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行管期间 客人来不了

行管期间 客人来不了

希望在行动管制令结束后,会有更多善心人士探访老人福利收留中心的长者。

义心老人福利收留协会旗下两间老人福利收留中心,免费收留20位老人家。

他们是社会上被忽略的弱势群体,有的由医院送他们进来,子女不肯承担照顾父母的责任,也没捐款帮补中心,日常老人家的起居饮食,都是由中心来承担。

很难想像子女会如此对待至亲,我们的社会是不是生病了,或者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才会有不理至亲,不尽孝的子女?

>20位长者说故事

这里的20位长者都有他们的故事,当中,有一些不愿意提起往事,旧伤口不能碰,院长也不追根究底。当中,因行动不便,不能自理的孤独老人,有7位那么多……

院长倪维城

中风导致眼睛失明

院长倪维城活跃于社会福利工作20多年。

义心老人福利收留协会(官方为 Pertubuhan Kebajikan Orang Tua Yi Xing)院长倪维城,本身也是有故事的人,他年轻时中过风,导致一只眼睛失明,当时他不能工作,呆在家整整3年,后来,他想到何不走出去,去帮忙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这会更有意义,于是他投入社会福利工作,转眼就是20多年。

义心老人福利收留协会是于2016 年由一位出家人所创立,在机缘巧合下由倪维城接棒,他亲力亲为,从照顾老人家,载送他们看病,下厨,他都从不喊累。

客人少了捐款更少

“义心” 在Subang Jaya及USJ2 有两间老人福利收留中心,这里有20位老人家,年龄从48岁到93岁之间,两间中心每个月需要约1万3千至1万4千令吉的费用,包括3千600令吉租金,员工薪水6千200令吉,水电费1千600令吉等。这里的运作主要是靠大众的捐款,而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来探望老人家的人少了很多,捐款也随之减少,对中心来说,经济来源确实很吃紧。

“我们完全免费收留那些无依无靠的长者,并且提供健康的食物、住宿、医药等等。目前我们最缺乏的是资金,物质方面还可以,大众要捐的话,捐尿片是最实际的,因为这里有好几位不能自理的长者,每天都要换2件以上的尿片,每个月需要用到60-70包尿片,花费可不小。”他补充说。

这里的长者身世悲惨,单身的没有得到家人的照顾,有子女的长者则被不孝的子女离弃,实在可怜!

“这里的长者往生后,其子女竟然不愿承担至亲丧礼的费用,打斋和火化的费用全由中心付,真的令人听了十分心痛。”

[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1.来自文冬的老婆婆(93岁)

这位93岁老婆婆来自文冬,在UKM动了手术后,医院把她送进来老人院的,不知不觉在此住了2年多。

虽然已经93岁高龄,她的健康状况还不会太差,并且还有自理的能力。

2.Koh Kwee Kee(60岁)

她患有智障,连说话发音也不清楚,但喜欢大声说话。她时常说自己肚子痛,喉咙痛,或到处都痛,但医生检查后都发现没有病痛。其实她最喜欢向所有人撒娇,要所有人都疼她,关心她。

3.Choong Loong Wun(62岁)

推荐

因一次意外导致下半身完全瘫痪,他是被友人安排送到老人院的。关于他的身世,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大家都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家人。平常都喜爱阅读英文报,也不喜欢和别人交谈,但他看见人都会露出那亲切的笑容。

5.Choong Meng Cheong(69岁)

左脚戴上义肢的伯伯,只有一个义女,因为经济能力问题,把他送到了老人院,一年只来探望一或两次。因喜爱唱歌,被之前的老人院赶了出来,所以来到了老人福利收留中心。这里的每一位老人家都喜欢听他唱歌,他也时常会为来探访的善心人士高歌。

这里的长者要求不多,只要你多一点点关心,让她们吃喜欢吃的东西,她们就很开心了。

每一位长者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只要你肯抽出时间来用心聆听。

这位62岁、行动不便的老伯,已经两年多孩子没来看他了。

喜欢讲话的61岁女长者也是有故事的人。

>深情探访义心老人福利中心

报导:叶文威      图片提供:义心老人福利收留协会

■详尽内容:第704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