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纪宝如:人生如戏

儿子残疾、意外丧夫,酗酒自残,她的一生。

这是一篇激励人心的故事,一个真人真事。

▲当年的纪宝如红遍半边天,影歌视都可以见到她的踪影。

“女人一生中,最害怕的事情,都让你碰到了…”最害怕的事?童年的不愉快?婚外情?成为孤家寡人?孩子问题?而这一切若同时发生在你的身上,你又会如何?

常言道“戏如人生”,然而她的人生却如戏般高潮迭起,崎岖难走。儿时没有童年、生儿却是残疾、丈夫外遇离婚、丈夫丧命火场,种种的际遇,你说是老天所写的剧本也不为过。

又有谁知道,她曾经红极一时,可说是当代知名的童星。但在这亮丽的背后,老天却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因为她的童年,从来不曾有爱…正当事业起飞,成为家喻户晓的艺人后,老天为她布下了一个桃花劫,而这一劫注定让她这一生坎坷不平。为了突如其来的爱情,她选择在演艺事业高峰时退下,然而这段婚姻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幸福,带来的是残疾儿子、意外丧夫,最终堕落成酗酒自残的可怜人。

或许老天深感愧疚,在她人生跌到谷底时,老天终于肯放她一马,让她从一个又一个的逆境中走出来,拨开阴霾,浴火重生,活出七彩般的珍珠人生。《风采》远赴台湾,走入她的世界,聆听她一路走来的心路旅程…

▲小时候的纪宝如因为可爱,而被奶奶送入演艺圈。

▲纪宝如的人生,就如一部电视剧高潮迭起。

一个浴火重生的女人
纪宝如,56岁。她是台湾资深艺人,少年成名,命运坎坷。若你听过她的故事,你会发现其实人生真的就像一场戏,时而高昂,时而低落,然而人生的主宰不在于别人,而是自己。

对于我而言,纪宝如有点陌生,但却对她的人生故事感兴趣。我记得书中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别人判我无期徒刑,我却选择判自己死刑。”这一句话究竟隐藏了多少的无奈,多少的委屈,才让一个人选择判自己死刑,甚至是将自己折磨的人不像人。

还没见到纪宝如前,我仍然无法想象,一个浴火重生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模样。她是如何从困苦中走出来;如何看澹生命;如何放下仇恨,这一切成了我心中的疑问。当对方的助理向我拿问题时,我最想问的问题莫过于“你恨吗?”毕竟经历了人生最糟糕的事情,会不会埋怨,会不会恨?如果我是她,我绝对会恨。

▲纪宝如接受媒体访问,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别人没有过不去的坎坷。

带伤接受风采访问
抵台后,接到了助理传来的消息,纪宝如跌倒了,跌伤了手,脸也跌肿了。一度以为,此行即将泡汤,但所幸纪宝如依旧愿意与我们相见。纪宝如三个字,称呼起来有点别扭,毕竟她是前辈,所以接下来我都称呼她“宝如姐”。

采访当日,步入宝如姐的办公室,我东张西望,找寻着那历经沧桑的身影,然而却无所发现。直到助理的告知,宝如姐才从最后方自己的办公处探出头来,微微笑的说“欢迎你们的到来,先坐一下,我马上过来…”

咋看之下,岁月似乎在她身上没留下多少痕迹,那靓丽的脸蛋,娇小的身材,完全看不出她是个56岁的人。或许是抑制成长针的关系,让宝如姐的身高维持在少女时的身高。

过去的辛酸似乎早已烟消云散,在她身上再也看不到沧桑,而是多了一份亲切与慈祥。她的人生经历早已说过百遍,但每当想起过往的伤痛与坎坷时,宝如姐依旧红了眼眶,毕竟这些伤疤不时依旧会隐隐作痛。

回忆过去,她认为珍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经过千锤百炼,始得亮丽光彩,而她的人生便是如此。经历过了种种,一个没什么读书的女孩,如今是台湾优质生命协会的秘书长,领导着整个团队,一起为慈善出力!你能想象,她是怎么走过来吗?

▲在纪宝如身上,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一个56岁的妇人,倒是多了一份娃娃脸。

哭笑由不得她
“问我恨不恨?我更恨我自己。”回首过去,宝如姐坦言自己糟蹋了自己一半的人生,更糟蹋了别人。“女人最怕遇见的事,我全遇见了…”这句话是宝如姐如今分享时,常会说的一句话,然而却也是她的人生最真实的写照。

为何恨自己?因为一生下来,就已经是注定悲哀。“我的妈妈是二奶,那个年代一夫多妻,我还是龙凤胎。当时有一个迷信,就是龙凤胎的女孩不吉祥,所以出世后我就被送到外婆家寄养。”

外婆把我推入演艺圈
然而她的命运并没有因为送到外婆家寄养而变好,还记得4岁时候的她便开始帮忙煮饭,还要帮外婆向父母讨生活费,也因如此改变了纪宝如的一生。“我本来送给外婆照顾,但是要回来和家里的人拿钱。那时候我奶奶很爱看歌仔戏,就希望家里出一个明星,结果看到我,就觉得我很可爱。”

因为那娇小可爱的面孔,让奶奶心中起了一个想法,送纪宝如去演戏。“奶奶问我会不会演戏,而我则问奶奶演戏会不会有钱赚。奶奶说我马上哭就给我五毛钱,我马上10秒钟眼泪就掉下来了。奶奶又说你马上笑给我看,我擦一擦眼泪,就笑了出来。”也因为有了这一段,奶奶决定将她推入演艺圈,带她去见制作人。

▲纪宝如目前是台湾优质生命协会的秘书长,带领整个团队,一起做慈善。

红遍全台红到东南亚
5岁那一年,纪宝如正式出道。“那时候拍戏、唱歌、作秀样样都要懂。”那个年代能演又能唱的艺人可谓罕有,也因如此她急速红遍全台更红到东南亚。而当年的推手,纪宝如的奶奶也因此获得不少钱财。

嗜赌的奶奶几乎将她视为摇钱树,将她的童年全都“贩卖”给了演艺圈。“当时候我就像个赚钱机器,赚了一堆的钱,而我真正在意的只是能留在父母身边,但是这一切却和我想得不一样,成了艺人后我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名和利为宝如姐带来了极大的富贵与骄傲,但她却活得一点也不快乐,甚至不知为何而活?

人生只有剧本演戏赚钱
“刚开始拍戏,我只能跟着剧本走,哭笑由不得我。就算被冠上‘天才童星’后,除了生活优厚,其他的只有更差。我没有所谓的童年玩伴、也很少上学校、更别说去远足。至于我最期望家庭温暖也没有。我的人生里就只有剧本、演戏、赚钱,但也接触到很多同龄的人未曾接触过的事物。”

随着年龄的增长,宝如姐开始知道自己身处的境况,开始更加不喜欢被视为“摇钱树”的自己。“你懂自己成了摇钱树的感觉吗?不好受,觉得自己就是个赚钱的机器人,所以你说我能不恨自己吗?”

然而这样的处境,并没有因为纪宝如长大而改变,反而变本加厉,让她受到一辈子的伤害。“我记得那一年我13岁,奶奶为了让我可以保持童星稚嫩的模样,带着我到医院打针,是抑制生长素,同时间也帮我束胸,为的就是要让我长不大…”

▲浴火重生。如今的纪宝如透过协会帮助许多老人与孤儿,让他们感受温暖。

~待续~

特别企划报导:郑智良 图:受访者提供

冠名赞助:  

 

订购杂志 https://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