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90年代刑事案件】梨泰院杀人事件:谁才是真凶?

【90年代刑事案件】梨泰院杀人事件:谁才是真凶?

《梨泰院Class》播出时,获得了不少剧迷追棒。你又是否知道,梨泰院在1997年发生了一起哄动全韩国的杀人事件?一名22岁的大学生,无故被人在汉堡王厕所内残暴杀死,2名嫌犯都到警局自首涉案,但却互相指责对方才是真正凶手……

案发的快餐店。

韩国首尔的梨泰院,是一个充满异国风情与夜生活的商业区,是该地年轻人寻欢作乐的主要场所。1997年4月3日这一天,有20位少年少女在其中一橦建筑屋的4楼开派对。虽然大家都玩得开心兴奋,却有人正在寻思刺激的玩意儿。

派对中途,一名17岁的美韩混血儿Arthur Patterson向大家秀出一把小刀。虽然没有太大的动作,却也让现场的人记住了它。不久,Patterson邀了18岁的韩裔美国人Edward Lee去一楼的汉堡王点餐。

点餐途中,两人到洗手间解手,巧遇一位22岁的大学生赵重弼正在使用厕所。不知过了多久,赵重弼被人发现卧尸厕所地板,浑身浴血。当警方接获投报赶到时,现场被员工完全破坏,能收集到的证据和照片非常少,严重影响了接下来的调查工作,只能靠证人的证词来破案。

梨泰院杀人事件的被害人赵重弼 –他当日晚上送女朋友回家途中,到梨泰院的汉堡王餐厅用餐,去洗手间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死在里面。被害时,他的女朋友还在外面吃着薯条等待他。

少年自首坚称对方是凶手

命案发生的第二天,驻韩美军接获匿名线报,指Patterson涉案,于是派员捉捕他。两天后,Edward父亲得知儿子涉案,马上赶回首尔了解情况,并找律师陪同儿子自首。

警方在跟两名嫌犯录口供时发现,两人都坚称对方才是下手的真凶,自己只是刚好在命案现场的目睹者。这两人的指责,令警方更赶为难及头疼,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韩国警方除了没有足够证据还原案件真相,另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涉案者都是美国籍公民。因此,在审判时受到了美国干预,再加上两名嫌犯与首尔警方之间的语言隔阂,让调查陷入了各种挑战及困难。

死者身中多刀颈动脉破裂至死

22岁的死者赵重弼是一名大学生。当天约10时,送女朋友回家途中,先到了梨泰院汉堡王用餐。途中去上洗手间,就莫名其妙的遇到了同样进入厕所的Patterson和Edward。当时,她的女朋友还在餐厅外用餐等他。

调查显示,赵重弼脖子中了七刀,胸口中了两刀,颈动脉破裂身亡。他应该是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人刺动脖子大动脉,然后转身就被刺中胸部。他的鲜血染红了整间洗手间的磁砖,令人触目惊心。

案发现场,触目惊心。

在审问过程中,Patterson和Edward都否认自己是真凶,所以给了不一样的口供。Edward的版本是Patterson叫他一起去厕所,他因为自己吃了汉堡和薯条想要洗手,便跟了进去。当他在洗手时,从镜中看到Patterson突然走向在上厕所的受害者,对著他的右后方乱刺一通,把他杀害了。

Patterson则说,是Edward要给东西他看,所以叫他一起进厕所。“我以为他叫我至吸毒,我才跟着进去。”他表示,Edward进入厕所后,突然从他身上取走小刀,便往受害人身上捅。

受害人身上的致命伤。

在询问两人,对方是如何刺杀受害者时,Edward说自己当时被吓坏了,所以没有办法清楚描述受害人遇击的详情。但Patterson却详细地说出,Edward先在受害人右边脖子刺了三刀,被害人转过身来,又在他胸口刺了两刀,最后在左边脖子又刺了四刀。整个过程很快速,约7~8秒时间。他的描述与死者验尸的结果一致。

俩人互相指正。

Patterson还说,Edward杀了人之后就把刀丢在地上离开。他知道他们闯祸了,就马上捡起刀带走,并把刀扔在美军营内的水沟内。而按照位于四楼的其他青少年证词,Patterson当天跑到了顶楼的夜店,洗干净了全身后才回来找他们。

美警与韩警的对立意见

由于Patterson的父亲是驻韩美军,所以按照规定,美军家属的罪行必须先由美国陆军刑事调查处司令部(CID)调查。结果,驻韩美军的CID判定Patterson就是杀人嫌疑犯,并把他转交给韩国警方处理。

韩警接手重新审视案件时,又难以判定真凶,美军CID判定Patterson是凶手的原因有四点:

  1. 他是干案小刀的持有人,而且是他把刀拿去丢的。
  2. 全身衣服及鞋子都沾满了死者鲜血。
  3. 他身上有一个洛杉矶黑帮(Norte 14)纹身,死者的被害手法又与美国黑帮的手法很类似。
  4. 他回到美军军营后,把衣物全都烧掉,企图掩没证据。

韩警认同Patterson是凶器持有人,身上血迹也证明了他在现场,却无法证明是他下手杀人。因为他们认为,Patterson比死者足足矮了6公分,不但没有足够力量制服死者,要连刺一位比自己高的人也不太可能。

相反地,Edward则比死者高出两公分,体重也超过100公斤。而他衣物上胸口上的喷溅血迹也较符合验尸报告结果。身高优势,比较可能拿小刀连捅死者颈部。针对他无法详细说出案发过程,可能是因为杀人后刺激太大,所以隔天无法记得的解离反应,同时十次测谎机的测试都显示他说谎。

因此,韩警否决了美军CID的建议,以谋杀罪起诉Edward,再以非法持有武器罪名起诉Patterson。结果,Edward被判无期徒刑,Patterson则被判一年半的刑期。

虽然案件已经定案,但韩国司法体系面对‘拥有两个嫌犯’的难题,之后竟然进化到‘没有任何凶手’的糟糕情况。1999年,Edward获得上诉机会,结果被判罪证不足,被最高法院判无罪,且可以返回美国。而Patterson在服刑快一年时,因光复节特赦而离开了监狱。

受害人赵忠弼的老母亲。

韩警在Edward被判无罪后,马上把茅头重新指向Patterson,并以出境禁令避免他离开韩国。怎知,检方失误忘了在三个月后申请续期,让他在当中的两天空档逃回了美国。

赵重弼命案成了悬案,因为两个嫌犯都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了,剩下的只有死者家属难以伸展的冤屈及悲伤。

推荐

电影再引热论

原以为这起案件将会就此被人遗忘,却因为在2009年的一部改编电影《梨泰院杀人事件》播出,再次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这部电影成功吸引了50多万人入场观赏,社会上掀起一波讨论。

而最重要的是当时韩国及美国之间的微妙关系。长期以来,韩国都靠美国的政治和军事力量来自保,因此会有被美国占上风的感觉。梨泰院杀人事件中的两名嫌犯恰好就有美国藉,所以更被大众说是受到美国保护而无法找到凶手的悬案。

在受到各方压力下,韩国检警又开始积极查案,更在2011年建设了凶案模拟场景。

发现重要线索

这一次,警方发现了一些以往忽略的关键突破点。

  1. 当年警方认为Patterson的身高难以制服死者,但后来发现死者在厕所时背着背包。所以Patterson只要抓着背包,就可以限制死者的行动。
  2. 针对衣物上的血迹,Patterson解释是自己站在洗手盆旁。死者被袭击后曾向他倒过来,他在惊慌时推开死者,所以有大量鲜血喷到身上。但是在这种情况下,Patterson身后的地方不应该有大量血迹,但洗手盆处的血迹却恰好相反。所以结论是:只有最靠近的人才有可能沾满死者的鲜血。

在这两大论点中,韩警重新起诉Patterson为真凶,并向美国交涉要人。美国十分配合,在2012年10月,洛杉矶美国联邦法庭宣判Patterson必须被遣送韩国接受审理。

虽然Patterson一直都否认自己是真凶,他在2015年戴上手铐被押送到韩国时,对着媒体如此批判韩国说:“被害人家属一直经历这份痛苦是不对的,但我被带来这里也是不对的。”

在韩国法院上,Patterson一直坚称凶手是Edward,但法院不原采纳他的说法。于是,以他犯案时未满18岁的刑法,判了他最高刑法的20年有期徒刑。另外,法院虽然认为Edward就算没有亲自下手,可能也在现场助长Patterson杀人的勇气,应被视为共犯。但是,Edward已经以杀人嫌疑被起诉过一次并无罪释放,所以不再适于重审,也不能再被起诉。

虽然最后司法给了死者家属一个交待,但到底谁才是真凶?真正的案发经过是怎样?相信就只有两位嫌犯知道。

文字/YC

照片/截自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