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熟龄网红】电视台与电台主持人黄隽斌:不做指责只为社会发声

【熟龄网红】电视台与电台主持人黄隽斌:不做指责只为社会发声

黄隽斌有一把温暖有力的声音,这把声音多年来纵横在电台和电视台,相信也已深植在许多人的心中。

随着社交媒体日益普及化,隽斌也在多年前搭上了社媒列车,并累积了相当有规模的粉丝群,生活于是又多了一抹色彩。

隽斌认为网红要有流量、有话题性、一直有内容,这些他都不缺。但他却否认自己是大家想象中的网红。也对,他没有很用力去经营社媒,仅在有重要课题出现,或者需要为某件事发声时,他才会发表一些看法,绝不会为了要讲而讲。

“我主要活跃于面子书,这两年来主力在财经,例如撰写偏向生活化的财经文章,也在MCO 1.0时做了《财经加斌》直播。许多时候也和大家分享生活点滴,所以会把社媒当作自己的日志来看待。”

去年疫情爆发而实施行管令时,大家就开始更注意到他。“那是因为我在做中小企业的系列。我也跟大家分享疫情下怎么开工、如何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也会分享观察到的一些问题,那些都是我采访得来的知识。间中也会与商家配合做带货私域直播,但是带货不多,而且都是做商对商(B2B)的。”

疫情期间,隽斌更常通过社媒与大家见面。

为社会尽一份力

隽斌不久前写了筹备物资给医院的文章,那时候确诊数字刚破1万。“所以每个人都在分享确诊创新高的数字,但有多少人会想到,这个数目字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是何等可怕?”

“疫情严峻,医院最缺乏什么?氧气筒和病床吗?这些已经由大规模的团体如慈济之类在协助提供了。其实医院最缺的是日常用品,比如纸内裤、卫生棉、即食面、热水壶等,因为有些病人是紧急送院的,他们来不及带更换衣物来,所以他们缺乏可以更换的衣服,一些女病患也没有准备到卫生棉。医院的拨款已经用来盖病房、买病床,已经没有多余的款项购买这些用品,所以很多医生和护士都是自掏腰包,帮病人买这些物品,包括食物。”

他继续说,最大的问题是医疗体系已经崩溃,可是医生却成了被大家责骂的目标。“他们已经很辛苦了,是我们没有办法想象到的辛苦!每个地方都有害群之马,但我们不能因为一只害群之马,而去否定他们的付出。”

隽斌在社媒发表以上的言论,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事实。“我会发表类似这样社会需要的话题。我的初心就是为社会尽一份力,不去指责,我只把我看到的、知道的,尽量以温和的方式呈现出来。”

能言善道的隽斌,正在递暖献声。

认真看待每个留言

隽斌都会很有诚意回答面子书贴文的留言。“基本上应该是这样不是吗?哈哈哈!或许应该这样讲,我的粉丝不够多,所以才能逐个回应。”他笑说。

“我在电台任职时就习惯回答每个留言。之前没有疫情时,最大的共鸣是当我生日的时候,很多人来祝贺我,我都会回复每一个祝贺我的人。但是有时面子书系统会盖掉一些留言,当下看不到,但是过后又会自动弹出来,我会担心错过一些留言而引起误会。”

论及酸民或黑粉,他庆幸其粉丝都相当理智,不会写下激烈的言语。“有些人会提出相左的意见,但都还蛮理智的。我会跟他们说,每一个人都有情绪,可以发泄情绪,但是不要针对个人。如果你不想我对你恶言相向,那你也不要对我发出恶言,不要用你的标准去伤害别人。”

改变网民的思维

 去年行管令开始,隽斌就劝勉商界的朋友不要放弃,事业转型也可以是一种转机。

“当时整个社会的怨气很重,没有人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刚好又换政府。我请大家不要把事情怪罪在政府上,否则就很难前进。”

他认为任何一个试图改变现状和困境的人,都值得接受大家的掌声。

“不管成不成功,但是有去尝试,我都会很尊敬这类朋友。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只会在社媒上怪社会和政府,却从来没有怪自己的人。”

隽斌在为客户做私域直播。

隽斌指出,莫因善小而不为,改变也是一样的。“去年我谈很多关于转型改变的课题,当时我请一些老板当嘉宾谈转型,有些人认为那样的改变方式很不舒服,也很麻烦,于是就把气发在我们这些分享者身上。”

“那时我就说,你若是痛苦,他们是老板,他们会过得比你好吗?他们还要找最新的资料,跟你分析和分享,希望可以帮到你。我们是一起来解决问题的,这些老板可以不上直播跟你分享,他们也没有想要成为红人,他们可以只管自己的生意,不需要和大家分享心得,但是他们用自己的管道和人脉,去找最新的资料跟你分享,希望可以帮到你啊。”

“那一次之后,大家就开始明白,今天在这种情况,没有一个人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有你自己可以找到适合自己转型的方法。不管你的企业是什么样的规模,你只能让你的企业做一个‘健康检查’,从而了解自己的现金流量、员工和管理机制等,再整顿出发。”

在家善用时间

行管令期间,有些人说在家很闷,没有事情做,对于这样的‘埋怨’,隽斌直翻白眼。

“我在想,我忙得要死,你们怎么会闷呢?我们有太多东西可以做了,我们也可以学习啊!比如对于营商的朋友,当你无法外出的时候,你可以在家里和团队一起线上解剖你的生意。我相信做生意的人,从来没有一段这么好的时光,可以没有干扰地看回公司的帐、市场战略和管理效率。有个老板跟我说,他因此发现原来自己的管理有那么多漏洞。”

推荐

隽斌与太太欧阳菲凌。平时太太也是他的贤内助,减轻他事业上的负担。

隽斌表示,疫情期间,不能做的,就先不要做,就做自己能够做的。先看自己有多少资金,才决定可以做些什么。

“我有个做服装的朋友,服装本来就难做,因为许多人已经可以从淘宝网购了。行管令一来,他的生意就完蛋。”

“于是他改行做食材生意,也就是他父亲的事业。为了生活,他每周来回吉隆坡和位于森美兰的家乡准备食材,然后亲自送货到马六甲和巴生河流域。一个接近50岁的人要这么奔波劳碌,需要很大的勇气。他到今天为止还亲自送货,他都能这么做,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抱怨了。”

欣赏能屈能伸的人

所谓‘马死落地行’,有些人转型,却被人看不起,认为他们不行了。“但我很欣赏这些能屈能伸的人,搞不好我们自己都做不到。”

隽斌怀念起可以出国旅游的日子。

隽斌自认比较幸运,疫情肆虐期间还可以在家做电台的内容。“我把自己的开销减到最低,我们家里两边都有老人家,我们还要回乡探望他们,那么我们就要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成为高风险群,不能把病毒带回去。我和太太就不出门,在家做我能够做的,然后就泡咖啡、做蛋糕。”

他认为关在家里,可能久了会忧郁,那么就吃点甜的东西吧!“比如吃蛋糕之类,人也会开心一点。但是每次出去买蛋糕,也是一笔费用,所以我就自己做蛋糕。其实并不难做,只要买预先混合的蛋糕粉,使用气压锅烘烤,很快就可以吃到蛋糕了!”

专访:以诺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1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