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狂人特朗普身边的三个女人(1) 伊万娜——特朗普最怕的女人

狂人特朗普身边的三个女人(1) 伊万娜——特朗普最怕的女人

特朗普第一任老婆伊万娜(Ivana),有特朗普‘真正的第一夫人’名号,上世纪80年代,她和特朗普的名号一样响亮,占尽八卦新闻的头条版面。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引领潮流的火热话题。

伊万娜在特朗普还未成为亿万富翁前与他结婚,不仅生儿育女,更入驻特朗普的公司,从室内设计总监干起,帮特朗普搞定多个大型楼宇的装潢工作,还成了旗下赌场的主席。

当年两人的婚姻因为第三者插足,小三逼宫,公开撕逼闹得沸沸扬扬后,伊万娜使出各种手段夺取财产,最后把特朗普弄得焦头烂额的离婚大战,也让民众对这个女人印象更加深刻。

她的故事,非常精彩。

捷克来的无名之辈

1949年,伊万娜在捷克出生(比特朗普小三岁),从小就展露出滑雪天赋。伊万娜的父亲一直对她严格要求,十几岁时,她成为了捷克滑雪界的优秀选手。

但苏联掌控下的政治文化氛围,让渴望出去看一看的伊万娜非常不悦。四处打听后,23岁那年,她以结婚换取外籍护照的方式,嫁给一位奥地利籍的滑雪教练。

搞定外籍护照后,1973年,婚后仅一年,伊万娜提出离婚,移民加拿大蒙特利尔,学习英文的同时,一边当滑雪教练,一边当模特儿养活自己。

尽管在捷克是有些身份地位的运动选手,但到了新的国家,伊万娜只能算草根,凡事都要靠自己。凭借爬摸滚打的生活经验,加上运动员的意志力,她站稳脚跟,还拿到1976年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的模特宣传工作。

也是这一年,伊万娜签下的模特公司,将她送到了纽约的时装周。工作完,伊万娜和朋友们去曼哈顿的餐厅排队吃饭,偶遇特朗普。

当时,30岁的富家子特朗普尚未变成上亿身价的大亨,但这不妨碍他随意出入曼哈顿的奢华场合。不过本可以游戏人间的特朗普,没对伊万娜使出这些伎俩,反而还有些,诚恳?

伊万娜后来回忆:“我和朋友们在等位,特朗普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说‘我叫唐纳德·特朗普,看你在等位,不如我帮你安排桌子吧!’”

“一起吃完饭,他突然从桌子离开,悄悄把账单结完之后,我就没看到人了。当时我想,从来没见过对女生不提任何要求,却主动买单付钱的男人,真是奇怪。”

酒足饭饱,伊万娜和朋友们走出餐厅后,发现特朗普在门口的豪车驾驶位上坐着,亲自开车送她们一行人回酒店,表现地挺绅士。特朗普说,一见到伊万娜就被她浓重的外国口音吸引,觉得她聪明又有想法。两人的缘分,从此开始。约会几个月后,1977年,举行了婚礼。

按照以往的套路,嫁给富家子弟的女人,只需婚后负责貌美如花。可伊万娜反其道而行,成了特朗普事业上升期的左右手,风头甚至一度超越了他。

从特朗普太太到大BOSS

新婚的两人,出席各种高级场合,曝光率直线上涨。特朗普的地产事业越发成功,婚后第二年便投资了自己一笔成功业务,花数亿美元打造重装的纽约君悦酒店。

而酒店装潢的重任,落到了伊万娜的头上。她说:“他给了我这个机会。来美国的时候,我身无分文,但我对时尚有些品味,于是他让我负责了装潢。当时我都七个月身孕了,但还是窜上窜下,时刻盯着进度。”

搞定大事的伊万娜,让丈夫十分有面子。这之后,她又完成了特朗普塔、广场酒店的装潢。直到现在,伊万娜当年亲自飞往欧洲采购的粉色大理石制作的特朗普塔大厅幕墙,都是纽约的热门打卡地点。

整个80年代,特朗普负责攻城略地,伊万娜负责守地更新,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充分信任妻子的特朗普又让她出任广场酒店和大西洋城赌场酒店的主席。

这可不是什么徒有虚名的挂职身份,伊万娜说:“那几年,我每天清晨赶到直升飞机场飞到大西洋城,下午五点半下班回纽约,亲自给孩子们和丈夫做饭。”

这场14年的婚姻期间,特朗普不仅成为了身价近上十亿美元的富豪,伊万娜也成为人人赞赏的职业女性。

她在2016年《纽约邮报》的采访里说:“人们都问我为什么拼,我要说,每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有一个目瞪口呆的男人。这是真的,我相信唐纳德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强。”

可也是这样互相成就的超强能力,让两人的婚姻拉起了警报。

1994年,特朗普在两人离婚后的一个专访里说:“我有些后悔当年让伊万娜接手了大西洋城赌场和广场酒店的工作,这是让我俩的婚姻破碎的终极原因。”

“她有时在家接到电话,会大吼大叫,我当时想‘我不想让妻子这么大发雷霆’。她有柔软的一面,但那段时间,她变成了总裁,不再是一个妻子。”

伊万娜在离异后的专访节目里也说:“当你每天工作,面对几百个雇员,你不能当懦夫。突然间夫妻间的浪漫没有了,只剩下商业的争论,我不再单纯的是孩子们的母亲。”

一边是想要妻子回归家庭生活的丈夫,另一边是想把事业做好的已婚职业女性,这之间拉扯出的鸿沟,让特朗普和伊万娜心力交瘁。但压倒这段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一段无比公开的婚外情。

川普和第二任妻子马拉

1990年,伊万娜的父亲刚过世两个月后的圣诞节,一位只有27岁的金发女郎,走到正在科罗拉多阿斯彭滑雪度假的伊万娜的餐桌面前,公开叫嚣:“我叫马拉(Marla),爱上你丈夫了,你爱他吗?”

1989年,特朗普已经有了出轨的迹象,但1990年,他的出轨新闻才正式爆光。

当时,《纽约邮报》觅到了一位名叫马拉·梅珀斯(Marla Maples)的秀场小演员放出的消息,说自己和特朗普有点关系。以她口吻说出的话,成了一则封面的标题:《我最棒的一次上床经历》。

如此公开的出轨丑闻,让伊万娜颜面无存。辛辛苦苦生育三个孩子,运营庞大产业,助力特朗普成为亿万富翁,最后搞出这种事?奇耻大辱,凭什么忍?伊万娜旋即联络律师,诉讼离婚。

伊万娜的诉求很简单,分走特朗普50亿美元家产的一半(有说法称特朗普身价并没这么高,只有20亿),三个孩子的监护权,千万美元现金、豪宅,都必须写到自己名下。

但她没料到,90年代初,曾叱咤房产风云的特朗普,实际已因为棒球生意、航空公司运营不善债台高筑,濒临破产。他把许多业务和资产,抵押给银行,日常生意只能靠贷款维持运营,已经跌出亿万富豪的榜单。

和丈夫开辟的事业居然濒临破产?搞不好要一起背上债务,最后分文拿不到?伊万娜联合律师,开始离婚大战。

2017年推出自传《养育特朗普家族》,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她说:“我们签过婚前协议,但多年间家族财富渐涨,修改过好几次。对于特朗普来说,离婚也是没有感情可言的生意,为了钱我们撕得很厉害。”

厉害到哪种程度?伊万娜的律师逮住特朗普公开出轨是过错方,提供了伊万娜所说,特朗普曾经在两人的私密生活里使用暴力的证言,将其塑造为让前妻遭受巨大精神肉体伤害的负面人物,站上道德制高点。

而这一点,后来也成了特朗普竞选总统,被质疑暴力对待女性的舆论来源之一。事实上,后来伊万娜解释说,一切都是双方律师为了利益的斡旋,特朗普没有暴力对待过自己。

这场离婚大战,曾一连13天成为纽约报纸的头条。最后,占优势的伊万娜获得胜利。尽管她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里表示,自己本应该拿到更多的财产,因为毕竟是自己和前夫打了天下。

特朗普弗罗里达州的豪宅大门

无论如何,伊万娜最终的收益,还不错。她不仅从濒临破产的特朗普身上,拿到他四处凑来的1400万美元,还得到一处45室的豪宅,特朗普广场的一间高级公寓,以及特朗普弗罗里达豪宅每年一个月的使用权。

1991年最后一次双方出席的离婚会议上,特朗普现场拿出1000万现金支票,剩余的400万答应限时两年内付清。另外,伊万娜还为自己和孩子们争取到每年65万美元的赡养费。

1996年,离婚后五年,伊万娜客串出演电影《前妻俱乐部》,对剧中三位被老公甩掉的第一任老婆说:“亲爱的,你们要坚强独立,然后记住,别抓狂,该拿的都拿走!(Don’t get mad, get everything!)”

离婚后的专访里她也说:“以前我都跟着丈夫走,但这都是旧观念。现在我是平等的,以后绝对不会让男人控制我,如果遇到这种人我都绕道走,谁要和这种人在一起?”

失去了婚姻,但也算名利双收的伊万娜,潇洒转身,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我宁愿当保姆,都不当护工!”

离婚后,伊万娜干脆写了一本关于自己爱情故事的半虚构小说《For Love Alone》,把自己和特朗普的狗血故事变现兜售。

因为没有签严格的保密协议,不受特朗普限制,她1993年又出了《Free to Love爱恋自由》,以及1995年《最好的还没来:处理离婚和再次享受人生》的自我进步书籍。

推荐

这也让和伊万娜离婚后,老是被前妻爆料捅刀的特朗普吸取教训。1993年和马拉二婚,以及1999年离异的时候,都明确规定,不许第二任妻子公开任何和婚姻有关的事情,否则就提告法庭。

靠着特朗普上位的马拉,日子并不那么美好。她在纽约的上流社交圈,不受待见甚至遭到排挤,和伊万娜交好的设计师,纷纷拒绝为她设计衣裙。

另外,1999年,特朗普和马拉离婚,因为她签过川普律师周密订制的婚前协议,婚姻结束后,她只拿了2百万美元补偿,女儿也只拿到川普律师保证的,21岁前每年10万美元的抚养费。

与拿了极少的赡养费,带着女儿远走加州的第二任马拉相比,伊万娜离异后创立公司,投资地产,开发时尚和香水品牌。事业女性,依然雷厉风行。

感情方面,1995年,伊万娜第三次结婚,再婚嫁给了意大利商人Riccardo Mazzucchelli,并要求男方签下婚前协议,不让对方占自己的资产便宜。

不过这段感情只维持了两年,匆匆结束。之后,伊万娜开始约会‘小鲜肉’,2008年,59岁,第四次结婚,嫁给36岁的意大利帅哥Rossano Rubicondi。

有意思的是,第四次结婚前两年,伊万娜开了名叫《Ivana Young Man伊万娜小鲜肉》的真人秀节目,专门帮那些有钱的单身姐姐找小男友。

她在节目里说:“我宁愿当保姆,都不愿意当护工(I’d rather be a babysitter rather than a caregiver)。”意思是,自己宁愿照顾宝宝男,都不愿意照顾老男人。

“他还是听我的”

好玩的故事还没说完。

虽然当年离婚大战和特朗普撕破脸,伊万娜后来还是和前夫做回朋友,甚至一起拍过披萨广告,将商业感情进行到底,是资本主义的狠人了。

她在1995年的采访里说:“我们的离婚是很糟糕的,但我们做过人生的伴侣,还有三个孩子,情分还在。”

2008年伊万娜第四次结婚时,邀请了特朗普和现任老婆梅拉妮娅参加,场地也是特朗普提供的在弗罗里达的豪宅。

(遗憾的是,第四次结婚后不到一年,2009年伊万娜再次离婚恢复单身,但和这任丈夫直到现在,一直保持着分分合合的恋爱关系。)

对特朗普现任老婆的态度,伊万娜也体现了高情商。可能都是东欧出身,而且第三任是正常交友后嫁给特朗普,她对梅拉妮娅挺友好,对外都说祝福对方。

但对特朗普的第二任老婆马拉的态度,伊万娜倒是30年没变。2016年,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热度攀升后,已和特朗普离异的马拉,隔空向伊万娜表达歉意。她直接回绝:“大家问我接不接受道歉,我肯定说不。我凭什么?她毁掉了我的婚姻。”

2017年,伊万娜出了自传,参加美国访谈节目时,主持人问她和马拉的关系时,她再次开炮:“我绝对不会说出这种秀场女人的名字,她不配。”

除了怒怼破坏自己婚姻的女人,2016年特朗普竞选最后又当选总统后,伊万娜也再次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她的大Boss性格依旧,揭秘1991年离婚前,特朗普本已经想竞选总统,但因为出轨丑闻曝光,直接放弃。“全世界都知道他背叛了我,没人会选他,所以他知难而退。”

她还透露,川普每周都会和自己通电话,时不时也来询问意见,还问她该不该用推特。伊万娜表示:“我给他说,媒体会扭曲你的话语,不如自己用推特来说事情,鼓励他用。”

特朗普推特治国背后的推动者,原来是你,伊万娜?

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之后,曾经亲自问过伊万娜,愿不愿意出任美国驻捷克大使。伊万娜果断拒绝,说自己不想四年的时间都待在一个地方,每年全世界各处旅游玩耍,同时和三个帅哥谈恋爱都来不及,干嘛要浪费时间?

她说,自己可以负担起任何想要过的人生,不想去。

从捷克小城的无名之辈,成长为商界强人,最终拥有说‘不’权力的这个女人,真是独一无二。

文/图:摘自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3
一般
1
无聊
2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