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疫情下的冷暖相送·Part 1】失业断粮真凄苦 将暖流注入草根社区

【疫情下的冷暖相送·Part 1】失业断粮真凄苦 将暖流注入草根社区

疫情延烧一年半的时间,来自生活、学业抑或工作的压力早已让民众水深火热,难以喘息。这段时期,露宿街头的人数增加,没有钱开饭的家庭剧增,虽然民间团体、商家都开始发起善心运动,但是这些帮助是否真的到位?是否会有人滥用了捐赠?让我们来看看,到底这场疫情让世间变得有情还是让人心寒?

【故事1】:梁家明牧师:疫情失业睡五脚

吉隆坡半山芭一直都是流浪汉的聚集地,曾有议员表示,主要原因是这里常有非政府组织和善心人士前来派饭,所以早上会有许多来自不同地区的流浪汉赶来领饭盒。但是一到晚上,真正睡在街头的人数会比早上减少许多。

而去年 3月 18日的行动管制令一实行,吉隆坡市政府也派人来把这批流浪汉分别安顿到士毛月、新古毛及雪邦的训练营中,暂时解决了防范病毒的工作。可是长贫难顾,过了一年多,这些流浪汉早已经恢复了流浪街头的日常。

据长期在半山芭一带传福音的恩典羊棚住宿中心创办人梁家明牧师表示,近期在半山芭一带活动的流浪汉人数有增无减,“目测大概有5、60人,但是实际上躲在店屋后或是暗角处的少说也有2、300人。”

流浪汉聚集在半山芭一带,因为这里天天都有派饭。

1997年教会成立老人事工后,梁牧师就开始天天到半山芭一带的五脚基和天桥底下去关心这些流浪老人;2004年恩典羊棚住宿中心成立后,他便开始收留无家可归,有自理能力的男性老人,至今已有约 40 人。

“半山芭的流浪汉人数是在今年明显增加,特别是靠近红宝石茶餐室一带的五脚基,几乎都被占满了人。”他表示,这群流浪汉白天会一起聊天打发时间,晚上就是倒在地上睡觉。

梁家明牧师(左一)派送善心米粮。

“我曾问过他们,为什么会睡在这里?大家给的答案几乎都一样,就是MCO导致失业,没有钱缴房租,就睡五脚基。”他透露,这群流浪汉中大部分都在半山芭一带工作居住,但是长期的封锁和行动管制令,工作的餐厅、工地等都被迫结业,又没有办法再找新的工作,根本就没有钱缴房租。

“其中有一人年轻时在新加坡当厨师,因为SARS事件而回归大马。因为两地的工资差距太大,他回来后又找不到工作而意志消沉。积蓄花光后经人介绍找了份工作,却也是有一天花一天,直到 MCO 失业,就真的被迫睡街头。”

他经常与一些善心人士拿食物到该处派送,便会与这些流浪汉聊天,也曾好奇的询问,“你们不担心被警察赶或是中罚单吗?”他们大伙儿笑着互相曝出糗事,“他、他、他就中过啊!警察来了都不会把口罩戴好,结果就中了Saman。”

“唉啊,中了Saman又怎样?又不是中Covid,我们又没有钱还,那张纸揉一揉丢掉就好啦!”

梁牧师把物资送到有需要的家庭。

除了派饭,梁牧师偶尔也会送些口罩给他们替换。“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还哪里有钱买口罩。其实说也奇怪,这群流浪汉窝在这里那么久,我真的还没听说有哪一个染疫送院的。”

梁牧师感叹,“他们有许多人早就对生命充满了无奈,对未来更没有任何盼望。我就只能平时和他们聊聊天,让他们感觉有人关心。其实我们自己也很担心会因此染疫,所以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回家和家人团聚了。”

【故事2】:周先生:多谢好心人救济

周先生诞生于巴生吉胆岛,从小就随着父亲出海捕鱼。后来,全家移居适耕庄从事捕鱼业十多年,直到父亲去世后,他才买了一辆小罗厘改行做运输业。可惜运输业也不见起色,他便在朋友介绍下,与三名孩子一起移居来到八打灵再也 SS2 的一家海鲜餐厅打工。

原本有着一份固定收入,能缴房租、校车费,也足够给一家人温饱,周先生却碰上了疫情爆发。“海鲜餐厅在去年 MCO 1.0时关了,顶手转让给另一个业主。新老板接手后也让我继续工作,可惜只维持了5、6个月,餐厅也关闭了。”

自那时起,周先生就努力寻找工作维持家计。间中也曾找到一份在夜市的工作,可惜夜市也因为全国封锁没办法开档,这也说明他再次失业。

“没有了工作后,我们开始没办法缴房租,甚至连食物都有了问题。”他表示,每个月房租是 700 令吉、孩子们的校车费用是 700 令吉,再加上食物和杂费,一个月大约需要 2000 令吉才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差点就要让孩子露宿街头的周先生,感激善心人帮忙。

“那时的心情真的很受打击,没办法之下也被迫去找朋友借钱,也试过跟女儿的同学母亲借,为的就是缴房租,不然孩子们都得睡街上了。” 周先生也表示,目前居住的房子,其实是与外劳共租,所以还是会担心孩子的安全。

“当我出去工作时,就会叫孩子们一定要把房门锁上,不可以随便外出。”在他的语气中听到的是无奈。

食物部分,他就只能找人接济,如神庙、学校、慈善机构等派送的物资。“有一些钱时,就可以买些米来煮粥,没钱时一家人就只能吃快熟面,也试过全家喝Milo来解决一餐。”

他表示,念 5 年级的大女儿也知道家境不好,曾试过等他去夜市工作时偷偷溜出去工作。“恰好被我朋友看到,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努力的念书,而且疫情数字越来越高,我也很担心他们的安危。所以再辛苦,工作赚钱维持孩子的生活还是我这做父亲的责任。”

在多方的协助下,周先生终于在 Seapark 找到了一份工作。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得到那么多的好心人帮忙。他表示,目前自己最需要的就是一些物资上的帮助。“SS2 的 Food Bank 已经关了,我也还不知道该去哪里拿必需品。另外,我也希望能把工作赚来的钱清还掉以往债的。”

推荐

他在电话里,也一再表示要感谢那些帮助过他的人,让他和孩子们不至于流落街头。

【故事3】:K先生:没工开活不下去啊

 来自沙登的K 先生是一名制鞋厂工人,家有一名年约 80 岁,必须长期服药维持肾病不趋向严重的老母亲,还有一名正在念大学的 21 岁 儿子。自从今年 5 月 12 日的 MCO 3.0 开始实施后,制鞋厂因为不属于必需经济和服务领域行列,所以无法照常运作,K先生与十多名一起打工的员工也被迫暂时失业。

“我们的工钱就是每天所制作的鞋子数量,一双鞋是 RM3.50,我每天大约可作 15 – 20 双不等。虽然每个月的工钱也不多,但至少还是可以维持家计。但是 MCO 3.0 实施到现在,工厂就关到现在,我也就没有收入到现在。”

他表示,儿子目前居家学习。之前也有在餐厅工作帮补家计,但是因为封锁无法堂食,餐厅也不再需要那么多兼职员工,因此连唯一的生活费也断了。

在走投无路下,他唯有寻找各方的物资协助。通过不同管道,他终于得到了议员、慈善团体的物资协助,只是都只是短暂性的。他解释,自己目前最大的期望就是疫情早点过去,工厂可以早点开工,那么他就能赚取生活费。“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愿望要多久才能实现,所以现在我只希望能得到更多物资上的帮助,至少在解封前老母亲不需要挨饿,就已经很足够了。”

询及是否想过出去找其他工作赚取一些生活费,他解释,“之前我工作时,姐姐会过来照顾母亲。但是现在疫情太严重,姐姐也无法特意过来照顾母亲,所以我又必须在家里照顾老人家,就更难出去找其他工。”

虽然人间有情,物资协助的能短暂解决人们的生活基本需求,但这终究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如今,只希望疫情能够真正缓和下来,让各方以日薪为生的民众得以延续生计。

专访仪倩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1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