的是当下的生存,而不是虚幻的东西,例如要得到甚么事业成就。」

「最享受的部分,是没订目的地的时候。我只会订方向,例如一落机便向下走。若一次旅程是十天的话,我会花五天向下走,看自己可以走得多远、可以发现多少东西,之後绕另一条路回程。我会在临天黑时才决定当晚住在哪里,通常是车程两小时内的地方,你不会知道自己将会住在甚么地方、遇到甚么人。」
她分享旅程中的难忘经历:「有一次,有个男人驾车带领我们的车驶了两公里路,送我们去一间木屋留宿,屋外环境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之后那男人又来送了一支酒给我们,当时只是我们两个女孩子,心里也有点惊慌。到了翌日,我们一开门,发现外面有只袋鼠BB经过,原来我们正身处森林之中!每次经历都十分特别,很适合我们这行的人,每刻都不知道会发生甚么事,有时你想到最差,结果发现是好事。

平衡事业与家庭

问黄翠如会否担心旅途上的安危,她淡定地说:「我以前拍旅游节目,真正危险的国度都去过了,上年去了两次澳洲、一次新西兰,都是比较安全的地方,所以不担心。而且我深信这个世界上,好人比坏人多很多,总会有人帮你的。」她说下一个想去的目的地,是非洲。「以前拍节目去过,之後我想自己再去,例如南非北面的博茨瓦纳,那是很保育大自然和动物的国家。」
正如她所说,艺人太空闲的话未必是好事,去年休息期间,她可有感到仿徨?「我以为我会,结果没有。期间公司一直都有安排一些工作给我,却因制作问题不断延期,而我又觉得不可以浪费时间,於是便去旅行。
若我一早知道有一年空档的话,我很可能去了读书,身边朋友曾提议我读人类学或哲学,不过要等下一个一年了。」
回归工作,既忙於拍剧,又算是新婚,要平衡事业与家庭并不容易,「我们一直支持对方工作,婚前婚后没有很大分别,唯独是去旅行这部分,可能要小心处理,以前想去便去,但我知我的旅行方式在许多人眼中都很乱来,将来可能要跟『老板』申请才可。」少有开腔谈感情事的她,忍不住笑意如是说。人生或事业少不免高低起跌,能找到同甘共苦的另一半,即使再苦,也是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