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Age Gracefully】年龄只是数字 拿督廖润强:字典里没有退休二字

【Age Gracefully】年龄只是数字 拿督廖润强:字典里没有退休二字

变老,也需要勇气。我们总是害怕变老,当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时,我们会忍不住感叹:“老了老了,身体不听使唤了……”如果将年轻视为人生的巅峰,年老彷彿就代表一路走下坡,渐渐失去一切,但事实真是如此吗?今年62岁的拿督廖润强虽然人生已走到下半场,但他从来就不认老,对他而言,年龄不过只是个数字,最重要是心态,正如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所说:“你的心态决定年龄!”

“只要人生还有目标,就会充满活力;如果自认时日不多,就会马马虎虎走过。”拿督廖润强形容,没有目标,每天起床无所事事,没有一个让自己努力前进的动力,无论是体力或脑力都会渐渐衰退,即便只是40岁。

“年龄只是一个数字,但很多人却会把这个数字作为让自己怠慢下来的藉口。”他说,如果人们一直下意识认为自己变老了,就有很多事情不能做,不再经营人际关系,或者抱着这种负面的想法,这有可能会限制住他们的人生发展。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也曾说过,人是一夕之间变老,其实不是因为白头发或皱纹,而是因为你‘心里放弃了自己’,开始觉得自己老了,不能再做什么事了,所以到底是年龄放弃了你,还是我们放弃了自己?

拿督廖润强认为如果太重视年龄,反而限制了人生发展。

努力提升沙登软体设备

“如果健康许可,我不会退休。”在廖润强的字典里,没有退休二字,因为他认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可能完全‘停业’。“我们可以放慢脚步,做少一点,但不可能完全不做。”他认为,当自己完全不做的时候,应该就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了。

虽然他在第十二届全国大选当中失去了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的席位,但他仍担任马华蒲种区会主席一职,以及成立‘爱心团队’,积极帮助社区的贫穷家庭,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他说,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目标就是希望提升沙登的软体设备,包括改善教育水平、文化等等,而这些年在他的努力之下,成功建立了沙登民众图书馆、沙登文化教育委员会以及沙登岭华小。

“我会继续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前进。”而接下来他的计划是希望把沙登所有华小集合在一起,以推动整个大环境的教育程度。

一直以来他最大的目标就是提升沙登的软体设备,包括改善教育水平。

靠知识改变命运

他不忘分享,当初自己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免费补习。因为对于知识改变命运,他绝对是过来人。“我来自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我爸爸是矿工,妈妈则是割胶工人,更重要的是我有8个兄弟姐妹。”一家10口靠着微薄的收入,他坦言‘真的不简单。’

因为原生家庭的关系,他自小就是‘劳碌命’,而他认为要改变命运就必须发愤图强。“我努力读书,考取奖学金,上了大学,修读金融行业。”在金融业待了几年,期间因为他是村委会少数看得懂英文、马来文的年轻人,便请缨当上了秘书工作,却没想到随即被村民推捧作为候选人,正式走上政治之路。

拿督廖润强从小就发愤图强,改变自己的命运。

面对来临的大选,虽然他已无意想要亲自上阵,而是希望提拔年轻人,但他坦言,希望归希望,最重要是要有适合的人。“因为从政党的角度来看,候选人必须要有一定的胜算,而倘若政党的意愿是希望由我上阵的话,我会恭敬不如从命,绝不会因为年龄而退缩。”

年过半百,回顾过去的自己,他说:“如果过去自己有野心一点,或许在政治路上的成就不仅仅停在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但他不后悔,因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史里肯邦安人,所以对于能够服务自己的同乡,他觉得很快乐。

身为沙登人,拿督廖润强关注沙登社区贫困家庭所面对的问题。

弥补错失的家庭时光

正如他说,自己不会退休,但会放慢脚步,而他口中的放慢脚步并非什么都不做,而是学会放下手下的工作,回归到家庭、社交。“我自大学毕业开始参与政治活动,35岁当上州议员,连当了3届。”他回忆说道,35岁那年,大儿子刚出世,自己又刚当上州议员,面对繁复工作,应接不暇。“我当时基本上是早出,半夜才归来。”

他坦言,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接受自己的丈夫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事业,而完全忽略了家庭,尤其是初为人母的情绪较为敏感、脆弱。他坦言,当时和太太的关系一度闹得很不愉快,庆幸的是,俩人最后选择各自退让一步,成功保住了婚姻。

廖润强育有一子一女,大儿子今年27岁,小女儿今年24岁。“老实说,我缺席了他们的成长过程。”因为孩子成长时期,正是他事业搏杀期,少了陪伴他们的时间,也少了对孩子们的付出。“我的孩子现在都和妈妈比较亲密。”

问他,难道不会吃醋吗?他回答说:“我不可以吃醋啊。自己对孩子们付出的爱、时间并不比太太来得多,岂能希望能和太太拥有同等的对待了。回想起来,我还真的对不起他们。”不过随着他慢慢把事业心放下之后,他说,现在每年都会至少安排一至2次的家庭旅行,全家人一起到本地或国外旅游,促进感情。

人生下半场,他会把重量放在家庭与社区。

他亦认为,步入人生下半场,社交圈子其实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试想一下,当没有工作,没有朋友的时候,你开车出门,都不知道该开去哪里?”他坦言,自己曾有一段时间,生活里只有工作,所以每次朋友约他都会被婉拒或失约,渐渐的,朋友们也不再约他。“最近我开始重新联系了以前的老朋友,大家出来吃吃饭,喝喝茶。”

健康与金钱保障晚年

廖润强说,走进人生的下半场,维持健康的身体是最为重要,因为只有拥有健康的体魄才能有选择的权利。“只有健康,才能选择自己想过的退休人生。”迈入60岁大关,他说,自己的身体状况算是还可以,只是胆固醇指数偏高,主要是嘴巴管不住。“在我看来,不是什么不可以吃,而是所有东西都要适量的吃。”他认为,对自己的饮食过于苛刻,也是一种不健康的做法。“我看到身边有些朋友因为要照顾健康,经常只能吃氽烫煮熟的食物,吃的一点也不快乐,久而久之其实也是会生病的。”他同时说道,自己每天早上会去晨运,舒展一下四肢。或许正是如此,廖润强的体态比起早年更为健硕。

廖润强认为,只有拥有健康的体魄才能有选择晚年生活的权利。

回到现实点,老年生活也需要金钱来维持,因此他说:“虽然不至于说很多钱,但我确实有储备了一笔‘安老金’,以应付我和太太往后的老年生活。”他说,虽然传统观念说,养儿防老,但来到现今社会,很多年轻人就连自己都自顾不暇了,更别说让他们来照顾父母。

因为工作关系,让他接触过形形色色的家庭个案,他说自己是能够接受孩子把父母送到安老院,因为他自己也是过来人。“在我父亲差不多离世之前,他已经是长期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他说,父亲有8个子女,当时他只是需要每星期去帮忙照顾一天,但也让他吃不消。“因为当时的工作实在很繁重。”

推荐

对于自己理想的老年生活,他说,若健康许可,他是希望可以留在家中和太太一起,但如果健康不许可,就需要麻烦别人照顾,那时候的选择除了孩子,第二个选项就是到安老院了。

访问结束前问廖润强,他是否有很欣赏的长者,他想了一下便说道:“郭鹤年。”他说,郭鹤年虽然不是政治人物,但自己很敬佩他的精神和耐力,即便到了九十高龄依然谦虚谦虚再谦虚、努力努力再努力,成就了跨时代、跨行业、跨国界的成功,也树起一面卓越企业家的光辉旗帜,值得让人学习。

Text/裴宣

Photography/Eric [email protected] Studio

Styling/[email protected]

Hairdo/ Kelvin Tan @Hair Atelier

Make up/Emmy [email protected] Sisley Paris

Outfit/ ZARA 裸色宽版衬衫、驼色外套

部份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28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