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Age Gracefully】自在与老共舞 李系德:废物可以循环再用啊!

【Age Gracefully】自在与老共舞 李系德:废物可以循环再用啊!

大半辈子与文字共舞的李系德(本名李英华),在报界安稳度过了无数个春秋,他珍惜每一次的相遇,铭记每一个快乐,现阶段更是‘与老共舞’,活得自在又自得。

老天爷非常眷顾李系德,除了赐他‘耐老’的外表,也赠他快乐无忧的心灵。他说,心境保持年轻,不去想老的问题,就这样如常生活,就不会感觉到老。

“我到现在还是很少白头发,不必特地将头发染黑。刚认识的朋友,都不相信我没有染过头发,还开玩笑以为我戴了假发。有人问我为何没有白头发,我就会开玩笑说因为我没有用脑,不用想太多,白发就不会长出来。”李系德还是一样幽默风趣!

16岁与嫂嫂(中站者)及两个姐姐摄于住家前。

“我会保持愉快的心情,只要心境开朗,遇到烦恼也不会去多想,因为我认为凡事都会船到桥头自然直,广东话也说‘天塌下来,就当被盖’,所以我都看得很开,也不和别人斤斤计较。生活开心,就不会老得那么快。”

阿哥变安哥就是老了

李系德从1972年就开始在报社任职。曾先后在4家华文日报任职,即《新明日报》、《通报》、《南洋商报》及《光明日报》。如今虽已届71岁,不过他依然在为报社服务。他两年前从《光明日报》退休后,仍以合约方式继续为该报的副刊服务,主要从事审稿和审查大版等工作,如今通过电脑网络居家作业,可谓退而不休。

约30岁任职《新明日报》时与副总编辑郑玉祥(右二)及歌手唐尼等主持抽奖。

“我目前和妻子、儿子媳妇孙女一起住。我完全没有怕老,没有太在意会变老这个问题。既然不怕变老,就根本不需要勇气去面对它。与老共存吧,就像如今与新冠病毒共存一样自然。”

大概是在50岁时,李系德就发现自己开始步入年迈。在那之前,每次出外,接触到店员、小贩或餐厅的侍应生,都会以广东话的‘阿哥’或‘靓仔’称呼他。

“50岁后他们都改称我为Uncle了。从‘阿哥’变成Uncle,我才发现到自己变成老Uncle了。”他笑道。“几年前我抱着当时才1岁的孙女走上斜坡时,就突然觉得很吃力,不断喘气。最近这几年上楼梯,也发现自己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灵活了,开始有一点点的疲累了,我终于意识到自己老了。”

34岁与两个儿子摄于国家动物园。

李系德平时的运动,就只是在住宅区走几圈。“我担心跑步会发生意外,年轻的时候,常常有打球、打乒乓,现在都没进行那些运动了。”

幽默笑看岁月年轮

“我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对老有不同的看法,一个人要到几岁才算老,这是一个问题。”

李系德念小学时期,常跟妈妈去戏院看那些哭哭啼啼的粤语残片。

“戏里那些10多20岁的漂亮女主角被父母逼迫,要她们嫁给40多岁的男人,我就想40多岁那么老啊,怎么可以嫁给他?所以我那时就认为40岁已经很老了。粤语残片灌输观众的印象就是40多岁就是老男人了!”

“当我自己到40岁时,却发现别人对我的态度不一样,就不觉得自己很老。因为我那时好像还在20多岁的样子,感觉比较耐老,所以我很享受40岁的不惑之年,就像大家所说的男人40一枝花!”

约50岁时与《南洋商报》副刊组同事合摄。

当李系德进入60岁时,他对年龄有了另一种诠释。

“报章偶有提及的花甲老翁,通常都不是好事情,多数指那些为老不尊的人。”他打趣地说。那时他就决定用另外一种心态来看待自己的年龄。“就像谭咏麟说自己每年都25岁一样。”

“当我61岁时,我就把数字反过来,变成16岁;62岁时就变成26岁;63岁就是36岁,以此类推,感觉自己还青春充满活力。”他呵呵笑道。

到后来这个方式就行不通了,因为当他67岁的时候,反过来就是76岁了。“68岁时就变成86岁,69岁就变成96岁,就更老了,弄巧反拙!所以接下来几年我就不去想太多,让自己的年岁自然增加,随遇而安。到了70岁,我终于惊觉到自己是古稀老翁了!”

63岁(最前排左一)与《通报》昔日旧同事合摄于聚餐会。

感恩自己活到现在

李系德认为,所谓人生七十古来稀,既然能够活到这么老,应该感恩了。

不烟不酒的他从来不吃保健品,不过会定期体检,每天吃降血压高和高胆固醇的药。

“到了人生这个阶段,最重要还是健康。最近身体不如以往,前几年开刀割盲肠,动过白内障手术、得过胃病,曾经也因为退休后在家以电脑写稿,手指姿势不正确而‘硬化’,所幸全都治愈了。”

“现在都戴老花眼镜看版,从电脑看会比较吃力。通常看完两、三个大版就要休息一下。以前在报社,版印出来看,虽然字小一点,但眼睛不容易疲累,也看得比较快。不过幸好现在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只要在截止时间前弄好就可以了。”

53岁与专栏搭档曾子曰(左)及许友彬合作拍摄电视清谈节目《听君一席话》。

71岁与曾子曰及许友彬摆回三人18年前同样的姿势合摄,重温昔日时光,他果然有不老的容颜啊。(此张照片由《大日子》提供)

“我对老年没有太多的自我设定,也没有特意提高生活品质。不会特地去酒店或餐馆吃香喝辣,除非有朋友邀约。”

他向来过着简单的生活,吃家人烹调的住家菜。“这样至少可以保持健康。家人没空下厨,才出去打包。我认为不需要吃得太奢侈,不需要鲍鱼或‘忘不了’(名贵河鱼)。只要吃到自己喜欢的,又不太昂贵的就已心满意足了。”

“我不会担心经济问题,我用钱都很有计划,不会追求豪华的生活,只买生活必需品如房子和车子,给家人生活有保障。”他自己也省吃俭用,现在每个月还可以储蓄一笔钱,孩子们也有固定的职业,不必为经济而烦恼。他提醒:“千万别赌博,也别跟大耳窿借钱,否则就很难翻生!”

思路清晰继续写专栏

文笔幽默鬼马的李系德,69岁从《光明日报》退休后,除了每天居家继续为该报社服务,还要为3家报社和一个网站撰写专栏及经营个人面子书专页‘你係得嘅!’。他叹时间不太够用,有时在散步的时候也要构想题材和内容。

69岁从《光明日报》退休,与同事合摄于欢送会。

推荐

他在66岁那一年,凭《为食猫吃翻广州》夺得黄纪达新闻奖旅游报道佳作奖。“我在想这个奖是不是有史以来,我是年纪最大的得奖人。”他笑言。此外,他也荣获新闻事业服务精神奖,此奖表扬他在报界服务超过半个世纪。

李系德擅长写怀旧和幽默文章,至今已出过5本书。“最近还有出版社邀我出书,不过还在商榷着。”

李系德出版过5本书,这是27岁出版的《古灵精怪集》。

“我家里还有很多以前买的书和电影DVD等着我去看,所以我不会无聊。疫情爆发前,我会去电影院看电影,去书局或书展,和朋友到餐馆用餐叙旧。以前每年年尾,都会和家人去旅行,疫情爆发后,很多计划都改变了。”

“我活了70年,依然享受生活,不会把自己老的事放在心上。老了又如何?年轻人可以做的事,老年人只要有心有力,还是一样可以做到。”

唯一不习惯的事,就是出门要戴口罩。“之前强制性戴口罩,非常不习惯,戴了呼吸不顺畅,很不舒服。不过还是要接受现实,只能去习惯。虽然现在放宽了,我出门还是会戴口罩,也会继续保持人身距离,同时也减少外出,保障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只要活着,就有机会遇到以前没遇过的事,对人生变化,他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

李系德与老共舞,生活开心,71岁仍一头自然的黑发。

“1972年开始在报界服务,到现在还可以继续,真的很感恩了。只要还有人请我做,我都会继续工作,贡献我剩余的价值。大家都在推崇环保概念,而我就像废物循环再用。” 他自嘲道。“我会一直工作,直到自己做到觉得辛苦,无法再继续时才会停止。”

Text/以诺

Photography/Eric [email protected] Studio

Styling/[email protected]

Hairdo/ [email protected] Atelier

Make up/Emmy [email protected] Sisley Paris

Outfit/ H&M STUDIO 格纹宽版毛尼外套

部份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28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2
喜欢
4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