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Retro】庄雪梅:缅怀笔友信件的温度

【Retro】庄雪梅:缅怀笔友信件的温度

在那个全民都在写信的年代,不管是学报、杂志还是报章,每个星期都有一个征友圈专栏,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个笔友的名字、年龄、爱好和地址,下方还有一个表格,只需要剪下表格,填上个人基本资料和嗜好,寄回去给报馆或杂志,你的名字接下来就会出现在征友圈专栏,等收来自不同地区的笔友。

那时候的文具店,可以买到各式各样的信纸和信封,有些信纸充满香气,有些信纸印着各种图案。有可爱的,梦幻的,偶像派的,或者简约的,各种风格。

写信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你会小心翼翼写好每一个字,因为写错一个字,不是按“删除键”就好,而涂改液还会留下难看的印记。女生的话,通常写好了信,还要折成各种可爱的形状才放进同款信封里,贴上邮票,投进住家附近或者邮政局的红色邮箱裡。

“等信,曾经是一个美好的一件事。”本地知名电视剧、舞台剧演员庄雪梅说。

很多年前就知道她是一个十分念旧的人,而念旧的人必然有这样一个铁箱,里面藏着她觉得最珍贵的宝贝:书信,或者看过的画报、电影票根、贺年卡等。

庄雪梅保留的书信,收藏在一个大档案夹里。

确实如此,只不过那不是铁箱而是一个大档案夹,里面夹了厚厚一大叠的信纸。各式各样的信纸,有的花俏、有的红蓝线条,密密麻麻都是文字;信纸已泛黄,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可却连同信封都完好保存着。

不一样的纸上游戏

由于未曾谋面,笔友的书信来往,除了生活上的芝麻绿豆,也经常像日记上的自我倾诉,对方往往成了聆听心事的对象。那个年代坏人不多,加上很多时候都是用笔名、匿名,人们放心地敞开心房,把自己的心事交託给对方。因此,纸上笔友也轻易成为现实中的挚友。

当年的邮票与邮戳,也是具有收藏的价值。

庄雪梅的笔友不仅仅是本地人,也不局限于普通报章杂志上的笔友结识。90年代流行一种叫环球游戏的交友方式,这个游戏由一个美国人在太平洋开始,并以一传四的方式给陌生人寄信、寄礼物。她收到两封这样的信,一封是来自香港,一封来自双溪毛糯,后来她们都成为她的笔友,甚至远方的挚友。

庄雪梅第一个国外笔友,是透过环球游戏认识的香港朋友吕亚源。

1991年,双溪毛糯新村的光明烟花厂爆炸惨案发生之后,庄雪梅与双溪毛糯的笔友自此失去了联系,“不确定她是不是受到牵连,只知道刚好是那段时间失去联系。”至于香港的笔友,两人通信了好长一段时间,她到香港期间还曾寄住在笔友家,对方送她一对耳环,至今还保留着。

90年代初的环球交友游戏。

除了一来一往的书信方式,当时已经是讲师的庄雪梅,还和学生发明一种特别的通信方式——“纸上群组通信(group chat)游戏”:写信的时候,后面放上很多层的蜡纸,一次就可以印出很多张,然后寄给不同的人。大家的回信写在信的末端,继续传下去。

“因为同一时间要写给一群人,当年又没有手机可以把同一封信息转发给更多的人啊!”她笑言。

记录当年的心事

纸上的温度,并不亚于现在的脸书。当年的书信,就像一本又一本的日记,记录庄雪梅曾经的生活,想法和心事。

写信年代她最怀念的,也是无法被科技取代的,是那些笔迹。“从一个人的笔迹可以看出他的性格,我也喜欢研究对方的一笔一划,从下笔写字的轻重缓急,去猜度他的情绪,当下是紧张还是轻松,或他从字里行间表达的喜怒哀惧是不是如他所述的程度。有些朋友喜欢偶来一笔,画个小图来表达,也饶有情趣的。”

“ 有些朋友喜欢偶来一笔,画个小图来表达,也饶有情趣的。” 庄雪梅说。

闺蜜们的‘私人密函’,隐藏着大家在青春年华、情窦初开曾说过的是非、暗恋小秘密。当年那些大事情,如今看起来都是芝麻绿豆的小事。

“重新阅读,原来我做过这样的事情,说过那样的话。看起来很幼稚,但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书信时代已经褪去,但是留下来的信纸,记录了曾经走过的路,说过的话,看过的书,唱过的歌,还有那些年的大小心事。

社交媒体同样美好

从书信、电话、电脑,到人人手上都有智慧型手机一部,经历时代更迭的庄雪梅,虽然怀念过去等待书写的美好,却也感恩现在的网络科技发达,让书信不完美的部分,变得完美。

推荐

“比如说写信,对方不回信或没收到我的信,我们就容易失联,可能从此断了音讯。可现在的社交媒体,就算双方不沟通,只要他有在社交媒体上曝光,仍可知道彼此的状况。至于真假,则依靠个人智慧了。”

重读当年的书信,庄雪梅依然能够感觉字里行间的温暖。

她认为现在比较容易交到志趣相投的朋友,就因为社交网上的‘透明’,可以从对方的贴文中知道他的喜恶,来与对方交流,甚至结为好友。

疫情期间,她对此有更深的感触。“与朋友不能面对面相聚确实无法即时感受对方的当下,但比起以往要动笔写信并等待才能得以联系情感,现今各种的沟通程序,须臾之间就能传抵,友谊无损。”

她怀念过去的慢生活,但也珍惜现在的快,因为现在的生活就是需要‘快’。

这是毕业于宽柔中学的学生,给她写的信。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最重要是心意,以及给你回信这件事。如果没有心意,就算寄了一张贺卡,里面只是写下名字,同样没有重量;有事求助的时候,信息里的‘已读不回’,网络再快也没有用。”

只要认真的生活过,每一个时代都有它值得让人怀念的事。或许数十年以后,人们说不定又会怀念现在的脸书、Instagram、WhatsApp,或者是推特呢!

专访:邓雁霞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17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