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疫苗接种中心志工日记】我终于可以出来做点什么了

【疫苗接种中心志工日记】我终于可以出来做点什么了

“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是你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从来没有想过在疫情期间,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为这个社会做一些什么。对我而言,那是一个美好的契机,而我衷心感恩眼前出现这样可以用体力来贡献的机会。

当我从朋友得知马来西亚砂拉越州红新月会公开召唤志愿者,加入疫苗接种中心的义工团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啊,终于可以出来做点什么了!

自2020年3月开始,国内的疫情反反复复,今年六月第三度实施行动管制令,作为文字工作者的我,因而无法外出采访;经营的二楼花店,也因为非生活必需品行业而处于停业的状态。

新冠肺炎爆发以前,是如此渴望可以在家里睡到自然醒、太阳晒屁股,然而忙碌的生活突然戛然而止,反而是焦虑不安。可能是个性使然,本身就静不下来,专业的医务工作帮不上忙,普通义工工作倒是可派上用场。

于是就这样,我成了位于古晋婆罗洲会展中心(BCCK)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大型接种疫苗中心义工其中一员。

古晋婆罗洲会展中心(BCCK)自6月7日就开始成为当地大型的疫苗接种中心(PPV)。

/保护好自己,才能照顾别人/

大家一听到疫苗接种中心,脑海里可能出现一片人海。在疫情期间,‘人海’意味着危险,感觉随时可能感染新冠病毒。

第一天在前线当义工,未踏出家门之前,我的内心也有些忐忑不安,不过主办单位以及红新月会的安全防控防疫措施十分严谨;前来当义工的人,也似乎都有防疫共识,大家戴好防护面罩、手套、外科口罩外面加上一个布口罩,随处可见的消毒洗手液,并与出席者保持人身距离。

每一晚回到家,我先来个全身喷雾杀菌消毒,并且直接洗澡洗衣服,尽可能不把病毒带回家。要当义工,你得先保护好自己,再来谈帮助别人。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一时疏忽贪玩,不只给自己或家人带来困扰,还会加重社会的医疗负担。

志工的工作从早上8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8点半。

义工的工作时间为早上8时半至晚上8时半,主办单位提供义工三餐与交通津贴 。义工当中不乏正在等成绩、等进大学的中学生,或刚毕业踏出社会的大学毕业生;在籍的医务人员在休息日来帮忙;也有很多和我一样,疫情期间无法开工的人士。

志工每一天的早午晚餐都不一样,感谢古晋婆罗洲会展中心的安排。

尽管这些人的前身可能是主管级人物,但却也不介意成为团队里的小螺丝,站在走廊上一整天做指挥工作。因为大家都知道,每一颗螺丝都是组织重要的齿轮,拿走这些看来不起眼的工作,整个组织就会停止运转。而目前接种疫苗中心的工作,可是牵扯到人民的生命安危,你说重要不重要呢?

早前登记预约第二轮的阿斯利康冠病疫苗,也正好在古晋婆罗洲会展中心施打。

这里的义工,不管是华人、马来人、原住民还是印度人,大家都很有服务精神,尽量做到专业,最快且最好。没有人在偷懒,轮流休息吃饭的时候都在礼让,匆匆吃完又回来接手。

“请把我的津贴捐出去吧!不需要给我津贴。”至少有有好几个义工在群组这么提出,他们不求回报的贡献精神,着实让人感动。

/一句感谢,一个微笑的力量/

“医务人员和义工们都很友善、很贴心!”

“人潮很多,可是整个流程安排得很好。”

“现场环境很舒服呢!”

“外面的人都传说疫苗中心很乱、很恐怖,一直到我亲自体会才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你们做得非常好啊!”一个打完疫苗的马来大叔对我比着拇指说,哪怕隔着口罩,我依然能够感受得到他的微笑。

每一次听到这样的鼓励和赞赏的话,都觉得打了一股强力针,站了一整天的脚痛与腰酸,都觉得一瞬间就纾解了。

指路、维持秩序、安排号码牌以外,志工也是翻译员。尤其遇到不懂得说马来话或英文的老人家,或者不会填表格,各族志工的存在变得非常重要。

当然,批评可以带来改善,让整个疫苗中心的系统和流程变得更好,毕竟凡事需要磨合与不断改进,不过一句由衷的感谢,或鼓励的话语会让我们更加把劲,所有付出和辛苦都一一觉得值了!

在社交网站上,听闻吉隆坡的疫苗中心义工控诉遭遇不少民众的无理刁难,比如明明只等了两分钟,却欺骗并怒骂义工说他等了两个小时;一再要求更换叫号牌,纯粹是因为拿到的号码不是他的幸运号码。

最后一站是观察区,已接种疫苗的人将被安排到观察区等待15至30分钟,观察是否出现不适反应,志工的工作则按照候等号码安排咨询。

只能说,我们这里非常幸运没有出现那样的画面,前来接种疫苗者都十分友善与耐心。在我当义工的期间,还遇到过不少公众人士为了犒劳义工的辛劳,往疫苗中心送饮料、面包、糕点等。义工付出有爱,而民众挂在脸上的,手里捧的,也满满都是爱啊!

 /癌症老人都不怕了,你在怕什么?/

疫苗让人欢喜让人忧,尤其阿斯利康(AstraZeneca)在欧洲国家传出注射后出现血栓等副作用之后,许多人闻之色变。一些人宁可等更久的时间打其他疫苗,也不愿意被安排提早打阿斯利康疫苗,或者前来打疫苗的时候,显得非常紧张害怕,义工们于是多了一份安抚的工作。

推荐

许多前来接种疫苗的人都会特别紧张,特别是害怕打针或晕针的人,志工给予鼓励和安慰,有时候可起安抚作用。

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个六旬轮椅奶奶说的话。“打疫苗有什么可怕的?哪怕要打十针,我也不惧怕,我还是一样会过来打!”

那位阿姨是血癌患者,她说,平日到医院抽血的针又大又长,而且还很痛。相比之下,疫苗的针算什么?“被红蚂蚁咬还比较痛咧!”

“你们去告诉大家别害怕,打疫苗针,真的一点也不痛!”奶奶说,她从来不听信坊间谣言,比如极少数人身上所发生的血栓问题,或是把阿斯利康(AZ)疫苗说得多危险云云。

奶奶说那些话的神情,是如此刚强、坚毅,一副充满英气的风采!一个癌症老人都不怕了,你还在害怕什么呢?

许多坐轮椅的老人家都出来打疫苗,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可别输了勇气啊。

/全民免疫,一个也不能少/

在古晋婆罗洲会展中心疫苗接种中心,每一天到了尾声,只要达成预定的人数目标,大家都会集体鼓掌,感谢在场的每一个人所付出的努力,也感恩接受疫苗接种的人赴约。

那一阵又一阵的掌声鼓动人心,它的意义是如此重大。因为每一次的达标,就意味着距离全民免疫的目标越来越靠近,也意味着春天快要来临,大家即将回归正轨的生活。

志工的任务包括替已接种者拍下历史性的一刻,记录下他们为国家及自己尽了责任,很捧很捧。

我们都渴望有那么一天:大家可以坐在茶室里吹水喝早茶,可以走进戏院肩并着肩看电影,可以搭飞机出国去旅行,而且无需戴上口罩……要重现那样的画面,靠的不是一两个人的力量,而是全球人类的努力。

你打疫苗了吗?

撰文/摄影:邓雁霞(砂拉越)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