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重生苏妆贤PART 2 >打算去婆婆家上吊 一直想要打电话

重生苏妆贤PART 2 >打算去婆婆家上吊 一直想要打电话

在强制性停毒失去了依赖后,她在肉体和心灵上都面对更大的压力。情绪不稳定,脑很乱,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出现,还有寻死的念头,认为死了就能解脱痛苦。

经过3、4天,她终于承受不住,有强烈寻死以求解脱的意愿,就打算去婆婆家上吊自杀。当走到半途看到有座5层楼高的建筑,她就转念要跳楼,一边走一边丢弃身上的东西:包包、鞋子……,爬上5楼没作多想就往下跳!

脚踝曾经碎裂,修补后留下深刻的疤痕

跳下5楼换来全身伤   

但她并没有如愿死去,反而换来全身伤。身体尤如摔碎的娃娃。背脊骨折断了,两只脚也断了。左边脚严重得断折成W字型(后来治好却短了整吋,如今是长短脚),右脚踝碎了(医生用铁线绑扎好,如今多走就会痛),左边手肘断了(开刀置铁片驳回)。除了头发没感觉,全身上下都痛不可当。

“跳下去死不了那刻,感到整个世界冷静了,我也很清醒。内心想:人活在这世上一定要寻找智慧,没有智慧就像我现在这样。但知慧是甚么?我也不知道……”

“被送进医院后,医生说,我会自杀是因为患上忧郁症。我根本不知道我有这病,也不知什么是忧郁症,更不知道伤心是一种病。只要有一点小事都会不自觉的流泪。妈妈和我说:你信耶稣啦,耶稣可以帮你!我妈以前一路来都遭家暴,她找过很多神婆、巫师、拿符水、摆风水阵,甚么都做完了都没有帮助。后来有人叫她去信耶稣,她没想到走进教堂就感应到上帝是非常真的神,后来妈妈就信了耶稣。”

“在这时候,我也开始吃抗忧郁症的药物。并一共修养了3个月才能起床行动。”

这过后她和丈夫离婚了。并去读电脑文凭班。可是读得很辛苦,压力很大。没多久她又开始抽马丸和吸冰来提神。

由于家庭问题,使苏妆贤年纪轻轻就走上歧途

冰毒上瘾出现幻听 

后来冰毒上瘾,她出现幻觉幻听,也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例如在楼上和妈妈说话时,看到玻璃窗前的窗帘布好像被人捏著打起绉折,过后又慢慢舒开,布上的绉纹却很清晰。她想应该是看到肮脏东西;同时她也一直感到有人在她背后说话或开收音机。但家里都没人。那些声音不断折磨她,她感到快要疯了,甚至跑去敲邻居的门,责问是否他们发出声音?把邻居吓到了。

由于幻觉幻听很严重,家人叫来警察强行把她抓上车,送到医院的精神部被关了两星期。后来妈妈也联络到吉隆坡的基督教戒毒中心,安排她去戒毒。

“我很不愿意。因为那时我有个男朋友,他是有妇之夫,也是道友兼毒品拆家。我一直期待他和老婆离婚跟我在一起。因此很不甘心没和他说上一句话就强行从亚罗士打被送来吉隆坡。我不知他打算怎样。我只求一个答案,说清楚了才能安心戒毒。可是我连打个电话都不被允许。”

云层伸出一只手来救我   

她不再相信爱情和婚姻,多好的男人都与她无关。

“但在被关的两个星期里,我竟然通过祷告经历了上帝也看到异象。起初我被关在四面墙的房间,只能透过门看到第一间房有一扇窗口。有一天我看到窗外天空上云的形状很奇怪,就像两个穿长袖衣的人,上面那个伸出手要拉下面那个。后来下面的变成一只羊并慢慢沉下去。过后又看到云上伸出一只手来,感觉是问要不要我救你?我忽然明白它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上帝透过云的形状显示祂要救我,如果我不愿意,就会像那只羊那样沉沦下去。于是我决定要改过,但我只想先打一个电话去给男友问明白。”

“由于心里一直想要打电话,就连做梦都梦到。可是梦里那些电话不是线断就是进不了钱或拨错号码。但有次竟然在梦中成功打到电话,并且是在办公室。两天后,有个女吸毒者计划逃跑,叫我一起。我原本想逃出去打电话,但想到梦中的情况,就问她们办公室的电话放在哪里?她们说在窗口旁,手伸进去就拿到。结果我拒绝和她们逃跑,到了晚上偷偷从办公室的窗口旁拿电话来打。男友叫我好好在里面戒毒。他的意思是不会离婚和我一起。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外面还有一大堆女人,一些甚至和他生了孩子。我终于死心了。”

两年后,苏妆贤从戒毒所出来回归社会,工作得非常勤力。一个人要负责招广告也要做设计。为了赚钱,她忙到睡觉都没时间。每每累极就把车子停在路边小睡。并且也离弃了宗教信仰。结果4年后,忧郁症又再找上她。令她非常痛苦,她又再自残,有次还喝洗地药水想毒死自己。所幸被身边人送进医院洗胃。医生说她不仅忧郁症,还患上躁郁症。必需再度依靠药物来过活。

怀孕后一星期戒掉香烟

推荐

直至5年前怀孕,她才真正开始关注健康,重过正常生活。

“知道怀孕后,我一个星期内就把香烟戒掉。我也不敢吃药,即使医生说可以开一种情绪病的药给我,怀孕都可以吃的。但我不想吃,我担心会伤害到胎儿。于是天天读经祷告,希望藉著上帝的力量让自己战胜这些。”

结果5年来,她果真没再犯病,也不必再吃药。她感谢孩子的到来给了她一个全新的人生。

其实在这些年她曾经历3段婚姻。第1任丈夫在17岁认识,同样是瘾君子,后来离异;第2任丈夫在她戒毒后认识,对她很好,只是为人保守达不到她的要求,最终也以离异收场;第3任丈夫由于不是基督徒,信仰问题导至大家的想法和价值观有很大出入,目前正在办著离婚。

“我现在才觉得我是真正康复了。因为经历了太多,纵然现在搞著离婚,我内心也很平静,心理依然充满著平安。我不像怨妇那样到处找人诉苦,还能处理日常生活,能工作能照顾孩子,也还能替即将离婚的丈夫祷告,还能包容及原谅,所以我知道我已恢复正常。”

询及未来,她表示已不再相信爱情和婚姻,无论有多好的男人都已和她无关。她目前最大的心愿是赚多一些钱,和孩子好好生活下去。

采访:aNGie       摄影:jonah foo/受访者提供图片

■详尽内容:第707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