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画医张艳 巧手救画起死回生

画医张艳 巧手救画起死回生

古字画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艺术品。很多时候,这些古字画在传世的过程中,由于收藏不善和受到天气的影响,字画会发霉、被虫蛀或是出现污迹,造成字画破洞和裂开,危及字画的寿命。

这些破损的字画能否恢复原貌,取决于拥有一双巧手的字画修复师。字画修复师如同一名画医,专门为这些破旧不堪与千疮百孔的书画救死扶伤。

来自中国杭州的张艳,是字画修复技艺的继承人。她的父亲张孝宅是中国大师级的字画修复师,大量中国国宝级的历代古画,都是经过他的妙手而重获新生。张孝宅在90年代受到新加坡美术馆的邀请前来修复字画,于是举家便移居新加坡,那时张艳才18岁。

“从小我就看着父亲修复字画,也渐渐爱上了这个传统的手艺。小时候只能够抬抬画,擦擦桌子,在旁边看父亲如何修复字画而已,因为那些字画太名贵了,父亲完全不让我碰,怕我不小心弄坏。我是在25岁开始当父亲的助手,慢慢地父亲也让我接笔,那时的我已经大致上都掌握了修复字画的功夫。”

张艳经父亲60年手艺真传,如今在新加坡名声响亮,是著名‘画医’。

现年48岁的张艳在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在求学时期已经奠定了绘画、笔墨和色彩的基础,这让她在接手这传统的手艺时,更加得心应手,毕竟修复字画,自己也必须对字画有一定的功底。

修复过程考验耐性

修复古字画看似简单,但每一个拼接的细节都蕴含着知识与技术,耐性更必不可少。张艳透露,字画修复的过程总共有四个核心的步骤,即洗、揭、补、全。

她指出,如果字画保管不当而被虫蛀、肮脏、有黄霉或水迹,首先就要做表面的清洗,清洗的过程是不会导致字画原本的颜色脱落,因为中国的原料是特殊的材质制成的,这些古旧字画都保存了50年或100年了,50年后颜色已经顺到纸张的纤维了,墨汁也就不会晕开,但比较明亮的颜色,譬如蓝色、红色或绿色,在清洗的过程中还是会脱落,所以在清洗时是需要经过特别的处理。

“我会用热水把画上的灰尘和污迹冲洗掉,要冲很多次,冲的时候要控制力度和水温,而且随时要准备好方案,万一在冲洗的过程中遇到突发状况要如何处理,色彩很明亮的字画我会用冷水来洗,但洗之前要做分析和测试,要看看颜色是否会脱落,也要看看用哪一种水来洗,水也有分纯净水或矿物质水。”

洗画:没想到过水的字画竟不会脱色。

张艳表示,完成清洗的步骤之后,她就会把字画后面的命纸揭掉,这个过程讲究的是高度的耐性和谨慎,而且手指的力度和控制度若拿捏不好,就会破坏艺术家原本的字画。

“所谓的命纸就是指裱在字画后面的旧纸张,一幅画不是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把命纸揭掉,有些画需要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揭完,一点一点慢慢揭下来,如果不揭干净的话,字画看上去时,还是会有裂缝,会翘起来。”

揭命纸:这个过程讲究高度耐性和谨慎,力度不当就会破坏了字画。

接着就是要进行补洞和帖断纹的步骤了,如果字画有破洞,她就会把破损的地方修补平整,并把新的宣纸贴在字画的后面。

补画:如果字画有破洞,就要修补平整。

她指出,最后一个步骤就是全,意指全色,遗留下来50年或100年的字画肯定会掉色,如果只是少了一些颜料,就会做细微的调整,把残缺的地方用相同的颜料上色,然后就会上墙,也就是把已经修复好的字画贴在墙壁上,让它自然风干。

全色:细微的调整,把残缺的地方用相同的颜料上色。

除了修复破损的字画,字画修复师也必须精于装裱字画,即把已经修复好的字画又或者是完全没有装裱过的字画裱起来。张艳强调,经过装裱的字画可以耐比较久,如果外来的环境因素都很好的话,其实已经装裱的字画保存50年到100年都没问题。若发现字画受潮而发霉或被虫蛀,就要马上进行修复,以免影响字画的完整性和美观。

修复压力大赔不起

一幅拥有百年历史的珍贵名画交到张艳手里,被委托进行修复固然高兴,毕竟这证明了她的手艺受到肯定,但其实她得承受很大的压力,要是古字画有任何闪失,分分钟会成为千古罪人。

修画需要全神贯注,压力很大。

张艳说,一般上一幅画上墙之后,她会调整工作室的温度和湿度,上墙的字画若风干得太快,可能会造成它自己从墙上崩裂脱落下来,字画的边缝就会裂开,她就必须重新进行修复。

“一幅画起码要在我的工作室置放一两个月或三到六个月,我早上起身眼睛一睁开就想到那幅画,晚上临睡前也是想着那幅画,如果是破烂程度很严重的一幅名画,修复的时候会提心吊胆,晚上睡都睡不好,我会确定我在睡觉之前它的状况都很好,通常我不会晚上才上墙,我会早上就上墙,以便我有一整天的时间去观察这幅画,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到,所以说这份工作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字画太名贵了,我赔不起啊!压力真的很大。”

经过修复的张大千名作。

询及修复字画的难度时,张艳指出,修复每一幅画的工序是一样的,但每一幅画的‘病况’却不一样,就好像你感冒去看医生,由于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医生用的药也不同,字画也正是如此,所以她必须不停地在实践中累积经验,不停地从中学习。

“我们不讲历史太古远的文物,就以目前来说,收藏了起码一百年的字画也是有的,一百年的字画要来做修复,其实对新一代的修复师来说也是一种挑战,首先你要先去了解字画的材质,这些材质你上网去搜查资料或许能够找得到,但那些收藏在博物馆的古代唐宋元明清朝代字画,由于记载很少,如果要去修复的话,困难度就会比较高。”

终明白父亲的苦心

张艳表示,她在学院毕业后就开始跟着父亲学习这门手艺,而父亲每次都不会让她碰任何工具,只是会要求她专注地看着父亲如何修复字画,直到她接手这份手艺之后,才深深体会到父亲的用心。

“修复的过程太细腻了,一个简单的步骤可能要做两个小时,可是在旁边看的人会看到很想睡觉,因为太无聊了,一个很小的动作罢了,我父亲就是那种要精益求精到一点点都不能马虎的,你一旦马虎就会有一个洞,他要很专注,一旦他专注,在旁边的人就会觉得很痛苦,后来当自己真正下手做的时候,就真的体会到,真的需要付百分之一百的精神和精力去做,那时我要跟父亲讲话,他也不要跟我讲话。”

字画已经破碎,还是能修复如新,让人震惊!

提起父亲,张艳总是对他赞不绝口,因为父亲投身这个行业已经60年了,对修复字画付出了毕生的努力,表现得非常专业。

“我父亲快80岁了,早期的中国人一入行就不会改行的,一做就60年了,我感受到父亲对这个行业的热忱,他为字画修复付出了一辈子,他很用心,这份工作其实是一个人的工作,你的助手最多一两个,不会有太多人,环境是比较孤单的,当你在做修复的时候,你是一直在思考下一步要怎样做,还蛮有乐趣的,修复完一幅画之后就会很有成就感。”

推荐

新国修复字画需求高

在这个行业做了超过20年的张艳,已经在新加坡打响了知名度,她和父亲设立的“文保斋”古字画装裱与修复工作室家喻户晓,除了新加坡的客户之外,大马和印尼也有人特地找她修复字画。

经过她巧手修复的名画。

“其实新加坡有很多人找我修复字画,这是你想象不到的,我们当初以为来新加坡大概两三年就要回国,毕竟新加坡的华人都是受英文教育,对中华文化可能没有那么重视,但从我父亲那一代开始,我们所接到的字画修复工作没有停过,私人收藏家占一部分、拍卖行占一部分,还有国家美术馆、政府部门的一些收藏,现在到我这一代也是一样多,以前我父亲那一代是口口相传,到我现在这一代有网络了,大家还可以在网络上搜索到我的工作室,就我手上的客户来说,其实比我父亲更多,我现在的字画修复工作已经排到半年后了,真的想象不到新加坡有那么多私人收藏家。”

珍贵手艺代代相传

定居新加坡的张艳其实是大马媳妇,其丈夫来自柔佛,目前也在新加坡工作。拥有两名女儿的她希望能够把自己的这项传统手艺传承给下一代,令她高兴的是,大女儿年纪小小就已经表明对这个手艺有兴趣。

两位女儿都对画画很有兴趣。

“我两个女儿从小就学画画,她们都有绘画天分,我从小就开始培养我的女儿,要接触字画修复,接触了就会有兴趣,我10岁的大女儿跟我说她想要学这个手艺,我说好以后我就传给你,我不想到我这一代就失传了,如果女儿将来长大了不想继承这个手艺,我不介意别人来跟我拜师,但最重要的是你要对这份工作有热忱,如果你不喜欢,你只是把它当成是一个经济来源的话,其实这会是一份很枯燥的工作。”

父亲的手艺已是国宝级,期待大女儿成为第三代传承者。

尽管这份工作很辛苦,母亲更在她小时候曾鼓励她长大后在办公室当打工族就好,因为不想看到她像父亲一样长期劳累,但张艳始终对这个行业不离不弃,庆幸的是,她的先生也非常支持她投身这个领域。

专访:慧琳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23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