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美门大家庭管家 残障儿保护伞

美门大家庭管家 残障儿保护伞

Penny如今感受到人间的温情,所以总是笑脸迎人。

  • Profile
  • Penny刘佩妮
  • 年龄:42岁
  • 身份:金宝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代主任
  • 家庭成员:父母亲与儿子杨乐行

Penny与美门的成员相亲相爱,宛如一家人。

“我这个样子,小时候常被同学欺负,他们排斥我,不跟我玩,或者有一些也怕弄伤我而不和我玩吧!一些小孩会叫我‘鸡手鸭脚’、‘傻女’之类的。”

Penny还记得有个老师的孩子,在她面前跟他母亲说:“妈妈你看,这个人傻的!”那句话,深深刺伤了她当时小小的心灵。

“有一两个老师还会视我为智障孩子,我向他们问功课时,他们就会随随便便打发我,不太爱理睬我。其他的老师也没有对我很好,也许那时候大家对残障的认识非常少,所以想要帮我也无从下手吧。”

Penny每次被欺负后都会非常伤心难过。“我都会回家跟爸妈哭诉,他们就会以满足我物质上的需求来安慰我。”

“我也曾怨过上帝,为何祂要对我这么不公平,但是最后我觉得如果没有祂,也就没有今天的我。”Penny轻轻笑道。

感谢爸妈强迫上学

“小时候为了要融入朋友圈,我就会跟他们分享爸妈买了什么给我,他们就会觉得我是在炫耀。所以小时真的很惨,都没有什么朋友。”

由于在学校感受不到温暖,所以Penny常想逃课。“我不想回去没有温暖的校园和课室,但是爸妈会强迫我上学。上了中学之后,我面对更大的困难,我追不上课业,加上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我没有朋友可以请教。于是我就更不想上学,我爸那时还拿藤条打我,逼我去上学。我就一直哭,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样打我,为什么非要我上学不可?”

现在回想起,Penny庆幸爸妈强迫她去上学,不然也许她现在就会目不识丁。“而且也不会有今天的我,所以我真的要感激他们。”

Penny很喜欢这张照片,她说很喜欢儿子的笑容,她希望儿子记得妈妈的坚持。

自孩子健康出世 两夫妻喜极而泣

现在的Penny仿佛已经脱胎换骨,她一步一步克服心理和行动上的障碍,她如今可以自力更生、自己开车、修读神学至毕业、照顾自己和别人的孩子。自认感性的她常在教会里通过演讲和大家分享她的心路历程,从而鼓励身边的朋友,尤其是障友。

Penny的爱好是写作,曾经出过一本书的她喜欢透过在报章投稿分享生活点滴,她的一言一语,一字一句,都在牵动着观众和读者,大家都在她的分享里流泪、欢笑,也互相取暖,感受这人间的爱。

佩妮目前在霹雳金宝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当代主任。“以前我是一名书记,那时就像藏身在一个大伞里,每个人都保护我。现在我是美门代主任,没有了保护伞,而且还要照顾特殊孩子。”

现在的Penny仿佛已经脱胎换骨,她一步一步克服心理和行动上的障碍,她如今可以自力更生、自己开车、修读神学至毕业、照顾自己和别人的孩子。自认感性的她常在教会里通过演讲和大家分享她的心路历程,从而鼓励身边的朋友,尤其是障友。

Penny的爱好是写作,曾经出过一本书的她喜欢透过在报章投稿分享生活点滴,她的一言一语,一字一句,都在牵动着观众和读者,大家都在她的分享里流泪、欢笑,也互相取暖,感受这人间的爱。

佩妮目前在霹雳金宝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当代主任。“以前我是一名书记,那时就像藏身在一个大伞里,每个人都保护我。现在我是美门代主任,没有了保护伞,而且还要照顾特殊孩子。”

在美门照顾弱势孩子

Penny修完神学毕业后,刚好美门那里有空缺,“我在这里只一年多,我一边做一边学习,因为我对特殊儿的认知也不够深入,在这方面还是欠缺一些专业知识。”

她说本来这里只有肢体残障的孩子,后来智障儿、特殊儿也归为残障这一类,目前这里有较多特殊儿,肢体残障儿就比较少。

“他们的年龄介于15到53岁。我们这里是教育中心,我们教导他们如何独立自己照顾自己,塑造他们的品格,让他们可以认识上帝。孩子们平时的活动包括串纸袋,我们会训练他们的集中力,教导他们阅读圣经和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也灌输他们与人交流的方法。 ”

推荐

在Penny眼里,所有弱势人士都是可爱的孩子,所以都会视他们为孩子。

Penny目前住在美门,每天早上8点起身,看管孩子们做家务。9点吃早餐,吃过早餐约9点半或10点,孩子们就开始做手工。

“他们做手工的时候,我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办事。我的工作性质常会有变动,所以不会固定什么钟点做些什么。当孩子们吵闹时,我就必须出来控制场面。”

“有时我会觉得不懂如何教导他们,因为他们不是一般的孩子。所以我现在不断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让他们能够学多少就多少。我也扮演陪伴的角色,慢慢指导他们可以在生活上自立。其实我和这些孩子也是互补的,比如我手抖拿不到杯子,他们就会帮我泡茶。我夹菜有困难,他们也会帮助我,所以我们是在互相帮助。”

完成多个艰难任务

多年来,Penny用尽了全力,完成了一件又一件她认为不可思议的事,其中包括结婚生子。

“其实如果别人不提,或者我没有遇到特别的事情,我也会忘记自己是个残障人士。不过,结婚还是我一个勇敢的决定,我先生患癌前,患上了表皮溶解水皰症,他是一个没有手掌的人,很多人都认为我们不会幸福。”

然而事实是,Penny和先生杨玉权恩恩爱爱过了好些年。

“生孩子也是我人生最大的满足感之一,也是我最勇敢的决定。很多人不鼓励我怀孕。孩子出生时,我们夫妇都哭了,我第一次看到我先生哭,因为孩子是健康地出世。”

“我先生离开刚好5年,我还是很想念他。但当我问儿子有没有想念爸爸时,儿子说当他经过环保中心时,就会想起爸爸。因为我先生生前是从事环保回收工作。虽然他不在了,但是他的爱让我坚强活着,过好每一天。”

专访:以诺/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02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