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跨种族领养(下)】《我们没有不一样》跟拍纪录真实的爱

【跨种族领养(下)】《我们没有不一样》跟拍纪录真实的爱

跨种族领养在马来西亚社会上可算是一个普遍的形态,从 8、90 年前可能更早以前就已经存在,主要是因为马来西亚乃多元种族社会。由麦志康和刘欣瑜执导的《我们没有不一样》纪录片就以‘跨种族领养’为课题,带着观众去探寻 Lavaniya、Hiro、Kamala、Sarah 和妹妹 Noraini 这 4 个真实个案。

麦志康表示,跨种族领养的概念来自周青元导演,“其实 Chiu 导一直都有说过想拍跨种族领养的故事,但是却一直没有成行。所以有一次在咖啡馆喝茶时,我们就聊起不如先把它拍成一部纪录片,结果就有了这部《我们没有不一样》。”

因为纪录片不能重拍,所以麦志康尽量跟拍所有精彩画面,相当奔波。

Chiu 导也说过,小时候就知道有领养这回事,身边的亲戚、邻居和朋友都有不少的案例。“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父母亲对孩子的爱、或是孩子对父母亲的爱,跟大家的都没有不一样,我常常被这些画面感动,特别是跨种族的领养更是触动人心。”

麦志康也提起了他的经历,在极乐寺的骨灰塔里看到了一名印裔小孩的照片,但灵前的名字,还有放置的信件都以华语书写着:我们致爱的孩子,永远怀念你……“这种冲突的画面很感人,也是让我更想去了解跨种族领养故事的重要契机。”

说服接受拍摄不简单

有了这个概念后,麦志康和刘欣瑜便开始着手寻找适合的个案。刘欣瑜解释,他们花了近半年时间,从报章、网上、社交媒体和身边朋友处找到了近 20 个案例。两人透露,Sarah 和妹妹 Noraini 两人就住在 Chiu 导家乡,所以这个案就是 Chiu 导介绍的。

有了个案后,欣瑜必须再以电话跟他们做联系采访。经过整理及挑选后,才找出了几个适合的个案。

“我们依照不同的背景、年龄层和年代来做区分,因为我们希望能让大家看到在不同年代被领养的孩子所面对的心理状况,还有他们可能遇到的问题。”刘欣瑜无奈的表示,除了要做好充足的资料搜集,还需要说服受访者接受拍摄,让他们花了不少时间做事前准备功夫。她笑称,当初 Kamala 接到电话时,还以为他们是诈骗集团。

刘欣瑜坦承这部纪录片以正面生活出发,不想变得太煽情。

几经挑选及准备后,他们决定了以 Lavaniya、Hiro、Kamala、Sarah 和妹妹 Noraini 这 4 个真实个案,来让观众看到本地社会跨种族领养的故事。

他们透露,从收集回来的个案中可以发现大多数的跨种族领养定律是马来家庭领养华裔女孩,华人家庭则会领养印裔孩子,所以 Kamala 和 Lavaniya 的情况则比较少见。

询及为何有这样的情况时,刘欣瑜解释,“以前家境贫穷且生育很多小孩的华人家庭,都会因为没有办法抚养而把小孩送去给马来甘榜的村长。结果,村长就会代为安排给一些想要领养小孩的马来家庭。”

纪录真实时间纽带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花了半年时间进行拍摄。麦志康表示,他们除了花长时间与受访者聊天跟拍外,更多的时间是在建立A友谊。“他们都是素人,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也不习惯面对镜头,所以我们开始时都希望能彼此建立信心,然后才在他们身边跟拍。”

团队愿意花时间与受访者建立感情,彼此信任。

刘欣瑜补充,“我们一个月都会到他们家 3、4次左右,到后来我们就像他们的家人一样自由进出。他们从不习惯镜头,到后来也不会特别在意我们了。”

麦志康补充,拍纪录片没有办法重来,所以很多时候可能是今晚接到对方电话说第二天有什么特别节日或活动,他们第二天就必须飞车去到他们的住处。“我们不知道这些镜头到底会不会用到,但是都必须先纪录下来,以免错过了最好的画面或机会。”

像是 Hiro 就特意配合这次访问的时间,从英国飞回来与母亲共度中秋节。刘欣瑜解释,“Hiro 每年都会回来一趟,这次是顺道配合他们的访问时间,回来马来西亚见母亲。”

而 Sarah 和妹妹 Noraini 的拍摄时间点又恰好碰上了开斋节,所以制作组也特意到 Sarah 家去捕捉她与原生家庭一起欢庆的喜悦时光。

“有天晚上,Lavaniya 的母亲打电话来说第二天会带 Lavaniya 一起去神庙里的一个婚宴庆典,我们第二天也就匆匆打包赶到。”

跟拍需要随时出发,才来得及捕捉真实画面。

不仅如此,很多时候在受访者真情流露说出某句话时,也有可能受到环境声音影响了素质,但他们也没有办法要求受访者再说一次。“Lavaniya 父亲开心的说着自己的名字就在 Lavaniya 的身份证上面时,刚好就有一辆摩哆经过。但我们最后还是决定采用那句话。”

展现真实的生活

整个拍摄在 2018 年底完成,但是后制却花了近 1 年半时间。刘欣瑜解释,这是因为有许多内容必须做斟酌和拿捏。

《我们没有不一样》纪录片以满满的正能量呈献在观众面前,4 个不同年代的个案画面都充满了爱。孩子们对养父母的爱、养父母对孩子的宠溺,全都表露无遗。像 Hiro 的养母就爱以福建话骂 Hiro,“你下星期回来做什么?不用看,这样看(视频电话)就好了,还要看什么?”

而在 Hiro 飞机抵达当天,她就去电了头发,回程时还特意买了 Hiro 最爱吃的曼煎糕,更细心交待老板,“不要这样焦的,他不爱吃。”充份体现出传统母亲嘴里说不想,心里却想得紧的画面。

麦志康承认,他们希望展现出美好的一面给大家看,因为他们听到的个案确实很正面。“大家过的都是真实的生活,没有太多的煽情。除了这 4 个案子,我们听到的其他案例也都很正面,大家对彼此的爱都是在生活上呈献出来的。”

推荐

必须顾及受访者感受

刘欣瑜坦承,Lavaniya 的母亲一说起 Lavaniya 过去悲伤的事时,就会在制作组面前流泪。“我们为了顾及受访者的感受,所以有很多悲伤的画面,最后都决定不用。”

Ravi说起小女儿,满满心疼。

另外,他们在做后期剪辑时,也得考虑彼此故事的相同性,还有敏感课题的呈献。“其实大部分个案都面对过小时候被其他孩子讲的情况,所以我们就必须把这个重点放在其中一个人身上就好。”

询及两人印象最深刻的个案时,他们都异口同声说是 Lavaniya 的个案。“Krishnan 和 Ravi 的生活真的不算富裕,但是却仍然愿意收养 Lavaniya,光是这份情操就足以让人感动。”

麦志康及刘欣瑜希望观众能花多一点时间去观赏《我们没有不一样》,去看到每一个故事人物的相通点。爱是最纯粹的,能把肤色模糊掉的最佳调剂品。

Chiu 导也特别在此表示,麦志康及刘欣瑜导演是极具才华和拥有个人魅力的新晋导演,特别是在处理这么细腻的情感故事上,花了不少精力和心力,所以绝对是一部值得大家去收看的本地纪录片。

《我们没有不一样》于 9 13 日,晚上 9 时在 Astro 25(频道 100)启播。你也可以在纪录片启播后,在 Astro Go On Demand 收看。

 专访:林仪倩

照片提供:Astro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