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 时事热炒:马智礼因何辞职?

前教育部长马智礼先生开着他的小Myvi,潇洒离开教育部,留下社交媒体网民骂声继续,认真去读这些网民在骂什么,也只看到“骂”,看不到论述,只读到是结论, 读不到产生结论的过程。

教育部长说 : 小学不再有考试,改为评估。我满心欢喜,但是……

白鞋黑鞋,根本不是问题

要谈前教育部部长,我们可以从很多层面来谈:

  • 高至他没能履行民联大选宣言;
  • 没成功废除大专法令;
  • 没成功承认统考文凭……
  • 低至白鞋换黑鞋让商家损失了多少钱。

在我的角度来看,废除大专法令当然是必行的,因为这废材法令根本就是让政治渗透大专教育现场的工具,也对某些真正能在学术方面贡献的学者不利。至于是否承认统考,我还真的觉得是诚信问题,不是教育问题; 至于黑鞋,根本就不是问题。

对我这样有孩子在政府主流学校上课的C9 来说,我关注的是改革的力度是否能让我们的下一代准备好迎接世界村的挑战。

对教育,我是个很务实的人,我对教育部提出来的建议/议案,先检视的一定是对学生有什么益处?对社会和国家有什么好处?每一个改革的背后都有完整的一套理据,但比较麻烦的是要看懂还需有某些背景知识,为了看懂,我稍微去读了马来西亚2013-2025教育大蓝图,也读了其他国家的教育制度和概况。

>他都在做他的理念

一年半前,马智礼先生确定担任教育部长之后,我就很注意他的访谈,当时引起我注意的有两个主要面向:一是教育的改革方向,他提到今天的孩子未来需要怎样的能力; 二是他关注特殊儿童议题,后来一年半的施政期,我的确看到他都在做他的理念。

我大儿子2010年进入小学,是KBSR最后一批学生,当时我读了2013-1025教育大蓝图,提到了教育改革,当时的教育部长也已经说明其中一个重要改革是小学不再有考试,而是改为评估。我满心欢喜,因为我的小儿子是受惠者,他的课本大大的写了KSSR的字样。

然而,教育部规定是教育部的事情,学校依然有考试,家长反对的声浪太大,教师们还没准备好,看不出没有分数的制度到底好在哪里,说好的没有考试,但我的小儿子一路考试考到六年级的UPSR。

>教育改革失败很无奈

这一次教育改革失败让人很无言,家长反对的原因是:没有分数我怎么知道我的孩子的水平到哪里?不知道他的水平到哪里我要怎样督促他的课业?教师们也有不满的声音,有当老师的朋友跟我说,没有考试,我也不懂要怎样教了。

马智礼先生一年半前上任时,最先推行的改革之一就是废除小学一二三年级考试,当时的反对声浪也非常的大,他在上台短短半年就挡着压力在小学落实这个政策。

有人不明白,不就是不要考试吗?怎么有那么多阻力?阻力来自哪里?

  • 阻力来自家长:
  • 没有分数我要怎样督促孩子?
  • 我要怎样跟人炫耀我的孩子的成绩?
  • 没有分数孩子哪有努力读书的动力?

 

  • 阻力来自既得利益者:
  • 没有分数家长把孩子送补习班的动机减落;
  • 补习中心和补习老师的利益受损,作业簿的销量会因为补习课数量少了而下降,书店和出版社利益受影响;
  • 同样的,复印中心也受影响。

>但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坚持废除一二三年级考试呢?

>到底废除考试对孩子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问题大家可以去谷歌读读资料,简单来说,孩子们可以利用不需要准备考试的时间来学更多,更广,孩子也能发挥更多元的能力,大家不用学生的成绩去标签孩子们,那么他们就有更多的可能性。

没有考试成就依然灿烂

世界教育做得最好的国家,如澳洲,日本,芬兰,德国等,小学低年级,甚至高年级都没有考试,但学生们的未来成就依然灿烂,马来西亚这么久以来每年四次的考试,学生们几乎要全民补习,可惜这么努力并没让我们的学生在世界学生能力评量中达到世界平均水平,是的,我们离世界平均水平还有一段距离。再换句话说,我们落后很多。我说的是2018年PISA的世界15岁学生在科学,数学和阅读的评量成果。

此外马智礼部长对特殊教育也特别关注。

也许会有人说:普通学生都落后人家了,还关注特殊教育?

这点我不想多着墨,我只想简单说一句:先进国家对特殊教育非常重视,投入的拨款很多,原因就在如果国家能在特殊孩子小时开始帮助他们学习,帮助他们面对整个社会,二十年后他们很可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不但不再需要政府补助,还能成为贡献GDP 的其中一人,此外学习障碍的犯罪率问题对国家的损失也是另一个宏观的视角。

十多年来马来西亚教育部对特殊教育的计划算是非常完整了,但这些年推行起来总是不如意,虽然有条例,但没重视,让各个层面产生许多问题,特殊儿童的家长求助无门的事情我们身边不少。

零拒收政策,拨款推动各个学校开特殊班,培训计划,把只有马来文的特殊教育教材翻译成中文,让在华小的特殊儿童也能用自己熟悉的语言学习,这一系列的改革和推动,如果你也将之列为小恩小惠,我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因为你看不出来这些改革能够改变什么。

快餐店站设立阅读角落

此外,马智礼先生大力推行阅读计划,建议在快餐店和油站设立阅读角落,我想不出有什么好笑的理由,却笑掉了网络上很多人的大牙。马来西亚从南到北,许多人为了推广阅读花了许多心思,钱,精神,现在有体制内的人愿意在学生和国人的阅读上做一点努力,欢迎都来不及了,笑?有什么好笑?好笑的是这些笑的人吧,阅读是学习很重要的一环,全世界注重教育的的国家,在图书馆下的功夫不少,不说远的,有时间到邻国新加坡图书馆看看就明白我在说什么。

有些人说起马智礼先生在任虽然做了很多改革,但贡献不太明显,有人说他在位的时候教育部尤其特殊教育根本没有改革到。

我读了这些留言就沉默了。

如果你觉得没有,不代表没有,而是平日你在读新闻时没有认真读,也许只读标题,也许只读一半,也许连读都没有读,人云亦云。

好吧,我就说得准确一点:

现今马来西亚教育部部长和副部长两个位子,不是位子,是针毯,大家都没有打算检视你的功绩,而是等着笑你。

听取敦马劝告,马智礼宣布辞职!

作者: echo 许慧珊

■详尽内容:第699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