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90年代刑事案件】 香港贼王叶继欢(二): 传刘銮雄报答 资助叶女教育费用

【90年代刑事案件】 香港贼王叶继欢(二): 传刘銮雄报答 资助叶女教育费用

一代贼王叶继欢因为警方开于背后的三枪被捕入狱,且下半辈子都得靠轮椅行走。2017年,因癌症去世,享年56岁。

1996年5月13日,叶继欢背后中枪就捕,从此下身瘫痪。1997年,叶继欢被判逃狱、无牌管有枪械和弹药、使用枪械及弹药意图抗拒合法逮捕、意图危害生命或财产而管有爆炸品罪名成立,被判监30年,连同1989年越狱前未服完的刑期合共需要服刑41年零3个月。其后,上诉庭改判他36年零3个月。

服役期间,张子强曾想过营救叶继欢,准备了800公斤炸药,想把赤柱监狱炸掉,最后被警方发现,导致计划失败。1998年,张子强在中国被判死刑,这起事件深深触动了身在监狱的叶继欢,而认真地在狱中服刑。

叶继欢在张子强死后,多次接受传媒访谈,与参观监狱的青少年见面,以自己做为反面教材警惕年轻人,还鼓励其他囚友出狱后要改过自新。

在狱中结婚让女儿落户

2003年,叶继欢在狱中与一名30岁的女子结婚,并诞下一名女儿。原来他在1991年干下了香港抢劫案后,便逃到了中国。在那里遇到了一名女生,还替他生了一名可爱的女儿。

本来,叶继欢想着再干下几单大案后,就带着女友和女儿移居海外,隐姓埋名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落得如今下场。后来,因为女儿已到了入学年龄,如果不结婚的话,女儿的户口就没有办法落实,也就无法去上学。

其实叶继欢曾在女儿两三岁时,就想着与女友结婚,让女儿有个户口。可惜那时他当上了国际通缉犯,没有办法实现这个诺言。

律师翁静晶

当时,香港有一名叫做翁静晶的律师,正打算写一本有关香港重罪犯的书籍,便申请当叶继欢的辩护律师,以搜集更多有关叶继欢的资料。叶继欢向翁静晶透露了这一件私事,也让她认为叶继欢虽然犯了大错,但不应该连累他的女儿。

于是,她向叶继欢拿了地址和电话,找到了叶继欢女友,并见到了他的女儿。随后,她便进一步替叶继欢向赤柱监狱的上级部门提出了结婚申请。在多方的斡旋下,最终得到上级同意,让叶继欢与女友成了第一对在监狱中结婚的新人,而证婚人就是翁静晶。

翁静晶让叶继欢与女友成了第一对在监狱中结婚的新人。

翁静晶帮人帮到底,她了解到叶继欢妻女之后的生活费和学费都是他们的大考验,便决定寻找刘銮雄。

刘銮雄与叶继欢,有一段同乡渊源。

刘銮雄对叶继欢印象深刻,主要是他们俩是潮汕同乡。他也道出了当年拒绝叶继欢的医药赔偿,主要是因为风扇厂面临倒闭,经济压力让他把每一分钱都看得很重。而当翁静晶去找他时,正值他财大气粗,便二话不说的资助他们每月1万元的生活费与学费。翁静晶更把叶继欢的女儿收养在自己身边,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

叶继欢的女儿也很争气,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世纪贼王的女儿而受到影响,最后更凭著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清华大学。据闻,这个女孩很有骨气,大学毕业后就拒绝了刘銮雄的资助。

虽然叶继欢在2015年8月25日,与结婚12年的妻子离婚,但叶继欢的事件对妻女的影响还是太大,让妻女最终决定到海外求学生活。

癌症期间 送院过程大阵仗

其实叶继欢在婚后的第二年,即是2004年2月受洗,并在狱中亲笔写下了5页信回覆基督教杂志《天使心》,分享成为「贼王」的历程,以及狱中归主的经历。

没想到的是,在2009年4月30日,他被一级惩教助理谷源科告说以6寸半长的原子笔施袭,令谷的左颈擦损流血。谷即时抓住叶继欢双手,按在床上,成功制服他。叶继欢自辩说,当时遭到事主粗口威吓及设计陷害,表示若有伤人会承认。

推荐

2009年11月6日的第三日聆讯时,叶继欢在庭上一度晕倒失去知觉。律师致电紧急救助,无奈到场的救护人员却被惩教人员拒于门外。经过一番推挤后才成功进入拘留室,为叶继欢施行急救。急救人员当时认为叶继欢需要立刻送院,但惩教署以甲级重犯为由,坚持等候赤柱监狱的当值医生到场后,再决定是否需要送院。结果,拖至一个半小时后,叶继欢才得以被送进医院。

送院过程堪称‘大阵仗’,大批警院和惩教署人员穿上避弹衣,荷枪实弹的高度戒备,押送叶继欢到玛丽医院接受治疗。2010年1月11日,叶继欢被判伤人罪成,把原有的刑期延长6个月。

期间,叶继欢再与人发生口角,违反《监狱规则》,被判罪名成立,加监禁3日、扣除7天薪金及需要单独囚禁7天。叶继欢不满聆讯时未能够聘请律师代为抗辩,于2012年初申请司法覆核。8月23日,法官同意撤销叶继欢的两项违规定罪及相关刑罚,案件交由另一个审裁委员会处理,惩教署需要支付讼费。后来惩教署叶继欢达成和解,双方同意重新展开纪律聆讯。

2012年8月26日,叶继欢身体不适,再度被送入玛丽医院接受治疗。同年9月3日上午11时,叶继欢需要再到医院接受磁力共振扫描,警务处不敢怠慢,仍然派了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员押送。期间,叶继欢进入医院多次接受治疗,警员都以押送甲级重犯看待。

在接受玛丽医院治疗期间,叶继欢曾多次争取接受中医治疗,惩教署以他无法拿出证明中医较为适合他而拒绝。2016年11月,叶继欢入稟高等法院申请司法覆核,要求推翻惩教署不让他接受中医治疗的决定。

2017年2月27日,叶继欢因身体不适,再度被送往玛丽医院,入住羁留病房。同年4月1日,他又因尿道炎被送入院。4月19日1时02分,叶继欢因肺癌恶化在玛丽医院的羁留病房过去,享年56岁。5月13日,遗体在红磡世界殡仪馆设灵,因家族关系而采用道教丧礼仪式,并有相当多江湖人士送赠花圈。5月14日,出殡,一代叶继欢人生路正式迈向终结点。

如今,叶继欢已不在江湖,可是江湖上却依旧有他的传说。

文字/YC

照片/截自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