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父母自杀 怒与恨纠缠半生 潘宝雯:我一直在找回家的路……

父母自杀 怒与恨纠缠半生 潘宝雯:我一直在找回家的路……

命运恶意的铺排,换来难以磨灭的巨恸笼罩心中,这个生命难题,是否应该设法解决?还是举白旗任其腐蚀生命?

我们今天的主人翁,43岁的潘宝雯,在8岁那年失去双亲,接着在18岁时失去最后一个亲人,也就是与她相依为命多年的弟弟。这个痛,活生生纠缠了她的大半生。

宝雯(前右)与父母和弟弟的珍贵合照。

“最近我国一个印裔母亲带着8岁女儿跳楼自杀身亡的案例,深深触动了我。我妈妈的遗书里有提到要带我和弟弟一起轻生,不过她后来应该是改变了主意。我想说的是,自杀身亡的人离开后,留下来的生者或亲人,必须承受着刻骨的伤痛,我就是一个例子!”

产生严重的被遗弃感

 宝雯后来听说父母是因为感情出现问题,想不开而双双轻生。虽然那时的宝雯只有8岁,但她感觉如同天塌下来,马上从一个公主变成乞丐,和弟弟过着被人看不起和寄人篱下的日子。“因父母的离去,我们被迫前后到6个不同的家庭生活。而最痛苦和煎熬的日子,莫过于青少年期那一段。我当时甚至想过放弃生命,可是为了弟弟,我唯有打消寻短的念头。”

父母自杀让她痛苦半辈子,她希望大家坚持活着,别把痛苦留给家人。

“父母轻生,让我感到一股严重的被遗弃感,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犯了错,才会造成这种局面。那时的我,也会认为双亲不负责任,可以那么狠心丢下我们就这样离开,于是心里也出现了对他们的怒与恨。”

再说,宝雯小时家境相当宽裕,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过着呼风唤雨的生活。生命瞬间变天,她一时无法接受。

“父母生前常带我们到处旅游,因此我们比很多同龄朋友有更多机会游山玩水。我也有很多昂贵的玩具,比如乐高玩具。然而父母一去世,堂弟就独占了我所有的玩具,可想而知那创伤何其大。”

小时候,她和弟弟都是父母的宝贝。

对宝雯而言,一个人离世,对关系亲密的生者影响甚大。“重点是,和我亲密的人是因为自杀身亡,所以创伤会更大。那时我也才8岁,也不太懂什么是死亡,只是知道自己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父母离世后,邻居还恶言怒骂宝雯和弟弟,讥讽他们没有父母,没有家教。“小孩子都比较调皮嘛,我们只不过和他们的孩子吵架,可是他们大人完全不理解,也不会可怜我们,反而那样践踏我和弟弟的幼小心灵。”

弟弟车祸逝世大崩溃

父母双亡后,宝雯唯一的精神寄托,唯一的依靠就是弟弟。

父母自杀后,她和弟弟互相依靠。

可是上天并没有眷顾宝雯,在她18岁那年,弟弟车祸丧生。这场突如其来的悲剧将宝雯打入了生命黑暗的深渊,她一度大崩溃,承受着最极致的痛苦,甚至开始不再相信神明的存在。

“弟弟的骤逝,是我极大的致命伤,也让我更加痛恨父母亲!我怨他们连我唯一的亲人(弟弟)都要带走。我实在太恨他们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没去拜祭他们。”

弟弟车祸丧生,让宝雯崩溃。

所幸宝雯遇见生命中的大恩人—曾庆芬老师。当她发现年少的宝雯极其痛苦,她伸出援手,把宝雯接到家中,悉心抚养宝雯,视她如己出,爱护着她,直到她找到对象出嫁为止。这份恩情,宝雯永生难忘。她也认了曾庆芬老师夫妇为干妈和干爹。

宝雯(白衣)和曾老师一家人庆祝21岁生日。

今年4月,宝雯与曾老师欢庆60岁生日。干妈和干爹的疼爱改变了她的一生。

渴望被保护夫妻失和

父母自杀造成的阴影,后来也影响了宝雯的婚姻。有时她遇到不公平的事,或者感觉被人欺负的时候,她希望丈夫可以挺身护她。

“但是我丈夫的家庭背景和我的完全不一样,他们向来注重家和万事兴,所以他只会叫我容忍。而我就会怪他为何不帮我出气,我年幼痛失双亲后,就一直渴望被保护,可是丈夫却没有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就因此有了冲突、夫妻失和。”

婚姻触礁后,宝雯开始自我探索,在2009年接受创伤疗程,细细缝补心灵的创伤,在康复之路缓缓前行。然而不禁回头看往事时,还是会悲从中来。

“那些年我一直都孤身作战,自己不断探索,慢慢走出来。后来我知道,自杀的人,是想要结束痛苦,而不是结束生命。他们就是那一刻,跨不过那个坎。”也是电话辅导义工的宝雯表示,“疫情期间,我接到很多棘手的个案,求援的来电也很频密,其中包括自杀的案例。”

2013年之前,宝雯虽然爱着丈夫和两个女儿,但是却和他们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那时的我担心跟他们关系太好、爱得太深的话,有一天万一他们离开了我,我就会再度崩溃。那时我对‘失去’充满了恐惧,我的心已伤痕累累,我极度软弱。”

曾经她害怕失去家人而感情疏离,所幸她已领悟了回家的意义。

无疑,父母的离去,给宝雯留下了很多恐惧。“父母是在29岁去世,所以当我也29岁时,也恐惧了一整年。当我弟弟去世时,我也怕我会死掉。遇到曾庆芬老师之前,我也曾想过自杀,那时候还被别人欺负和折磨,非常痛苦。后来开始觉悟后,我告诉自己,我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我一定要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

心灵导师引领回家之路

2013年,宝雯与来自台湾的赖佩霞心灵导师结缘。赖老师是宝雯的引路之灯,她为宝雯创建了通往光明的人生道路。

赖老师当年配合新书《回家》的推出而到我国举办讲座。赖老师指出,‘回家’才是通往幸福的道路。唯有‘回家’,才能改善与家人的关系。

这位赖老师充满力量的教诲,为宝雯指点了迷津。“于是我顿悟了,收拾好心情后,重新扮演好妻母这两个角色,不再逃避。”

宝雯如今是个开心的人妻与人母,一边当义工同时也是性学所研究生,生活充实。

宝雯以前非常怨恨自己的父母亲,认为他们不负责任、自私自利。“这么不负责任为什么还要生下我们?我会把所有的恨放在他们身上。但是经过自己通过心灵治疗、参加相关讲座而不断修炼后,我渐渐了解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是何其大。原来对父母有多少恨,就是因为我有多爱他们。慢慢的,我心里有了答案,也放过了自己。”

人只要释怀了,也就自由了!然而人非草木,痛楚还是无法完全消失,但是已随着自己的成长与成熟而淡化。“我还在学习中。”宝雯说道。虽然还痛着,但是如今宝雯心里已是一片平和。

“我以前只懂得表面的自己,没有深入且真正去回应生命里的难题。我那时认为金钱给我最大的满足感和安全感,有了钱,就不会被人看轻和被人欺负。这样的思想,练就我很懂得赚钱之道。”

推荐

当年曾老师硕士毕业,拍的全家福也包含了宝雯与丈夫罗志昌。

心中有苦要说出来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人心惶惶,导致许多人,尤其是有心理或精神疾病的人更是恐慌不已。

“从我接到的求援来电中,许多人更是在这个非常时期面对来自亲子、夫妻间的压力和问题,也有些人害怕新冠肺炎,怕到想要自杀。他们即使没有染疫,却已经担心害怕到这种地步。”

“我的建议是,当一个人有了自杀念头,就要去寻找资源,包括致电给辅导员诉苦,让自己在急流中找到浮木。”

宝雯指出,一个人自杀前,通常会跟身边一两个人透露。但这些人可能会不当一回事,没有去关心欲自杀者,这样也许就会让悲剧发生。

宝雯当辅导义工,希望帮助更多人。

“一般上,只有非常细心的人才会看到这些欲自杀者在自杀前的蛛丝马迹。一旦发现他们的异样后,就要多加留意他们,帮助他们抒发自杀的坏情绪。”

她也说,许多华人就是有一种观念:家丑不宜外扬!

“华人社会的教育是,你有能力解决才是本事。我却不认为这样是完全对的,心里有苦,一定要说出来。就像我有写部落格分享生活和心情,也因此结交到很多很好的网友,大家交换意见,互相打气,给予正能量,这样很好。”

她强调,千万要记得,你并不是一个人。“我都会告诉来电者,我会和他们一起面对。”

今天的宝雯,显然走了出来,她也借着本身非常热爱的旅行,找到出口。她甚至放开胸怀,挑战自己的极限而剃了光头。新的尝试,新的自己,何尝不是件好事?

她说,活着很不错,人生还是有许许多多的可能。遇到问题,不妨面对、解决、放下、前进。好吧,大家一起向前走吧!

专访:以诺

照片提供:受访者

■详尽内容:第71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4
高兴
2
喜欢
1
一般
1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