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Finding What’s Next-story 5】16年在家自残近乎失明

【Finding What’s Next-story 5】16年在家自残近乎失明

在家里,不时可听到母亲林秋香(64岁)大声提醒:“Ivan,小心撞墙!”

30岁患有自闭症的林国雄(Ivan)已近乎失明。无法用语言表达需求的他,大约十年前开始出现自残行为,每天傍晚,他会不断用手掌大力拍打头部,长久下来影响到他的视觉神经,如今他的右眼已完全失明,左眼的视力也已变得模糊。

“我不知为什么他一直打头,他不会讲,我猜他是头痛,让医生给他开药,但有没有吃药,他都照样拍打,我帮他按摩头部,他就比较安静下来。”

除了拍打自己,他在家时也经常用头磨擦墙壁以寻求感觉上的刺激,结果不单头顶光秃,头皮也被磨薄了。

国雄小时候不会讲话,一直重复动作,父母就发现了不对劲,当时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自闭症。后来送他去特殊学校,从6岁待到12岁,之后16年就一直待在家里,重复着让母亲纠心的动作。

从特殊学校毕业后,就没有日间中心肯收留国雄,秋香理解别人的难处,知道自己的儿子很难照顾,但心底深处,她也渴望有人理解她绷紧的情绪,“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他了。”

妈妈以前每次带他出门时,总是得在他腰间系上一条皮带,牵着他走,免得好动的他乱跑走失,因此常常被不理解的外人非议。

其实小时候,他曾经多次擅自跑掉,2007年一次冲过马路时被汽车撞倒丢失了两颗门牙,2010他擅闯地铁站轨道,惊动了警方,幸好及时被发现,没有酿成惨祸。

国雄的父亲在他年幼时因肝癌过世,留下母亲一手带大他和两个妹妹。当时的国雄还很活跃,让她很辛苦,背负重担一路走来并不容易,秋香坦承最初心中充满怨气。

“我心中只有恨,没有爱,我不断问:为什么?为什么?”后来她找到了信仰,学会释怀,了解儿子其实也很辛苦,也从对国雄的爱找到坚持下去的力量。

2018年,她获知志愿福利团体SPD要为特需成年人开办日间看护中心,她立即为国雄提交申请,“我很怕他们拒绝我,我已经被拒绝了很多次。我求社工不要拒绝我,后来他们愿意试试看,结果还跟我说国雄在哪里表现蛮好的啊!”真的让这位妈妈心里松了口气!

如今国雄每周两次到中心活动。他有重度自闭,视觉障碍与智力障碍,为了照顾他,中心做了很多准备,包括由视障人士协会的工作人员教导志工如何帮助国雄,同时使用触觉、语言和听觉提示让他更好的了解自己所在的环境及习惯与志工的相处,这样可以让他更有安全感。

最初,她带着国雄搭巴士和地铁前往日间看护中心的路途上也出现了不少波折,不过随后校方给他们安排小巴载送,这些问题才得以缓解。过去三年来,国雄已经习惯一周两次到日间看护中心的规律。

自从国雄去了SPD,他学会了安静,肯坐下来,会跟从导师的指导,这其实就是自闭青年需要的机会,他们的生活技能是有进步的空间,只要有专人的培训。而对妈妈来说,这两天就是她的喘息空间,至少可以找找朋友,喝杯茶,放松心情。

“以后我老了,或不在了,谁来照顾国雄?”这一直是妈妈心里的忧虑,她哽咽地说:“我不要拖累两个女儿,我一定要让他去一个有专人可以照顾他的地方。”

她期盼着,不管政府或私人机构,可以设立一些中心收留这些重度需求的孩子。

推荐

Ivan的故事:

Finding  What’s Next】摄影展:

日期:16/4-4/7/2021

地点:新加坡 Esplanade Tunnel

网站:www.findingwhatsnext.sg

脸书: Ahbobpapa

 *资料/图片/视频经Bob Lee授权刊登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1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