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疫情冲击弃商从农 学士下田种菜去!

疫情冲击弃商从农 学士下田种菜去!

农耕是‘粒粒皆辛苦’的行业,一般上只有中老年人在做,许多是家族流传下来的田地,是老爸老妈养大孩子的收入来源。不过一般孩子长大后都会告别田地,到大城市念书工作,甚至另组小家庭,田陌只是童年的回忆。

然而,一场疫情,很多事情的发展都在意料之外,比如大学毕业生‘弃商从农’,下田种菜去!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导致的市场萧条,让许多人都被迫转换跑道,飞机师送货、导游当小贩,只要能找到吃,各种可能性都是‘希望’。毕业于英迪国际大学(INTI)大众传播系的傅仁荣和宾莱雅潘(Ben Rayappan A/L David William Jayaraj)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放下学士身份,拿起锄头种菜了。

傅仁荣与宾莱雅潘从商务转为农务,胆粗粗挑战当农夫。

傅仁荣和宾莱雅潘不只同样来自森美兰州芙蓉,一同攻读大众传播(荣誉)学士学位,毕业后还一起创业,合夥经营小型活动策划公司,然而满腔热血很快就被疫情冲击,所有活动因行动管制令(MCO)而停顿让他们饱受影响。

宾莱雅潘说:“如果继续待在这一行,确实接不到什么工作来糊口了。与其守株待兔,等待疫情消退,倒不如想想如何把我们所学的技能,应用在其他方面。”

鲜蔬价节节上升嗅到商机

傅仁荣专修公关学,宾莱雅潘则专修广播学。他们在毕业后曾以自由业者的身份,受聘于同样的活动策划工作,因而成为要好的朋友,且一拍即合,之后联手经营小型的活动策划公司。

然而当他们想另谋出路时,寻思的方向不是最多年轻人涌去的网络平台,竟然是‘脚踏实地’的当农夫,这一点是相当出乎意料之外的。且不说能不能放下‘学士的面子’,能不能吃苦做体力活也是另一个考验啊,毕竟现代年轻人较少劳动。

当初在大学进修时,他们并未意料到有一天会把学术知识用在种菜上。

当时傅仁荣和宾莱雅潘展开市场调查,眼看生鲜蔬菜的零售价在行动管制令实施以后‘节节高升’,他们由此嗅出种植小米椒(小辣椒)的商机。正好,宾莱雅潘的母亲有一块荒废了一阵子的农耕地,哥俩于是当机立断,就利用这块土地开始他们的农耕事业。确切来说,他们是在2020年6月,由活动策划老板转型当种植小米椒的农夫。

从活动场地转到农耕地,他们不是只凭冲动,经过大学的训练,他们惯性会以分析及数据去思考,为什么是农耕?为什么是小米椒而不是其他农作务?

宾莱雅潘说:“小米椒的零售价向来都是高居于本地蔬菜作物的榜首,每公斤的小米椒可高达25令吉的价位,最高峰甚至可达每公斤30令吉。我们的另一个考量是空间成本,在四份之一英亩的商业地段上耕作,虽然是一种可行的尝试,但是如果用来种植菜心、黄瓜或生菜,则会因为其低廉的价格而显得有些不值。”

宾莱雅潘一边用劳力种菜,一边用学术知识开拓市场,充份当个‘学士农夫’。

他继续分析选择种植小米椒的原因:“其他高价值的种植物,例如:黄梨、蜜瓜都是季节的产物,不像小米椒那样一年到头都生产。另外像是草莓那样需要比较低温种植的水果,则适合在金马仑高原生产。”宾莱雅潘说,务农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他小时候,父亲就曾在家里散养走地鸡鸭,以赚取外快补贴生计。

农耕好像一场科学实验

为了展开种植小米椒的事业,傅仁荣和宾莱雅潘两人合资4万令吉,购置各类配备如:温度计、电导仪、pH值测试仪等,这是农耕作业上测试作物周围环境的温度、营养水平、灌溉用水的酸硷值的必备工具。至于他们必须购置的其他用品,还包括工业用途水泵、灌溉网、太阳能电池板、植物肥料、土壤改良剂,以及消除虫害的苍蝇纸、防虫网等。

傅仁荣(左)与夥伴每日都亲力亲为照料小米椒的菜园,从中了解更多农耕知识。

傅仁荣说,务农是他们全新的尝试,种植作物并不是把种子随便丢进泥土里,就可以看见它们开花结果那么简单。事实上,农耕作业的上上下下都存在着不同的挑战。

老前辈务农全凭经验,看土壤看天气看种子也许就悟出成果,但这两位‘白领农夫’除了向前辈学习,也因为过去办活动会面对很多状况要一一解决,培养了他们解决问题的思维,因此他们会以科学眼光去看待先进的农耕法。

傅仁荣分享道:“你可以把它想像成在户外进行一场科学实验,有太多因素是你无法掌控的,单单是天气,就是一个大挑战了。太多的雨水,土壤中的养份就会被侵蚀、改变我们水份的配额、降低植物开花的几率,还会促使害虫的生长。风速也是因素之一,强风可吹断枝干、破坏树身。害虫则会吃掉作物、传染植物疾病,最终减少作物的收成。有太多的事情可能出错,和办活动的临时状况一样,说起来,我们对这种工作状态相当的着迷和投入。”

傅仁荣认为农耕像在做科学实验,其实十分有趣。

傅仁荣指出,小米椒可于一年之中种植两次,从幼苗移植到初步开花,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随后便会逐步收成,其中最高峰期是于第四个月,之后便开始慢慢凋零,喻示收成期的结束。采集小米椒是单调又繁重的工作,即使是最高效的工人,每天最多也只能采集到10公斤的小米椒。

“在最理想的情况下,我们可收成高达1.6公吨的小米椒,但这也许只是书面上的数字,现实上未必如此。正如我刚才所说,如果遇上大雨,枝干上原本开满的花朵,都会被一瞬间刷落,花朵少了就等于少结果实,果实少了就会导致欠收。”傅仁荣这么说道。

学术知识帮助发展新事业

 由于他们目前只是把生产的小米椒销售到邻近的杂货店、餐厅以及好几户人家,因此,傅仁荣和宾莱雅潘希望他们辣椒园有朝一日能凑足产量,给大型的连锁店供应货源。这么一来,他们就需要更大片的土地及更稳定的收成。受询及目前他们遭遇哪些挫折时,宾莱雅潘答说,在政府实施防疫的行动管制令期间,采集小米椒的作业确实受到阻挠。

疫情虽出现很多阻碍,但他们接受各种挑战。

“行动管制令实施期间,政府的条例禁止大群体作业,但是,采集小米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如果天气不作美更是难上加难。市场对小米椒的需求很高,但是我们的采集成果却不怎理想,所以我们的首要挑战就是如何准时给客户供货。”宾莱雅潘描述道,不过,他补充,他们这盘生意迄今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小米椒的产量足以发售到士拉央批发市场。

尽管哥俩在种植小米椒是新手,但是年轻人变通很快,加上他们善用在大学获得的大众传播训练背景,也确实在其他方面帮助他们发展新事业。

傅仁荣说:“谈到农耕技术方面,我个人觉得就好像跳入了深海,无边无际。不过,大众传播的知识在货品分销和市场营销方面,确实能够派上用场。传统的农夫由于需要中间人以及大型公司来分销他们的作物,所以在议价方面没有什么自主权,而我们可以省略这环节,完全不需要中间人的介入。”

推荐

两人运用大学作业方程式来务农,很有新鲜感。

宾莱雅潘表达同样的观点,他说,转投农业种植并与顾客交涉以及促销农产品时才发现,他在大学里学习到任何知识都能时刻派上用场。他更形容,整个务农的经验就如同准备大学的年终作业,极需要耐性、细心研究甚至是建立人脉。

 “在投入特定的商业领域以前,事先进行市场调查研究,是最为必要的一道程序。我们确实也做了自己的市场调查研究,好比访问已经在这行业做了许久的业者,从中了解最基本的知识,接着就正式创业。不管什么生意都好,我们都需要进行强弱危机分析(SWOT),以此得知自己的优势、弱点、机会和威胁。这些都是我们在英迪读书时所累积的知识。” 宾莱雅潘这么分析道。

找机会让业务更多元化

虽然这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但是傅仁荣和宾莱雅潘却没有想过中途放弃。恰恰相反的是,挑战及困难越是严峻,他们俩越是起劲勤奋工作。事实上,这对商业夥伴已经设法拓展业务,以期把这一盘生意做得更加多元化。

联同团队里的工作夥伴,这批年轻人对他们身后一片辛勤打造出来小米椒园感到十分自豪。

“我们必定会寻找机会扩充生意,现在我们正探讨可否种植其他作物如菜豆及其他蔬菜类。另外,我们也考虑尝试水耕法。又或许,未来我们还会考虑饲养蜜蜂,或者饲养火鸡供圣诞期的市场需要。这些计划主要为了取得持续性的农产品供应,在给知名的杂货品牌供货的同时,也能够经营由农场到餐桌的原料供应服务。”傅仁荣如此总结道。

疫情让大家都不容易,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化危机为转机的决心,即使那不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即使从冷气房走入风吹雨打的田地,两位年轻人始终保持拼博的精神,值得成为其他茫然失业军的借镜。

资料来源:英迪国际大学及学院

整理:美贞

照片提供:受访者

 ■详尽内容:第715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