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陈贞团专栏】当现代猪仔无选择?

【陈贞团专栏】当现代猪仔无选择?

小区今年初开了一家新式咖啡店,咖啡店设有多个摊位,出租给售卖不同食物的小贩。由于门面整洁,食物价格还公道,最重要是各摊位能接纳电子钱包付款,一时间客似云来。

我一般都是晚上到咖啡店打包,看到在档位上忙活的都是勤快的缅甸男女,付款的电子钱包账号,也是缅甸人的名字,以为他们是本地雇主晚间留下来的二厨,显然我是错的。当我白天去打包时,一大间的咖啡店,只有鸡饭档老板和薄饼档的老板娘是本地人,放眼望去,在档口切、煮、蒸和炒的都是缅甸小贩,烹饪的食物水准不差,有些外籍小贩的食物,还有本地小贩已经少见的食物鲜味。

曾经我坚持过不光顾外籍小贩掌厨的档口,不过经历一场疫情以后,很多人看人和看事的立场已经有转变。本地小贩为找三餐努力,能够在疫情期间挺过来的外籍小贩,没有选择回国,坚持留守本地,勤恳的赚钱养家糊口,难道不值得我们给予支待和鼓励?

在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缅甸人,为了逃离祖国动乱的政治,避开军人政府的压迫,在30年前开始陆续出国打工,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挥洒汉水和青春,补缺他国的劳力缺失,换取自己和下一代更好的生活。

历史总是相似般的重演,先辈早年被卖猪仔,远渡重洋从中国下南洋,很多是因家乡天灾人祸,他们快活不下去,才从家乡走出来,在海外寻找活下去的机会。寻找更好的生活,形成人类迁移的路线,先辈的子孙在南洋开技散叶以后,1985年的经济萧条和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造就先辈的子孙必须以非法或合法途径,辗转到欧美国家、澳洲、日本和台湾“洗大饼”,寻求更好的生活机会。

曾几何时,这些当年从马来西亚出国‘洗大饼’的先辈子孙们,在21世纪新冠疫情后期,面对全球经济萎缩,国内缺乏良好就业机会下,再次被中间人以提供高薪工作机会的名堂,欺骗到相对落后的缅甸和柬埔寨偏僻的工业区,被不法集团禁锢,必须诈骗其他的同袍前来;如果达不到业绩指标,必须付出一定数额的赎金,才能重获自由。这群新猪仔重复着祖先被人骗往他国的历史,延续华人当猪仔的悲歌。

推荐

从获救新猪仔单方面对内媒体披露的逃亡过程中,可以发现,如果能够向亲友筹集到一定数额的赎金,新猪仔往往就能重获自由。既然他们能够在本地筹获赎金救命,如果有良好的商业规划,他们可以用现在流行的众筹方式,向亲友筹集资金开展一门小生意或开个小档谋生计,到底不必重演祖先被卖猪仔的历史。

莫忘祖先当年因为故乡天灾人祸,即使资讯封闭,但为了活下去,即使被人贩子欺骗,他们也宁愿抱着一丝期望,跳上远洋轮船到海外讨生活。祖先们没有选择而成为猪仔,但是他们的后辈们,如今生活在一个资讯无疆界的地球村,在有选择的情况,却又莫名其妙的成为新猪仔,是要怪自己太天真太傻,还是怪自己命不好?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