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马来西亚政局变色] 巫统不靠谱 马哈迪先见之明

[马来西亚政局变色] 巫统不靠谱 马哈迪先见之明

唐朝诗人李白的诗《蜀道难》:“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以浪漫主义表达手法,配合丰富的想象力,刻画四川连接中原的蜀道昔日之艰险。如果用现代男女关系来表达,就像一名周旋于多名女生的男人一直被逼婚,老羞成怒把合租屋子的女朋友们全赶走,再找来一群早就眉来眼去,但彼此的性格一样刚烈的新女朋友们,成为新的同居组合。

这样的情景换成在马来西亚政坛,就像土著团结党,抛弃共同打拼才租下大屋的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的屋友;与本是同源的巫统、伊斯兰党和砂拉越政党同盟在获得9名王家屋主同意下,24小时内赶走旧爱,迎来了本是老相好的新欢入住。

赶走旧爱说难不难,只要够狠心,旧爱收包袱离开,虽没有在大门口哭爹喊娘,只是心中盘算要看你横行到几时,等待小区管理会议,夺回大屋管理权。男人因逼婚的压力,没有仔细思考其实他跟女友们的生活习惯还匹配,就是对一直要通过逼婚成当家的大女友没有好感;看不起管财务的二女友,一毛不拔,吝啬成性,喜欢批评别人又喜欢自吹自擂,到处炫耀持家有道;小女友专业素养高,就是年纪小,只能跟在姐姐们的后头走。

赶走旧爱,诺大的屋子可容不下寂寞,加上男人自己没本事独力承租大屋,就把住在对面,长期眉来眼去的新欢们一起招进来,反正新欢早就把不得旧爱离开,一拍即合。但所谓相见好,同住难,新的大女友来自大户人家,虽然家道中落,不过从小就被祖上宠坏,性格倔强,刁蛮任性,贪财忘义,一住进大屋就要住主人房,还要位置最好,数量最多的停车位,二小姐来自东海的农村,从小就在佛堂学习礼佛拜神,长大以后又以提升家风为己任,生平最大的志愿是要当道德警察。

自由奔放的三小姐爱热闹,在海的另一边有自己的独栋房子,偶尔来城里开会,没有什么管大屋的事,只是对老二的传统保守很不屑。

首相慕尤丁的土团党,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政治势力,处在同样的核心族群,三党争取的对象同样是国内7成人口的马来穆斯林选民,排除地域的差别。三党虽然一样讨厌行动党,不过三党从意识形态到政治目标却南辕北侧,只是为了眼前彼此的政治利益而互相合作,合作基础薄弱。

三党在各州透过挖角,所组织的国民联盟,同样面对夺得政权以后,谁来当老大的角力战。除了土团党放弃原由慕尤丁门徒萨鲁丁出任的柔佛州务大臣的宝座,让拥有最多州议席的巫统哈斯尼出任大臣。在马六甲州务大臣课题上,509大选以后,想要当首长却输给诚信党阿德里,只能当上行政议员的土团党莫哈末拉菲克,不顾土团党只有两个州议席的政治现实,依然想要争取首长职。对于拥有13个州议席,一向习惯持强凌弱的巫统来说,这是那一门子的道理?

巫统和土团党在马六甲结盟不到4天,马上就变脸不认人,巫统以自己的13名州议员加上两名从公正党和行动党跳槽过来的马来州议员共15人,近见甲州元首要求委任巫统人出任州议员。面对成员变节投敌的11名希盟州议员,只能在旁看大戏。

国盟在马六甲的首长人选难产,另一个可以变天但是技术上还没有变天的霹雳州,同样面对州务大臣人选难产。在希盟执政时期,土团党霹州只有一名中选州议员阿末费沙(巫统一名州议员中选后跳槽土团党),最后由他当上霹雳州务大臣,如今拥有25名州议员的巫统,结合3名伊党州议员,再怎样说也不会放弃州务大臣的宝座。

推荐

虽然说,组织内阁是首相的绝对权利,不过,在政治现实中,土团党36名国会议员中,首相慕尤丁目前账面上只能掌握30人,令他在组织内阁名单时,如何排除拥有39名巫统国会议员的压力,组织出他心目中干净又廉洁的梦幻团队,又要维持土团党在内阁原有的6个重要部长的份额,将是他当下面对的最大挑战。这个烦恼就像那个迎来新欢,住在大屋的男子一样。

回想前首相马哈迪,当初坚持不要与巫统合作,看来他的这个坚持是有先见之明。

文字/陈贞团·时事评论员

照片/截自网络 

*以上言论纯属笔者个人意见。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