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Retro】陈楚淮:把槟城老家具留在槟城

【Retro】陈楚淮:把槟城老家具留在槟城

说起槟城古迹区,很多人浮现脑海的,都是那闻名全球的‘姐弟共骑’壁画,这一副由立陶宛画家恩纳斯留下的画,幕后的推手其实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槟城人——陈楚淮。

作为艺术爱好者,陈楚淮这十年来都为在槟岛绘制壁画的画家们穿针引线,出钱出力在各个斑驳屋檐下留下艺术结晶,也因此,他也有了个本地壁画推手的雅称。

除了热爱艺术,收藏了不少画作之余,他还有另一个让人颇为摸不着头脑的收藏喜好:收藏老旧家具。

这些年,古董家具买多卖少,已经‘堆集如山’,但都是他的宝贝。

这数十年来,作为弹丸之地的槟岛,寸土如金,也因此,乔治市中心以外的地区的房子只能不断地往上盖,在1975年租约法令推出后,乔治市中心老房子的租金也水涨船高,原本在此生活的人们,陆陆续续地搬到槟岛西南区的新兴住宅区,尤其高楼住宅。

从原本偌大面积的‘地上屋’,搬到平均只约1000方尺、甚至更小面积的高楼单位,家私,自然是带不走的,只能留在原地,而这时,陈楚淮就会闻风而至,尽可能地吸纳那些具有历史价值、滞留在老屋不被带去新家的家具。

21年前第一单古董家具交易

今年63岁的陈楚淮在70年代于槟城钟灵毕业、并在台湾修完室内设计后,就开始从事装修、家具、藤制品与木业相关的工作或生意,多年来在吉隆坡和槟城的仕途生涯中,他当上挂牌公司的总经理,80年代他也曾前往砂劳越做木材收购业务,在工作中累积了对木制品的知识与经验。

90年代他回到了老家槟岛Kelawai 路开设了Strait Settlement 家具店,售卖从印尼进口的柚木家具,同时家具店楼上也另有一间和太太共同经营的晚装礼服店Just Wardrobe。

槟岛作为英殖民地时的港口,曾经是洋人聚集的地方,欧洲古董家具的数目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很多都被时代巨轮淘汰,陈氏的Strait Settlement以售卖印尼复古家具(Re-production,根据古董家具造型重新生产)为主,顾客中不乏洋人,也有一些怀旧的洋人专找殖民地时留下的古董家具。

“我店卖复古的印尼家具,在经营了4、5年后,差不多2000年时,有一名搬家业务的司机载一个古董衣橱来我店兜售,我就以2、300令吉的价格跟他买下,之后有个每次都来我店买复古家具的洋人顾客一眼就看中该衣橱,这样的衣橱,印尼来的仿造新成品要价也要2000令吉,最终该洋人顾客以1600令吉买下该古董衣橱,完成了我在真正的古董家具的首单交易后,我就觉得这是可深入发展的行业,接着,我收购的古董家具就越来越多了。”

买多卖少疯狂收藏

他的古董家具主要都是向跟搬家公司的跑腿中介购买,很多人在搬家后都会把老旧的古董家具当着垃圾,会委托司机帮忙丢掉,而这时该司机就会询问陈氏是否要收购。

他苦笑表示,开始了21年前的那一单生意后,他至今收购的古董家具就超过2000件,并且都是‘进多出少’,在2021年的今天,他卖出的古董家具占买进量的不到1巴仙,只有约区区20件,俨然当年想要透过古董家具来做买卖的念头,已经变成收藏的兴致了!

陈楚淮认为,槟城是个古迹区,所以更应该把这些很有回忆和历史价值的旧家具保留在自己的州属。

他的收藏地点目前有三个,即位于土库街的老店屋、一名朋友位于吉打州鲁乃的Lunas Old Mansion咖啡馆及另一绘测师朋友的别墅,而当时把家具载去朋友的咖啡馆做摆设时还动用了两辆的五吨罗里!

Lunas Old Mansion咖啡馆摆设了无数古董家具,是他的‘陈列室’之一。

 “在别人眼中,我收藏旧家具还真的是疯子行为,这点我也不否认啦,因为单单我租用来放置家具的老店屋,六年以来的租金就已是一笔庞大数目了,而这些年购入古董家具开销也逾百多万令吉,这些都是我以前勤劳工作或经商的血汗钱呢!所以,有时我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太疯狂了。“

除了收集大件的古董家具、小样的居家用品如古董碗盘、器皿、道具如秤等等,爱好艺术喜欢看画作的陈氏也收藏油画,他认为,相较水彩画,油画可以保存更久,放个几百年也不是问题,而他至今购入最高价的油画价值3万余令吉。

喜欢柚木材质更耐用

“槟城在1975年租约法令的推行后,乔治市的居民们搬往槟岛西南区,所以70年代至90年代期间市面上出现了大量峇峇娘惹类的旧家具,我是在90年代末回到槟岛时才开始收购古董家具,那时错过了很多娘惹类型的家具,因为几乎都已被别人收购,所以我收购的古董家具都是英殖民时代的家具居多,但还好那些都是柚木制作,也是我个人喜欢的材质。”

绘测师朋友的别墅也是陈楚淮的其中一处古董家具收藏地点,

他补充,时至今日,柚木还是最有价值的家具之一,而槟岛的古董家具的柚木当年多是进口自缅甸、以树桐中最好的部位打造,反观现在的树桐好的部位多数都是高价出口到欧洲,这无形中也让古董家具更耐用,且具有一定的价值。而柚木本身就更抗侵蚀,加上没有参杂杂木,因此即使经过岁月洗涤也依然无惧白蚁;即使他并没有对其堆积如山的古董家具进行额外的防白蚁措施。

特地租一间店屋来置放老家具。

“2000年后,槟城多了很多人在卖印尼家具,形成巨大竞争,因此那时我就干脆把家具店结业,并和太太专注晚装礼服生意,18年期间前后也在槟城和吉隆坡开了五间Just Wardrobe晚装店。“

2018年最后一间晚装店结业后,他开始专注在推广槟岛内的壁画,并在2019年杪完成了Penang International Container Festival, 他也计划将这些装置艺术从货柜仓延伸到公共场所, 同时他也开办了肯肯公共艺术Can Can Public Art为国内外的画作爱好者提供交流平台,即有意愿在海外建筑留下画作的画家们也可透过该平台踏出第一步。

古董改造艺术家具

旧古董家具难免会面对破损不堪的问题,即使内在价值高,但‘其貌不扬’也实在不容易吸引买家,因此,陈楚淮接下来放眼在近期内搬迁至环境更好、租金更省的货仓后,为其‘家具堆’实施retro-furniture作法,即把旧家具注入新的元素,变成另一种家具,也可以叫做艺术家具 Art-Furniture。

堂皇宽敞的别墅加上典雅老家具,华丽时髦与古色古香碰撞出醉心火花。

推荐

 “当东西变成艺术品,价值就完全不同,身价可以翻很多倍,因为到时这一件家具是独一无二的,不会找到另外一个;我目前租用了六年来存放古董家具的土库街老店屋租约也即将到期,因此搬迁工作应该会在三个月内就会完成。”

老针车摆设在有落地玻璃窗的新客厅,毫无违和感。

 “在槟城,一个古董橱卖1000令吉会被骂,但同样的橱在新加坡却可以卖2000新币,因为当地对古董家具的需求更高,但我本身也没有想把这些家具卖出外州和外国,因为槟城是个古迹区,我们应该把这些旧家具保留在自己的州属,这些古董家具如今已经没有师傅会制作了,这些都是很有回忆和历史价值的物件。”

陈年历史家具小故事

 专访/摄影:梁景量

部份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17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