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骑劫的民主。

 

吕育陶|专栏

经过了六十年,主宰政府的国阵,或者说巫统,终于在509一役倒下,我们终于盼到等待多年的政党轮替。但好景不长,才过了19个月,这个大部分由多元种族政党组成的政府就被逼让位了。三十多个执政党议员集体跳槽到反对党,一星期内成立新政府,这种骑劫民主的做法,如果在国外,人民早就示威游行,要求还政于民重新大选了。无奈在种族主义盛行的马来西亚,对这个几乎由单元种族组成的国民联盟,人民除了在网上嘲讽,什么行动也没有,想上街抗议民主被骑劫也因害怕引起种族纠纷而踌躇不前。

马来选民支持国民联盟

有一种说法是如果此刻选大,几乎八九成的马来选民会支持国民联盟,希盟会惨败。这未必全对的,就只是以过往补选成绩推测,而人民对补选和全国大选的要求未必一样,土团、巫统、伊斯兰党这三者的选民重叠性极高,争取的都是马来票,到时每个党都以为自己会高票当选,抢席位出战,未战先乱。况且,即使获得了西马的马来票,还有东马选民未必认同单元种族理念的国民联盟,战果不至于惨败。

把时间拨回两年前的六月,那时希盟刚执政,义气风发,立马废除消费税,把支持率推向新高峰。敦马带领的团队又推选行动党的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委任非马来人担任总检察长,新作风引人触目,大家都以为国家会朝向去种族化的政策迈进。只可惜,在梳邦印度庙征地一事中意外身亡的马来消防员,以及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过于疏忽的处理方式,触动了巫裔社会的敏感神经,巫统趁机炒作马来人被行动党边沿化的议题,导致社会两级化。华人认为行动党不支持华人,只听土团党的话,马来人则认为行动党主宰整个希盟,大家各走极端。

不须选举的后门政府

马来社会对行动党参与执政的不安以及不信任日益加深,合理化了这场政变,当慕尤丁上任首相那刻,马来社会传来巨大的欢呼声,社交媒体上一片祝贺,完全忘了这是一场没有经过选举而产生的后门政府。看到几乎是清一色土著的内阁名单,庆幸的是伊斯兰党没有担任宗教事务部长,贪污的议员也没在名单里面。现在球在马来社会脚下,到底更极端的偏右路线或中庸之道比较适合?他们也会慢慢明白即使马来人主宰了整个内阁,也不可能完全只照顾马来人而忽略其他族群。

推荐

为了国家和谐进步,这是一场没有人可以完胜的永恒赛事。

想预购杂志 https://forms.gle/LD56nyZruYakma8H7

订购电子版 https://forms.gle/E1KByvBZCuMdR5XDA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