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疫情困家乡 化妆师替农村大妈变美获2亿关注

疫情困家乡 化妆师替农村大妈变美获2亿关注

因为疫情受困,有些人一直在‘等’,等疫情过去,有些人,则在‘等’的过程,做了不一样的事,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就如出生于湖南农村的周文娟,之前一直在城市打拼当化妆师,结果疫情期间滞留家乡,她发现村里四五十岁的女性一辈子从没化过妆,于是开始免费给她们化妆。

结果她的这则新闻上了热搜,微博阅读量超过2亿,讨论超过2万。当农村的留守妇女们停下手里的农活家务活,离开灶台和田地,打上粉底和腮红,穿上压箱底的新衣服,网友们直呼:“你比想像中更美!”

周文娟替大妈化妆,成就了自己的价值。

以下是娟子受访时的自述:

2007年我去北京学化妆,在我们村,听说是从北京回来的,都会高看你一眼。每年过年回家,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感觉她们都很羡慕,对我带回去的化妆品也很好奇,但又不好意思尝试,当时就想说要不哪天给她们化个妆吧。 但每次过年在家待上一会就要回去上班了,这个事情就一直搁置。直到这次疫情,我滞留在村里出不去,才终于把这件事安排起来。到现在我化了15个长辈了,年龄大多在50岁左右。

我第一个化的是我的奶奶,她今年八十多了,看着老人年岁渐长,我想给她拍几张照片做留念。这个想法一跟她讲,她就同意了。她在同龄人里算文化程度高的,上过小学和初中,年轻时是村里的妇女主任,现在也特别跟得上潮流,经常用手机发微信给我,还喜欢看抖音上的视频。奶奶没打过粉底,跟我说她们年轻时用棉线扯一扯脸上的汗毛就算美白了。腮红呢,用红纸,给她涂口红的时候,她很紧张,不知道嘴巴是该张开还是闭上。

我们家在马路边上,人来人往都要经过,当时我们在楼上化妆,给奶奶化完妆下来,大家都说“哇,好看呀”,奶奶听了可开心了,拍了照片给她看,她自己也满意得很,直到晚上睡觉才让我给她卸妆。

后翻箱倒柜找到认为最好的衣服拍照:也已是10年前的白衬衫。

村子不大,化了第一个之后就传开了。后来化的人,也和我们家有亲戚关系,她们一开始还会推脱,担心自己‘化了不好看’,我就会鼓励她们。她们大半辈子没有化过妆,也想拍几张照片留念,最后总会答应。

我给一个儿女都长大的婶婶化完妆,她的老公正好从地里干活回来,看到老婆笑眯了眼,开玩笑说“该叫你老婆还是女儿好呢?”说比结婚那天还要年轻漂亮,婶婶登时就羞红了脸。

她们的皮肤都比较粗糙,脸上很多红血丝,因为长时间在外劳作。由于她们是第一次化妆,眼睛非常敏感,眼妆要动作迅速,折腾太久她们会流眼泪。给她们化妆的要义是舒服自然,看起来还是自己,但更好看了。

刚40岁的嫂子,是村里最年轻的留守妻子,因为一直在家里干农活,比同龄人苍老。娟子给她化妆时,她的眼眶湿润了。

回想她们那个年代,最美的就是结婚的时候。把头发梳得干净,买一块好布,做一件衬衣,穿得整整齐齐,顶多再用红纸涂抹一下嘴唇,哪有现在这么多打扮自己的花样。化完妆之后,我拉她们去外面拍几张照片,她们的反应很害羞,既害怕别人看到,又忍不住偷偷瞟几眼镜子,打量化完妆后的自己。

我化的很多人,基本上都是留守妻子,丈夫为了赚钱,去外面打工,她们留在家里照顾一家老小和农活。基本上每天天没亮就起来干活,本来男人做的重活都得自己干。给她们化妆,时间都要提前预约,养的鸡鸭要喂,种的菜要拔草,基本只有午休和下雨天有空闲。有的人难得出来一次,我约她化个妆,她带着孩子,没一会儿就被催回去做饭,时间紧迫我只能给她化简单妆。

村里有一位姑姑,儿子还未成年时丈夫突然去世,这么多年她也没有改嫁,一个人照顾孩子和公婆,现在儿子成家了,又给儿子带孩子。给她化妆时,我注意到她双手满是老茧,化完妆后她拿来拍照的衣服还是别人家给的,她看着自己,说如果自己丈夫还在该多好,这是唯一一个我自己哭了的。

为一个男人守着一个家的姑姑,化完妆后看着自己,说如果自己丈夫还在该多好。

有好几个人都找不出一件能拿出手的衣服。衣柜里最新的衣服也是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买的。有一个姑姑,化妆前她穿得很随便,一件天蓝色Polo衫,一条黑色五分裤就打发了。我说找件衣服拍几张照片,她面露难色,说‘哎哟,这可难倒我了’。

最后找出的那件蓝色花纹的上衣已经很破旧了,近看边边角角的线头都裂开了。她们这一辈人就是太不关注自己了,尤其是女性,基本上都奉献给了家庭和孩子。

其实她们不是没条件去追求美,只是忘了或者舍不得去对自己好。我妈贴身的衣服都是我帮她买的,她们那一辈人节俭惯了,自己没有这个意识,而且你还不能告诉她们多少钱,贵了她们会心痛。

推荐

娟子年轻时在北京给模特化妆。

我妈生了两个女儿,过去守旧的村人还会笑话我们家没有儿子,但我爸妈不在意。为了给我们好的教育,不管是学美术,还是去长沙学习,他们都很支持。那时村人不明白,“反正以后都要嫁出去的,花那么多钱在她们身上干啥”,但现在她们都特别羡慕我妈,觉得我妈有女儿照顾,平时穿衣服比她们洋气,还会跟着我用护肤品,比较讲究。我觉得给这些女性长辈化完妆以后,也唤起了她们对自己、对美的关注。她们会意识到原来自己也可以成为生活的主角,关注也会回到自己身上。

爸妈一直都支持娟子的理想。

有一个村里的阿姨,化了妆拍照。她看完精心打扮过的自己就说,要是她那颗牙齿没掉就好了,然后没过多久就去补齐了那颗牙齿。前几天还有人问我,天气越来越冷了,要抹些什么东西,脸才不会那么痛?以前头髮长了她们都是自己随便剪的,现在会找人帮忙修剪,也会想着要给自己买一两件新衣服。

娟子和两个女儿。

到现在我给她们化妆都有点上瘾。因为我能感受到她们很认可我,我给她们的生活带来了变化,自己是有价值的。化完妆后她们会很真诚地觉得‘你太厉害了’‘你太优秀了’,这种被认可的感觉让我彷佛找到了当初的自己。

未来我还想坚持把这件事情做下去,自己村子里的长辈化得差不多了,但是附近的村子还有很多,我下一步准备去那里。

和长辈们化妆后,她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2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