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COVID公益-3】默默行善 义务防疫消毒

【COVID公益-3】默默行善 义务防疫消毒

今年31岁的吴多进是默默义工团队的发起人,他说:“一个人的能力始终有限,所谓团结就是力量,所以很感谢身边的朋友,当召集他们一起做这件事(义工)时,一口就答应。”团队从初始的12、13人壮大至目前的60人。

至于为何会以‘默默’之名出发,他说,默默的意思是低调。“虽然我会把每次的活动都发在面子书上,但不是要张扬我的所作所为,也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希望作为纪念和记录,以及希望藉此影响他人,让更多人愿意加入行善行列。”

默默义工团队目前有60人在‘默默’行善。

很多人常会认为行善是有钱人才能做的事,但他说,行善不能只用金钱来衡量,而且行善不一定要用到金钱。“我们没钱,但我们愿意以行动投入公益。”

吴多进面对媒体采访,显得非常彆扭、害羞,觉得自己教育程度不高,怕说错什么。但记者认为,他的行为值得让人尊重,因为即便拥有高学历的人,也不定有他那股行善的精神。

吴多进是面档小贩,他透露,每次消毒工作需要花费大约300至500令吉,取决于地点大小和出席人数。

“费用皆是由团队自资。”他透露,目前团队共拥有12台消毒喷雾机,多为成员掏钱购买,其中也有善心人士报效捐赠。

对吴多进而言,助人行善是一件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没有任何的始因或目的。“只想尽自己能力范围,帮助有需要的人,并没有想过得到任何的东西。如果硬要说,可能就是能让自己更开心,快乐吧!”

他17岁加入社警,在成立‘默默义工队’前已陆续有在捐赠物资给老人院或有需要的弱势群众。“看见行动不便的老人家要过马路,就扶他们一起过。不是什么大事,就只是举手之劳。”或有时在外遇见流浪汉乞讨钱,他坦言,自己不会直接给钱,而是询问对方想吃什么,给他们买。“他们一般也不会叫到很贵的食物,甚至有些还会为你省钱呢。”

他续说,几年前在面档遇见一位卖彩票的婆婆。“婆婆问我:老板,我可以用2张彩票和你换一碗咖哩面吗?”他坦言,当下觉得很心酸,然后给她煮了一碗咖哩面,以及拒绝收下婆婆执意要给的彩票。

“直到现在,我每次见到婆婆都会请她吃饭,给她打包饮料,虽然她每次都会不好意思。”但他说,看见她脸上快乐的笑容,自己也会很开心。

默默义工队并非是在疫情之下才成立的团队,吴多进说,2019年5月雪州面临大制水,因为需要将大批水源从有水供的地区,运送到制水地区,所以便开始召集人手一起参与。

他回忆说道,连续3天从傍晚开始分派水源,直到凌晨3至4点。“因为忙得不可开交,甚至没有时间吃饭,当时有马来同胞给我们送上面包和饮料。”虽然并非是山珍海味,但对他而言,却十分温馨。

默默义工团队目前以公共区域及老人院等为消毒目标,并没有为私宅消毒。

本地疫情爆发后,义工团队起初是先到老人院,孤儿院以及商业区走廊进行消毒工作,然后再到学校、警察局和神庙等等。

“我们目前以公共区域为主,至于确诊者的住家,我们则会建议他们寻找专业的消毒团队,因为比较妥当。”

推荐

上个月,团队出现确诊案例,虽然经过调查,该成员并非是在做消毒工作时被感染,但安全期间,全员也自行进行检验和自我隔离。

“那段时期,我们也都暂停进行任何活动。”他坦言,即便有感病毒离自己越来越近,但他们不会因此而却步。“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下周的消毒活动了,只是这次需要遵守标准程序,涉及的人数不能太多。”

下一篇:【COVID公益-4】南洋报业基金‘对抗饥饿”’派送粮食

报导:林珮璇

照片:受访者提供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