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真人真事】女孩那一通永远打不出的电话 单亲妈妈受伤断炊 希望给孩子一个家

【真人真事】女孩那一通永远打不出的电话 单亲妈妈受伤断炊 希望给孩子一个家

“嘟……嘟……”手机拨打声,响了断,断了又响,始终没人接听,稚气的小女孩一脸茫然,谁也不知她幼小心灵的煎熬、焦虑。

9岁的爱雅,身为家里4个弟妹的大姐,妈妈病倒了,离开多时的爸爸又不知在何方,无助兼茫然无措下,当下就把她爸爸临走前送给她生日礼物–一台手机,拼命按键,看似要联络求救,却是屡拨不通,一次又一次地希望落空。

义工走入单亲家庭 赫然发现一通永远打不出的电话

委员会的团队与义工积极走动青草路民居住宅区范围服务,部分成员也是当地居民,因而与组织有密切的接应,近年来已在地方上建立起联系网,与民众频频互动往来,以确保为弱势群体及有需要的家庭伸出援手。

这一次的故事主人翁,是卡米拉。住在卡米拉家附近的一居民,亲睹卡米拉生活贫困的境况后,第一时间通报青草路社区发展与治安委员会,随着主席在委员会手机群组中下达指令,委员迅速的登门造访,以对这家人是否陷入困境的个案而展开彻查核实任务。

因此,2020年12月2日的一个晌午,当青草路社区发展与治安委员会(JKKK GREENROAD)的义工踏入这间简陋的屋子,和单亲妈妈卡米拉做家访,希望借此了解这个家庭所面对的状况,以便做后续的援助批核。

老实说,一家大小蜗居在密不通风的陋室生活,加上鲜于打扫,空气中弥漫难闻气味。谈到已离异及失联的丈夫时,卡米拉眼中有泪。义工眼看她的长女爱雅在场一个劲儿地在按手机,由始至终都没有成功过,于是义工就想从爱雅拿着的手机里头,看看是否有爸爸模样、甚至其他蛛丝马迹,看看是否能够找到爸爸。

岂料到,义工取了手机一看,赫然屏幕显示之前安雅打出去的找爸爸号码,竟然是紧急呼叫。更甚的是,原来没有半点手机余额,根本无法拨出与外界通讯。究竟孩子为何认为紧急呼叫是联络父亲的号码,这背后是不是又有另一个故事,笔者始终不得而知。

但是,潮湿的空气,无助的单亲妈妈,几个懵懂但眼神又充满着期待的孩子们。望着安雅还有手机,这家庭这段日子以来是过着怎样的日子……

早婚妈妈背椎受伤、老三心脏有孔 一家六口顿时断炊

其实,卡米拉是个年轻的单亲妈妈,然而这位单亲妈妈今年也只有25岁。

早婚的她,生下了5个孩子,最大的也只有9岁。在砂拉越,尤其土著社会常见的早婚和童婚情况由来已久,这牵涉到多重且复杂的因素,包括家庭贫困、土著习俗,或是家庭需要许多劳动力人口等等,不受法律约束,以致早婚现象颇为普遍。

而在旧社会的华人家庭,也不乏早婚的状况,惟随着时代演变,华裔的生育率下降了,以前一个世纪还能繁衍四到五代人,因不少是20岁就结婚生子,现在则以30岁过后的迟婚者占多,且”不事生产”。不似土著族群,相信是依系习俗的观念,大多超越对法律的认知,哪怕砂政府数年前已修法将法定结婚年龄提升到18岁了,也未能有效扭转根深蒂固的情况。土著社会中,仍旧是有未成年少女在她14、15岁的年纪,只要身体可负担生养的,延续着早婚和传宗接代的”传统”,哪管夫家是否有稳定的收入或良好的经济能力。

在如斯老传统家庭的框框下长大的卡米拉,完成华小教育熏陶也实在不易,和一般在华小的土著生同样是能操华语沟通,但她的教育路没能走太远,读到中二就停学,跟着似懂非懂的和一个男性相爱,没多久就步入”爱情的坟墓”。在15岁那一年就升级当妈妈,有了第一个娃儿–爱雅,跟着还成了‘生产机器’,几乎就是每年怀上一个孩子,而今5个孩子分别是4、5、6、8及9岁。

尚处于青涩尴尬阶段的她,体验到了早婚带来的代价,拎着5个小瓜的重大包袱,很早就告别少年时期应有的喜怒哀乐时光。父母因不和而离婚,赔上了亲情,当初缔结情缘的另一半也抛妻离子,目前不知所踪,打击一个接一个,换作是他人,或许早已崩溃。

本来幸福的一家七口,就这样缺了个当家的,卡米拉独挑抚养5个小瓜的大梁。随着义工进行家访的过程中,了解到卡米拉是很勤奋的女性,虽然只是中学教育程度,没能某上高薪职业,却也拼搏打过几份工作,薪水加上积蓄,勉强还能过日子以及应付每月650令吉的房租,在青草路排屋两个小房间现址落脚至今,不知不觉也有3年了。

她本来有份清洁女工月入千余元的活勉强可以养家糊口,偏偏老天爷跟她开了个玩笑–无奈在2020年3月行管令期间,她背部和严重扭伤,结果大大影响到行动导致她也根本没办法工作,导致无法如常行动和抚养孩子,还得靠母亲照料。没了收入,应付日常生活更是日益吃力。

这位单亲妈妈每个月不仅面对最现实的650令吉房租,排行第三的孩子更是患有心脏有孔,而自己的脊椎弯曲状况尚在接受治疗中,其他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食量也随之增加、上课学习等等,家庭总开销计约1500多元,对没有收入的家庭而言,负担可说是极重。

 ‘祸不单行’,或许正是套在卡米拉身上的状况–受病痛折磨、生活重担下,她的脸上,几无25岁年轻人应有的风采。

卡米拉的小小希望       

推荐

是宿命还是造化弄人?她自知命苦,孩子也苦命,未来的路,也不知该往何处去,而且还得一手带大孩子。走在这漫漫长路上,出身穷苦,教育程度不高,一个妇人家,又怎能够要求更好?

她不敢苛求能够改变命运,有一天可以致富,只抱着个希望,有个比较适当的生活环境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所以祈求能拥有一个干净卫生的家,而无需寄人篱下,孩子已是人生最大的寄托。对于社会热心者的关心与扶持,是她最为感激感恩的部分;她更不希望自己太过依赖他人的援助,只希望自己早日康复,从而过着自力更生、脱贫的生活。

话说,穷人悲歌唱不完,所幸人间尚有温情,在挺身而出的青草路社区发展与治安委员会把消息图文并载到脸书登高一呼之后,短短2天内即显现极其热烈响应,各方网友热议关心与获得超过200次分享,以致施援的必需品、食品、用品等物资和捐款源源而来, 而诸如这有温度的善举,也还只是 该会经手送暖的多项个案之一。

随着JKKK义工  走入你我不为人知的家庭

2018年,华社圈活跃份子的甲必丹陈国璋着手筹组,并于2019年初在县公署祝福下有整20名委员取得委任状成军的JKKK(Jabatan XXXXX),绝然没有想到可以在游走渗透草根社区阶层之间,发挥了实质作用和起着一定的影响力,着重在民生、扶贫济困、慈善公益、睦邻治安、救灾乃至教育领域等。

被赋予重任的青草路社区发展与治安委员会,服务范围是涵盖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盘踞9届的砂督州区内的青草路至凤梨、树胶路与香蕉路的花园住宅区。作为首善之地的古晋,不少的区域在经过了数十年发展演变以及城市化风潮下,繁衍了许多的民生问题,尽管是建筑物,美化树,排流水沟,道路等也因长年累月变得老旧,失去美观,失灵甚至卫生问题也悬而未决。

社会上的欺诈事件层出不穷,就怕有不法之徒浑水摸鱼,趁火打劫,利用善心人士和悲苦事件招摇撞骗,而结合了各领域青年团队的青草路社区发展与治安委员会就如调研队,启动一系列的工作程序,实地采访、调查、协调与联系,针对事主的实际情况与迫切所需的物品食品等,进行物资采购和递送,而且在必要时撤离改为定期监督,同时关照的形式并非是授人以鱼,避免被施舍者过度依赖。JKKK不是罗宾汉,但基于为民纾困的形象过于鲜明,被不明就里者以为是个慈善机构的性质,将财物交托予此,反而造成了不便、甚至误解。实际上,JKKK倾向于牵引的角色,在探路之后,能够为贫病者带来的援助。

投身义工行列,牺牲本身的工作和时间为有需要的家庭派送物资支援,接触到民间百姓的疾苦,对大家而言,犹如“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就是很开心的事儿了。相当投入于扶贫济困工作的委员之一杨明月,更是经常把还有能力帮助人,视作一种福分,即使是辛苦难免,也当作不断种福田了。

“加入这组织的2年来,我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了,就是通过这平台来为穷苦人士尽点力量,做得越多,就觉得自己能够帮忙他人的能力也不断地进步,看到别人获得帮助和绽放笑容,我也很欣慰。”当然,一人能力有限,这很大关键也在于组织内有魄力的领导导航,还有团队的分工合作和互相扶持,越做就越感觉到做事的乐趣,以及充满动力。

作者·照片/ 程亮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