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真人真事|余佳恩眼蒙心不蒙 希望能为残疾人士发声

真人真事|余佳恩眼蒙心不蒙 希望能为残疾人士发声

前阵子,上任为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杨巧双在自己的社媒发布了视频,分享自己在竞选期间的人物。其中一条视频,便提及了她患有视疾的实习生,在这段期间如何尽力地协助单位的各种工作,到底,这位患有视疾的实习生,是为何要走入政治?如何跨过种种障碍如常生活呢?

没有人是完美的,我的眼睛不好,但我的听觉却比常人来得灵敏。”今年22岁的余佳恩,患有先天性眼球震颤症。“我看东西有重影、路不平,也看不见三维空间。”

举例,当楼梯是采用同一色系瓷砖时,会看不及梯级而被绊倒,因为在佳恩的眼中,这个世界所有事物都是‘平面’的。眼球震颤症是一种影响双眼的非自主性运动障碍,眼睛的快速重复可以前后、上下移动,或者它们可以沿着弧形(部分为圆形)的方向发生,同时更伴随弱视问题。

因为看不清楚,对于余佳恩而言,跌倒这件事就犹如家常便饭,一年总跌个几次,后来她渐渐学习看别人的举动或脚步。“我会很留意走在自己前面人的脚步动作,倘若他迈开腿、跨步,我就大概知道前方有梯级,必须小心。”

生活中惊险的事不间断,余佳恩也分享曾经有次差点被鲁莽司机撞上的经历:“其实我是看不见马路上的车辆,所以一般上过马路的时候,身边的人都会替我害怕,不过我会使用斑马线。”有一次,她同样是使用斑马线在过马路,突然有辆车子闯红灯。

“幸好我的耳朵还算灵敏,看不见车子,但听见有车子冲上来的声音,急忙退后几步,才成功脱险。”她坦言,有时难免会抱怨上天赐给了自己一双残疾的双眼,但往正面思考,没有人是完美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优、缺点。

余佳恩是家中幼女,上有一个姐姐。她说,即便从小眼睛不好,但父母并没有因而给她特权或特别照顾她。“我来自双薪家庭,父母需要工作,所以自小就被送到安亲班。”她笑说,被送到安亲班的孩子一般上都会比较乖巧,因为他们都知道坏蛋的孩子没糖吃。

“我从小就被训练独立,因为眼睛看不清楚的关系,需要向校方申请坐在前面的位置,方便看白板。”她说,母亲会帮忙写信,但呈交信函的动作则交由她自己完成。

余佳恩虽是家中幼女,但从小就被训练独立。

看不见白板 需向同学借笔记抄

“小学时期,人人都抢坐前面的位置,所以有段时间,我受到同学们的排斥。”不过她解释,当时大家的年纪还小,不了解、也不清楚她的情况,误以为是老师对她的偏爱。直到中学后,大家都不会再抢前排的座位。“我考试时间也会比一般人来得稍为长一点,因为我持有‘残疾人士识别证’(OKUCard),基于在阅读方面比较吃力,校方愿意给我多一点的时间。”

访问期间,透过荧幕能感受到余佳恩是一位很有想法的年轻女孩,她不会因为自己的残疾而感到自卑或自我侷限。然而,她说有时还是会自卑感作祟,尤其是过往在课室上课时,看不见白板而需要向同学借笔记来抄。

“人人都是看着白板抄笔记,但我看不见,我只能靠看隔壁同学的,但大家都在赶抄笔记,因为要准备下课了……”她无奈说道,有时还是会觉得自己的‘残疾’而为身边的人带来的麻烦。不过她忍不住抱怨说,因为眼睛疾病的关系,她已经特别向校方申请在给她印刷笔记或功课时,不能采用双面打印。

“因为我看东西已经是重影,如果再加上双面打印,我会把所有字看成一团。”然而,有时候老师们还是不小心忘记,然后要她自行到印刷店打印。“我有时在想,为什么我需要额外付钱打印,而其他同学却是免费的呢?”

余佳恩表示她是透过阅读YB Hannah Yeoh书籍后,而申请到杨巧双办公室成为实习生。

阅读虽困难 但挡不住好成绩

余佳恩阅读时会出现重影的情况,但她却热爱阅读书籍。问她,不会头晕吗?“不会,因为我的世界就是‘重影’,所以我不懂‘正常’是长什么样的。”余佳恩是资优生,自小的成绩就相当特出,包括在六年级鑑定考试(UPSR)考获全A、中三评估考试(PT3)考获5A以及马来西教育文凭(SPM)考获7A,同时甫完成了法律系大学文凭。

不过余佳恩表示,目前她没有计划往律师职业发展,“当初是被港剧影响,看到消防员的电视剧就像当消防员、看律师的剧就像当律师……”后来因为自己爱说话,所以选择往法律系发展。“我爱说话,但不爱长期待在办公室翻阅资料。”

这次之所以会找上余佳恩,是因为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在其官方IG上公开了余佳恩的经历和故事。“我刚在YBHannahYeoh的办事处完成了6个月的实习。”余佳恩说,当初是自行申请到杨巧双的办事处进行实习。

申请到YB杨巧双办公室实习

推荐

我一直以来对政治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兴趣,直到2013年5月5日,我国经历了一大马民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当年仅13岁的余佳恩虽然还没符合投票年龄,但各地传出外劳投票、选举舞弊等的铁证,这些事也激发起她对政治的兴趣。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我有机会阅读到YBHannahYeoh的书籍。”透过书籍,杨巧双给余佳恩一种真正是人民代表的感觉,和她想像中黑暗政治不一样。

她说,两年前就已经申请到杨巧双办公室实习,但基于疫情的关系,直到2022年5月才成功前往实习。

因为自己爱说话,余佳恩因此选择往法律系发展:“我爱说话,但不爱长期待在办公室翻阅资料。”

在这6个月的实习期里,她碰上了第15届大选(GE15)。她说,随着杨巧双的脚步,自己获益匪浅,更让她萌起了想当人民代表的想法。她分享,杨巧双常会把‘尽力就好’挂在嘴边,但她口中的‘尽力’是出尽全力,而非敷衍的‘尽力’。在这次大选中,余佳恩主要是负责监督员(PACA)的名单。

她坦言,整理名单对她而言是一项极为挑战的工作,尤其是看数目字的时候。举例,联络号码‘011’,她不晓得当中的‘011’是真的有两个‘1’,还是因为重影的关系,所以出现两个‘1’。她说,换作以来的自己,一定会以眼睛不好作为不要做的藉口,但因为这次她觉得自己有使命在身,所以即便过程有多艰难,她还是咬紧牙关。“很多时候并非是做不到,而是看我们要不要做,正所谓事在人为。”她分享,自己有学音乐。“密密麻麻的音符并不容易看,但因为我喜欢音乐,所以我愿意学习。”

对于接下来的规划还没有太大的安排,但她说,如果有机会,自己会往为人民服务这块发展。“因为我觉得自己的个性和人民代表的工作性质很撮合。”而且因为她拥有残疾人士识别证,所以她希望自己可以代表残疾人士发声,让残疾人士可以得到社会大众公平的对待。

报导:佩璇 、受访者提供照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