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90年代刑事案件】巫师夫妇碎尸案(五):17年后 女巫莫娜再现

【90年代刑事案件】巫师夫妇碎尸案(五):17年后 女巫莫娜再现

一句“我是不会死的”,让女巫莫娜被喻为大马最知名女巫,而有关她死后显灵的异事也一直没有间断过。2018年4月,一部以莫娜为蓝本的电影《Dukun》,终于在12年后被解禁上映,再次唤起大家对这位女巫的好奇。前几期都在讲着马兹兰碎尸案,这期终于要好好地与你讲一些有关莫娜的故事。

谁是莫娜?

莫娜原名玛斯娜,自称有华人血统,又有皇室血统,由祖父母养大。她对外宣称自己在被捕时37岁,但却有多人说出她不同的岁数,包括其祖母就说她已年近50。结过4次婚,育有6名子女。

她的第一任丈夫是一名教师,生下了一名女儿。她与丈夫离异后,只身前往吉隆坡,在一家夜总会当歌星。她在吉隆坡认识了一名来自关丹的野战部队军人,结婚后生下两名儿子。

分开后,莫娜嫁给了驾德士的第三任丈夫,生下一男一女,据悉儿子与父亲家人住在吉隆坡,女儿则与外祖母同住。后来,莫娜认识了阿芬迪,俩人婚后育有一名小女儿。

行事作风大胆  曾是歌手

做风行事大胆的莫娜在审讯期间都非常注重衣著打扮,每次出场都为群众带来惊喜。她身材瘦削,身型高佻,很喜欢穿紧身裤,还会搭配各种饰物,如大耳环、丝巾,或是搭上闪亮的发饰。发型部分也每天不同款式,有发髻、马尾、戴发夹等,与身上服装搭配得体。

莫娜对黑色和红色情有独钟,相信红色能把她变成焦点,那么黑色又是否与巫术相搭配呢?除了衣著打扮亮眼,她还经常被指‘真空’上阵,更曾引发媒体及群众的反感及责问。

曾经是歌手的莫娜,因为这场案件,唱片被抢购一空。

其实从资料中显示,莫娜过去除了在夜总会唱歌,60年代时也曾出道当歌手,更在电视台演过戏。1987年还灌录过一张唱片,不过只是‘一片之星’。没想到的是,马兹兰碎尸案后,这张名为《戴安娜(一)》的唱片竟然掀起热潮,让无法销出去的500多张唱片存货,在短短几天内被抢购一空。

据悉,莫娜当时为了宣传唱片,到过第三电视电台的《Muzik Muzik》节目亮相,唱片里也附设了有奖问题回答比赛,奖金高达3000令吉。她知道自己在娱乐圈难以出头,便离开发展自己的事业。1989年,在关丹的雅凌区开健身操班,更以‘文化舞蹈团’名义欺骗少女,拐带他们到国外卖淫,涉及数宗老千骗案。

1990年,她也称自己花了580万令吉购入泰国一座小岛,并打算把这座岛开辟成旅游胜地,更宣称这项涉及数亿令吉的计划,获得许多富商支持,到处去找人投资骗钱。一名自称与阿芬迪夫妇一同钻研巫术的同门师兄哈林阿都拉,在1993年8月2日接受《通报》访问时表示,他自己就差点上当,后因所拟约定书破绽百出,才让投资告终。

阿芬迪夫妇曾到棉兰深山隐居学师,以寻求更高深的巫术。

阿芬迪巫术莫娜死而复生

此外,这位同门师兄也聊起了他们过去一同拜师印尼棉兰的苏巴特拉师父学巫术的事情。据他了解,阿芬迪夫妇曾到棉兰深山隐居学师,以寻求更高深的巫术。“这从他们夫妇俩的怪异举动可以看出来,曾有一次他们来我家度宿,赤裸裸地卧地睡觉,这显示精于巫术的一种特殊象徵。”

其实关于莫娜的惊人传奇故事,过去也有不少报导曾经写过,甚至有一名马来报记者在碎尸案发生前,也曾亲自到他位于巴生的家里进行采访,内容写出了莫娜过去的故事,同时也道出阿芬迪和莫娜当场让他和摄记亲身体验了法术的真假。

《通报》报导中也指出,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记者纳斯里曾在5年前,因为美娜出版了首张唱片时专访过她和阿芬迪时,莫娜声称自己死过翻生。她说,忘了事情发生在何时,不过她记得这宗悲剧是发生在澳洲某地,她被坏人砍成数段,然后还把她的尸体抛下大海,当时有报章的报导都指她还魂乏术,可是不久后她却突然复活了,而且没有一点被砍的痕迹。

在受访时,她还让记者看粉颈,果真一点伤痕都没有。她更邀请记者到她家参阅有关报导她死亡消息的剪报,证明她句句属实。莫娜当时还兴致勃勃地要求记者把她的故事出书成辑,并担保一定能替他赚取一笔可观的收入。

关于莫娜,有太多黑色传说了,而她也始终飞不出法网。

《风采》记者凶宅探秘

2014年,本杂志前记者燕芩也曾与摄影,还有金口师父等人重回莫娜故居,也就是当年马兹兰碎尸案现场。

推荐

文中提及,曾听一些报界老前辈说,莫娜曾在印尼深山向高深巫师修法,据说莫娜被师父斩成18段,但没有死去。在师父为她施法后的第14天,莫娜重生了。重生后的莫娜法力更高强,变得更年轻,堪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甚至可以凭空变出数之不尽的财富;也有人说她买小岛的钱,就是巫术变出来的。

这些都是仿间听来的说法,但是却为莫娜增添上一层神秘色彩。好像那间用来干案的屋子,就曾有人说在入夜时分‘看见’莫娜扮得花枝招展,像是在等著某人;而劳勿的警局扣留室,每到深夜就有呻吟声和呼吸声,值勤的警员更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他。

当年摩娜和丈夫阿芬迪及义子朱莱尼,将拿督马芝兰肢解成18块埋在这个深5尺的洞穴,迄今仍清晰可见。

杂志的《鬼屋大搜查》系列,记者就在金口师父陪同下,一探阿芬迪与莫娜故居。荒芜多年的屋子,几乎被埋满在从林里。当时,他们获得一位居民Thur的相助,才找到了这座屋子,Thur还带他们看了当年埋尸的洞穴。

据说,屋子客厅正中央被三棵互相依偎的大树占据,而这三棵树更像是连体婴般。金口师父解释,这些树吸收了念过咒的血,是鬼树。而莫娜生前可能算到自己有此一劫,所以早已安排死后附在树上。还有另一棵树就长在浴室,长像也是怪异,查究后那间浴室就是马兹兰案发现场。

由于房子四周已杂草丛生,大门也不得其门而入,大家唯有从房子后门入屋一探究竟。

记者也写说,当天进入卧室时,就看到两只蝙蝠朝他们飞来。后来金口师父才解释说,当天他一进卧室就看到莫娜身穿黄色波点衣服在屋里,于是念了经文后,莫娜和阿芬迪化身蝙蝠飞了出来。

虽然事件已过了那么多年,但莫娜的传奇仍然让世人难忘……

更多关于莫娜故居详尽内容https://bit.ly/3oW4yYJ

资料来源/生活出版社资料室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7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