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穿寿衣直播 模特儿勇敢介绍寿衣款式

穿寿衣直播 模特儿勇敢介绍寿衣款式

现代直播当道,各式各样直播都有,已经见怪不怪。但如果看到一个女人穿寿衣直播,你是不是心里还是发毛啊!

“穿寿衣直播,这人是不是有病?”

死亡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都是隐晦的事情,寻常人对于寿衣更是有些忌讳,但90后女孩芳芳,不仅穿上了寿衣,还开起了直播。

一开始穿着寿衣搞直播、发视频的芳芳,在众多议论声中有过短暂的自我怀疑。但性格爽朗的她很快就想通了:“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1991年出生的芳芳,从事殡葬行业已经八年,目前是大连一家连锁殡葬店的入殓师兼寿衣模特。

芳芳见过很多来店里挑选衣物的顾客。“悲痛欲绝的、表情麻木的、轻松还能开玩笑的都有。”芳芳总结出挑寿衣的三种状态。但不管状态如何,挑选一件满意合身的衣服,或许是许多家庭能为亲人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芳芳印象有些深刻,前几天她刚遇到一位母亲过来帮自己28岁的女儿挑选寿衣。

那个女孩患关于免疫力方面的病,身体各个器官全部衰竭,已经在icu里面待了多半个月。

中年阿姨来到店里,希望能提前帮女儿挑选一套漂漂亮亮的衣服。“眼泪都哭干了,想哭已经掉不下眼泪了。”一边挑着,阿姨告诉芳芳,“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女儿选一件漂亮的衣服。”

最后她挑中了一套红色外衣带着一件小裙子,上面缀着蕾丝花边,“适合年轻人穿。”

每一位进店的顾客,芳芳都会仔细询问,家属或者逝者从事什么行业?喜欢什么颜色?穿衣的风格爱好?家属有什么想法等等。

她见到过许多六七十岁身体还健康的老人,主动过来试穿,想要提前给自己置办一身合意的。也常常有顾客,找了很多家店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衣服,来店里要求定制。

经历了更多悲欢离合,芳芳发现,每一件精心设计出的衣服,一针一线,慰藉的不仅仅是逝者,更是生者。

与普通的寿衣模特不同的是,作为为逝者穿衣化妆的入殓师,芳芳能够更直观的发现寿衣究竟哪里不合身。

“比如腋下,如果袖子做大了,躺着穿看上去就有些不平整;有一款中山装领子太高,不适合某些顾客。”每次出门工作时,遇到这种情况,芳芳会把意见带回去,让设计人员再次进行改进,做到美观度和舒适度并存。有时候家属选择的衣服不太合适,她也会现场建议换个样式。

工作性质,决定了芳芳一周7天,几乎是24小时待命。特殊情况除外,半夜有情况也要马上到现场。

今年的大年初六,芳芳还在休假,突然接到了工作电话。去帮一位被害人整理仪容。通过家属断断续续的描述知道,受害人是一位六十来岁的大爷,在停车场做收费员。因为几十块钱停车费的冲突,在大年三十当天被人持刀杀害,头被砍掉,腹部连中数刀,血肉模糊。

拎着化妆箱赶到尸体停放的地点,同事把头颅放在托盘中端出去让家属确认过后,芳芳开始给遗体进行缝合。出于对遗体的尊重,她们一般都是站着工作。弯着腰,芳芳认真穿针引线了三个小时,缝了一千多针,“完成后感觉腰都不是自己的了。”由于颈部骨头断裂,失去了骨头的支撑,缝合后逝者的头颅还是稍稍有些歪。“确实不是每一个逝者都能完全还原的。”

芳芳平时工作用的化妆箱。

这样血腥的经历不在少数,生死见多了,芳芳也变得愈发淡定豁达,但有时候的逝者,还是会让她觉得难受。

芳芳记得有次上门服务的对象,是个因病去世的小姑娘,只有五岁。剪着短短的娃娃头,脸蛋圆圆的,眼睛可能是因为太大,微微半睁着。帮忙挑选衣服的,是小女孩的舅舅,选了一款中国风的斜襟小袄。

化妆前,芳芳不断伸手想要把小姑娘的眼睛完全合上,却总是不成功。“女儿平时睡觉的时候就是这样,让她这么走吧。”女孩妈妈的话让芳芳停下了动作。芳芳自己也有一个小女儿,一贯冷静的她这次没有忍住,流着泪帮小女孩儿画好了妆,换上中国风的小袄、运动裤和运动鞋。

 “在网上应该没几个人敢穿寿衣直播和发视频吧?”

往常只在店内为顾客试穿展示衣服的芳芳,某天突发奇想,觉得自己可以穿上寿衣录制视频,为大家讲解一些相关的常识,普及丧葬知识。

推荐

视频发布之初,有些网友说她穿成这样有病,也有网友夸她胆子大,更有人刷到后来一句‘百无禁忌’赶紧退了出去,对于这些不同的声音,芳芳慢慢学会了平常心对待。

视频里,她身穿着中山装、唐装、旗袍、现代装等多个款式的寿衣进行展示。相比于恶评,更多网友散发出了善意,表示颠覆了自己对于寿衣的想象,称赞她是个勇敢的姑娘。

“寿衣讲究宽松。”,芳芳说。身材比较丰腴的她,常常被作为店里寿衣打版的模特。每件衣服设计出来后,她会第一时间试穿,希望找出不足,提出更多的修改意见。工作之余,她和同事们还常互相开玩笑,“这件儿衣服我穿着真好看,以后就要这套。”,“这款寿盒材质真不错,给我留一个。”

生活中,殡葬从业者,依旧是一个令人有些敬而远之的标签。

芳芳很少主动向别人提起自己的职业,一些朋友知道后,往往会劝她,“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干这个?”

有网友说:“世界上总有一些大多数人都忌讳或者害怕的行业,比如入殓师,法医……但也非常需要有少数人去从事,让这个行业得以被做起来。”

也有网友说,我们的死亡教育过太缺失,应该学会坦然面对死亡。

“工作中多数逝者家属对我们是很尊敬的,大众对于这一行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了。”芳芳觉得,自己的工作其实只是一份正常的职业。

芳芳现在有老公和一个女儿,老公是她的同行,而女儿年纪小,还不明白芳芳的职业具体是什么。“以后再慢慢告诉她吧。”芳芳说。

想象当中,不少人会认为经常直面死亡的人,会对生活有很多复杂的想法。但入行八年的芳芳给出的答案,却出乎意料的简单:人活的简单明白点儿就好,过好当下,活好每一天。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