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疫情分隔 异国恋人‘喜鹊国’相会

疫情分隔 异国恋人‘喜鹊国’相会

牛郎织女每年只能于七夕在喜鹊桥相会,没想到现代社会的情侣也面对着需要喜鹊桥才能相见的困境,而扮演着喜鹊桥角色的是克罗地亚(Croatia)这个国度。

克罗地亚成为异国情侣重聚的喜鹊国。

新冠肺炎冲击全球,为了防堵疫情,各国纷纷封锁边境,但这也造成许多异国恋人被迫分隔两地,长时间无法相见。美丽的欧洲国家克罗地亚为这些异国恋人提供相聚的机会:欧盟成员国的旅客可自由进入克罗地亚,非欧盟成员国的旅客只要持入境前48小时内的病毒筛检阴性结果证明即可入境。

欧盟从3月中旬起对非欧盟人士关闭外部边境,直到7月才开始逐步解除封锁。克罗地亚虽然是欧盟成员国,但非申根区成员国,因此一直不受此限,而人们可以从克罗地亚一起出发,前往其他欧洲国家或美国,但须遵守目的地国家的防疫规定。

疫情日益严重,欧洲各国被逼封锁边境。

34岁的齐格彤(Dana Zigdon)是以色列人,她的32岁未婚夫博勒加德(Pedro Bourgard)是葡萄牙人,两人在3月初见面,他们分道扬镳时还计划3月底要再度碰面,没想到两人会因欧盟的防疫规定而被迫分离半年。

齐格彤想尽办法要与博勒加德见面,但始终无果,直到两人9月在克罗地亚重聚。她说两人在这6个月想尽办法要见面的过程简直是恶梦:“我请求所有大使协助,每个人都拒绝。”她在克罗地亚首都札格雷布(Zagreb)向《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表示,“这里感觉没有(新冠)病毒。”

31岁的玲嫦(Julie Linchant)是比利时人,39岁的加拿大男友彭瓦(Christian Poonwah)有时住在西非布吉纳法索(Burkina Faso),有时住在地中海东部岛国赛普勒斯(Cyprus),两人从3月分别后,一直到7月下旬才得以于克罗地亚再度相见。

玲嫦与男友彭瓦在克罗地亚才能重聚。

玲嫦说许多国家在防疫期间仅允许住在不同国家的已婚夫妻见面,而这种规定让她感到沮丧:“现在是2020年,我们仍得有婚姻关系才能被视为必要,这似乎很疯狂。”

推荐

玲嫦说她与男友了解旅游禁令有其必要,但他们觉得许多规则很随意:“他们怎麽能接受商务旅行,而不能接受家庭聚会?”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