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健文、陈建宏 朋友一生一起走

是特地安排,还是巧合?这两个男生怎么到采访现场后“一见如故”?原来,他们是好朋友!
一个爱演,一个爱唱,因为参与AEC 20周年,加上一部两人有份参演的处境喜剧《九5搭8》,他俩的感情更深厚,也更了解彼此!
嘿,爱演的就是从高票房电影《Ola Bola》脱颖而出的林健文,而爱唱的则是2016年Astro新秀大赛季军的William 陈建宏啦!

报导┃以诺   摄影┃Raphael

 

由于两人都是艺人,不排除多方面发展,因此两人在娱乐圈里“捞过界”,打算演而优则唱,或者唱而优则演!再来就是连主持等工作也手到擒来,真是多才多艺到令人羡慕妒忌恨。
25岁的健文和26岁的William这么巧住得很靠近,因此更常往来,也共车赶通告。
“我们真正结识前,我就很喜欢William的歌声。有一次看到他在社交网络写下比较消沉的心语,我就回应他,说我很喜欢他的歌声,希望他继续唱歌。”健文回忆道。
平时在荧幕上鬼马调皮的健文,原来私底下是个暖男哦!
至于William对健文的印象是,当健文想要做到一件事时,就会全心全意投入去达成。“比如他说要学泰文,那么可能一两个月后,他就学会了!这是他的特质。”
“William是个多才多艺的才子,我们拍摄《九5搭8》时,导演给他歌词,他就可以马上谱曲,各种曲风都难不倒他,我们每一期几乎都有他在solo唱歌。”
互相鼓励  情同手足
健文认为William对他的影响很大,就像他的心灵导师一样。“我有一次对表演感到紧张不安时,William就对我说:‘当你喜欢一样东西时,你就要去享受。’从那一次起,我就很喜欢他,他会很多哲学道理,可以激励我,因为我是个信心不足的人。”
这时William插了一句:“他就这样爱上了我。”大家听后笑开了嘴。William也表示两人现在处于20到30岁的年龄层,也是人生最煎熬的阶段。
“我们想要成功和成家,渴望的东西很多。尤其置身在这个行业,当能力不及、机会、机遇和人际网络还不够的时候,难免会感到消沉、迷失方向。这时大家就需要互相鼓励,建立信心度过难关。”
“我比较少鼓励你啦,你鼓励我比较多。”健文补了一句。
两个小鲜肉你一言我一语,笑声连连,气氛热得舍不得冷下来。

记者:平时在家里有没有下厨的习惯?
林:我中学时对下厨很有兴趣。我曾经在学校举行的烹饪赛,凭炒饭得到冠军。不过那时只有5个班级参加比赛。那时候我对炒饭特别有兴趣,为了练习炒饭,我几乎每天都吃炒饭。我比赛的炒饭其实很普通,但是却不晓得为何会得到冠军。不过后来想想,应该是在摆设上取得高分。记得我和战友把饭炒好后,就用一个碗盖下去做造型,再缀以两片黄瓜,然后铺上一片剪出笑脸的番茄。
炒饭其实不简单,要用爱心炒出来。我吃过妈妈的炒饭后,在外面不曾吃过比她炒得好吃的炒饭。我妈妈其实真的很会烹饪,可以说到了“厨神”的境界。我虽然也很喜欢下厨,但是现在时间上不允许,还是吃别人煮的就好了。
不过,我现在却想学做甜品,因为女朋友喜欢吃。其实甜品看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很难。
现在我是跟家人一起住,所以都是吃家里的住家饭。我比较没有那么挑食,不过因为我拜观音,就不吃牛肉。其实我没有吃过牛肉,也没有想过要去尝试。
陈:我还蛮常下厨的。我之前健身,所以需要吃得较健康、干净一点。我煮的东西不是那种很花俏的,不是特别好吃,但一定要健康。
我都会做那些基本的切菜,至于最拿手的菜嘛,我想应该是酱油豆腐,属于中餐的一种,因为蛋白质蛮高的,所以我一定要学会。我也常煮鸡胸肉,完全不会吃饭和糖,尽量戒掉淀粉类的食物。
我曾经在美国学跳舞和音乐时,不会一直去吃外面的食物,因为很大份又很贵。所以那个时候我就会买食材回家煮。
说到出国,那个时候也没想得太多,就背个书包去了美国一年学艺。而且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女朋友………

记者:会不会因为某地有驰名的餐饮,而特地驱车远赴并且排队去买?
林:我会那样做。上网时,很常会看到很多好吃的东西,然后就会带女朋友或者家人去吃。我比较喜欢吃酸的食物,比如冬炎,可是我又有一个小缺点,就是我吃酸辣后就会腹痛。可是现在好多了,小时候一吃辣就会往厕所跑。

记者:除了吃健康食物,有没有去健身?
陈:有。之前我们跟一个朋友挑战,就是在一个月里练出腹肌。练好了,大家就开始放松下来,现在就没有保持那个腹肌,就什么都随便吃,算是“解放”了!
记者:你会不会特别喜欢哪个国家的料理?
林:可能我讲出来,有人会笑我。我真的很喜欢吃roti canai(印度煎饼),我会常和父亲去嘛嘛档吃roti canai。早上一杯teh tarik(拉茶)和一片roti telur,我就会很满足,然后就精神奕奕启动新的一天。
跟父亲吃早餐时,他就会一直讲以前的故事,我就在那边听。其实我也许就是喜欢那个和父亲一起吃早餐的感觉和氛围,让我忆起儿时的时光。只要我哪一天休息,我就会跟父亲一起享受早餐的亲子时光。
陈:我本身蛮喜欢越南餐,那些料理有很多菜,感觉很清新天然,也很健康。越南餐也有很多牛肉,这个我可以接受,因为我在台湾时也常吃牛肉。
说到牛肉,我想起了兔子肉。我记得婆婆家里养了很多兔子,我们小时候去婆婆家,都会去逗兔子,它们都好可爱!
来到晚餐时间,婆婆就会指餐桌上的肉:“喏,这就是下午你们逗玩的兔子。”那个时候,我们都吓傻了!

记者:在国外有没试过奇奇怪怪的食物?
陈:在泰国有试过吃虫,那边很多种这类食物,口感软软的。有些是炸的,也有些是生的。
林:对,那些虫炸得脆脆的,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恶心啦。
记者:你进入演艺圈,家人有何意见?
林:刚开始时,他们认为我只是想尝试玩玩下,其实一开始我本身也是这种想法。当我投入后,就想给自己两到三年的时间,认真地打滚一下。当家人看我那么认真后,就提醒我是不是应该再三思,因为我之前是修读生物科学,但我的性格就是喜欢到处跑,去新的地方,认识新的人。
我之所以选修生物科学,是因为我叔叔之前有顽疾缠身,我就想攻读医学,可是成绩没有非常优越,没办法申请到奖学金,所以就先选修和医学相关的课程。希望有一天可以转去修读医学,遗憾的是进修约一年半后,我的叔叔就去世了。
陈:我爸爸是非常支持,妈妈就相反。我妈不大支持我做音乐,还好爸爸会一直默默为我付出。
我妈妈属于生意人,她目前也掌管许多业务。她希望我能够实际一些,要我多学做生意。我明白妈妈的心意,她希望我早日稳定。
记者:新的一年有什么计划?
林:现在主要是在演戏,唱歌方面则只参与过新年歌。其实还蛮喜欢唱歌,但没想过要当歌手。今年初有参与Ola Bola歌舞音乐剧,也就是把之前电影的故事搬到舞台,以歌舞剧的方式呈现出来。明年2月过后,我们还会有第2次的Ola Bola舞台剧。

参演Ola Bola那一年,刚好是实习期,我也担心是否会影响到课业。那时就要面试,有3关要过。我过后也有接触到音乐,还去上课进修。最近有中国流行嘻哈,我觉得蛮好听的,我都会去尝试不同类型的音乐。接下来会有一部sitcom(处境喜剧),过后会参与一部独立电影的演出。
相信很多演员希望到国外去演戏,我也有这个心愿。有机会的话,希望可以到台湾和中国演戏,因为可以讲自己的母语,感觉会比较舒服。我自己也有小小的梦想,那就是到泰国演戏,而且泰国又有很多美食。
演戏方面,我很想演坏人,因为现实生活中都不敢做坏事,唯有在荧幕上演坏人过过瘾。接下来的独立电影,好高兴终于可以演一个欺负别人的角色!
陈:赢获新秀奖后,我就在去年正式入行,往自己的梦想去走。最近都在忙着拍节目,前几天也在新加坡制作歌曲。
我本身是位唱作人,比较擅长作曲,填词的话,就比较常写英文词。我比较喜欢曲风轻快的歌曲,摇滚也喜欢。我这一两年卖了一些歌曲,演戏和主持都还在学习的阶段。
对于明年的计划,主要还是做音乐,偶尔还是会演戏。我刚从台湾参与《爱玩客》节目录制回来,我参与其中的4集。这是一个关于美食和旅游的综艺节目,我们都会到处去吃喝玩乐,是一种新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