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行管令以外的政府

行管令以外的政府

吕育陶|专栏

经过了不同阶段的行动管制令,今天终于来到‘复原行动管制令’,准备让各行各业恢复运作,增加经济活动。股市登时热起来,那些连次季业务还没公布的公司,如云顶、亚航股价都纷纷暴涨,仿佛行管令一过就立刻财源滚滚,一致以为报复性消费将会带来爆发性收入。

 数码革命 取代商务旅店

但情况似乎不太乐观,在原本热闹的社区逛两圈,许多餐馆和便利店都纷纷结业,店屋出租的横幅铺天盖地把空置的店屋掩埋,走进餐馆一看,为了维持社交距离,餐桌减少了,有些位子被打了叉,不允许太多人共同进食。从槟城到吉隆坡,许多旅店都看不到前景而结业,在疫情还没画上句号的情况下,旅游业是最早受影响又是最后复原的行业。在疫情加速了生活的数码化以后,人们突然发现,其实根本不必去酒店租借场地办活动,有宽频有电脑就可以立刻直播给几千人看。人们也不必大老远舟车劳碌几百公里出席会议租房过夜,打开屏幕就立刻可以和几百甚至几千公里外的人对话,这种数码革命已经把商务旅店的生意砍一大半,人们除了真的想去旅行,不然真的不必入住酒店。少了旅游业的支柱,航空业和零售业,电召车等,统统都奄奄一息。

抗疫第一 没人监督政府

推荐

而以议员跳槽过档反民主方式夺权的现任政府,在疫情极速飙升时接手这个国家,原本是烫手山芋,却祭出严格的行管令,制止了所有可能聚集人群的集会,大大降低了原本激烈的政治斗争。行管令下人民都把抗疫排第一,没有人监督政府,国盟为了安抚各派势力,把官联机构高职分派给国盟议员,让他们在议员津贴以外还有大批收入,以国家财富收买支持者。在百日执政后回顾这不停挖掘官联公司领取好处的政府,除了下令禁止群聚,派钱,派援助金给公务员大学生以外,还没为国家经济发展带来任何贡献。原本要进行的大马旅游年被迫展延,贸工部也没法吸引任何外资。几宗法庭案更令人眼傻,贪污案的被告都纷纷获得释放,草率地以“不提控不代表没有罪”回应各界询问。反正戴惯口罩的人民已经变得不会发声,七月判决纳吉贪污案的那场法庭戏,搞不好也会仿效这方法让纳吉脱罪。

即使这以金钱和官职收买支持者的政府可以继续抱着“宁可不做,不可做错”的方式继续不做任何事情,不时派钱维持这美好感觉到大选,面对接踵而来的经济衰退浪潮,才是慕尤丁的最大考验。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