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FRIENDS】我没有朋友

【FRIENDS】我没有朋友

我没有朋友。

这是你的心事吗?

和老朋友越来越没有话题,也没有认识什么新朋友,感觉自己就像社会‘边缘人’,郁闷地看着社媒热热闹闹的同学会、家乡老友聚会,暗暗有点羡慕。

交朋友这回事,会随着年纪上升而增加难度,虽然在职场上会结织许多人,但很难如在学府时那样纯粹的交心;职场上的利益或竞争,难免为友情蒙上猜忌,加上生活历练的不一样,三观价值各异,要谈到一起不容易啊。

如果你也正在为人际关系感到苦恼,也许以下这位在台湾创业的日本青年佐藤峻的内心剖白,可以让你找到慰藉,也对没有朋友这件事可以释怀。

在台湾创业的佐藤峻。

大家好!我是在台湾创业经营数位行销公司 applemint 的代表佐藤(Leo Sato)。

在你的日常生活中,都和怎样的朋友在一起呢?而这些朋友,又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我在 30 岁那年,以日本人的身份在台湾创业,下个月我即将要满 35 岁了。在事业进行得如火如荼时,我却忽然发现,在不知不觉间,我几乎没有和任何以前的朋友见面了。

我向来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加上自己因为来到台湾创业,在这里的所见所闻、看事情的观点,开始和过去十分不同;再加上地理的距离与疫情,让我和那些过去的朋友之间,竟渐渐变得几乎没有交集。

我一直以为这都是自己个性的关系。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某位网友的讯息,才发现原来我不是唯一一个在 30 多岁时,还在‘为人际关系烦恼’的人。

所以在好好回顾过去、思考现状后,我决定要写这篇文章。讲讲自己的体会,也希望能鼓励到和我遇到一样状况的人。

我没有家乡情意结

先向不认识我的人说明一下,我成长的过程有一点复杂:到目前为止的 35 年人生中,我在美国一共待了 10 年,在日本断断续续待了大约 17 年,而在台湾和其他国家,一共待了 7-8 年。

你可能会觉得,在不同国家生活这么久是件‘很酷’的事,但我也因为在国外生活太久,所以一直没有‘家乡’的概念,也几乎没有任何‘故乡老友’。事实上现在除非跨越整个太平洋,否则我几乎见不到任何一位中学同学。

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影响,我在过去两年中,也完全没办法见到在日本念大学时的同学。所以即使曾经有过为数不多的朋友,这几年下来都已变得疏远了。

那么在台湾呢?如果我说:“我在台湾也没交到朋友。”对我的台湾朋友们来说实在会很失礼,但我想请大家体谅,大家对朋友的定义都有些不同。对我来说,‘真正的朋友’跟‘彼此友善的熟人’之间仍然是有差异的。

什么是(真正的)朋友?

我最近常常在思考,什么是朋友?日本著名的出版社幻冬舎社长见城彻先生曾经说过‘友谊就是 Give and take’。

根据见城先生的说法,一个没办法带给你刺激与进步、无法带你到达新的境界的朋友,并不是真正的朋友。

虽然我不完全同意见城先生对朋友的定义,但当我开始创业、体会到被无限的工作追着跑的感觉时,我比同年的人远远更强烈地感受到时间的重要性。也因此,我确实变得想从朋友那里获得更多的东西。

然而我想获得的东西,并不是金钱或商机那些现实的好处,而是刺激。我在这里所定义的‘刺激’,是知识、挑战和有趣的故事;反过来说,没有‘刺激’的谈话,不论是熟人间的八卦、职场上的牢骚抱怨,或是一个凭空画大饼、没有任何实践的计划⋯⋯都会让我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例如,前几天我参加了一个聚会,当中有很多在台湾工作或读研究所的日本人,大家多是 30 岁上下,理论上‘他乡遇故知’,彼此应该很有话聊才对。但从与他们的谈话里,我却找不到任何交集──因为他们感兴趣的谈话内容,不是在说公司老板坏话、抱怨工作抱怨环境,就是纯粹地瞎扯闲聊。

过去的我,肯定会一起分享我的种种抱怨和不满,而且也会乐在其中。但现在我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无法享受这种谈话,顶多只能当作‘参考’。

在此强调,这并不是说我比他们厉害或优秀,而是我看事情的想法,真的已经不一样了。

因此,以我现在 35 岁、身为公司经营者的状态,我变得只有在和其他公司的主管,或是经营自己事业的创业者交谈时,才会比较容易感觉到有所‘刺激’。因为我们拥有一样的视角、担负类似的责任与压力,所以谈话之间很容易有共鸣。

这也是为什么我经常会花时间,与日系企业的总经理或老板一起吃饭的原因──很多时候并不是为了生意、也不是为了所谓的‘人脉’,纯粹是因为彼此比较聊得来。

“那这样总交得到朋友了吧!”或许你会这么想,偏偏不是如此。说实话,台北的日本人圈子非常小,你‘朋友的朋友’就是我‘朋友的朋友’,没人有办法保证不会有人用善意或恶意的方式,精准或不精准地转述我说出口的真心话。

推荐

甚至,有些日本人会把海外的同胞当成‘最大假想敌’,并想尽办法打败对方。其实,我也实际和所谓‘日本同乡’间有过一些不好的经历。

正因如此,我在与任何日本人交流时,总会非常小心,这真的是件让我难过的事情。

友谊本来就是会改变的

这样数年下来,我竟然渐渐地变成一个‘没朋友’的人。现在滑到我那些 2、30 岁台湾同事或友人的 Instagram,看到他们经常与大学、高中或更早之前认识的老朋友开心吃饭合照,难免有些落寞与羡慕。

但现在我已经可以释怀:虽然在我心中,不论在日本、美国或台湾认识的朋友,仍然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但我知道自己不需要勉强自己去迎合他们,只为了维持那熟络的表象。

我想,过去的好朋友们之所以不再有共通话题,友情因而淡化,主要还是因为彼此生涯的走向变得不一样了,关注的事情与在意的事情,自然也会大相径庭。但这绝不是代表谁比较‘现实无情’、‘不够义气’,或谁变得比谁更有成就、更厉害的意思。

每个身边的好朋友,每个曾经志同道合高谈阔论的伙伴,都有可能会因为彼此正在经历不同的人生阶段,而出现改变。这无关谁对谁错,重点还是诚实面对自己、无需刻意为之。

所以,先认清‘友谊本来就是会改变的’,让自己放轻松──不必刻意去营造热络的互动,更不必勉强自己去迎合他人。我现在的体悟是,就算没有‘朋友’也没关系,因为先学会和真正的自己好好相处,才有办法迎接真正的友谊。

所以,如果你也是那个 30 多岁,并且正在为自己和周遭的朋友没有交集、共鸣而感到烦恼的人,我想告诉你:你并不孤单。让我们坦率面对自己,并一起期待全新的邂逅吧。

资料整理:美贞

■详尽内容:第72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